追蹤
《天國茶坊》
關於部落格
傳說中的奇蹟之地,看絕代陰陽師─安倍晴明與後代幻術師─安倍霏霏如何舞於這什麼事都可能發生的娑婆世界......※真假皇帝與退位皇帝與棄位皇帝、美人皇帝、笑面虎皇帝、皇后是男人、王妃搞冒牌、花妖、神人傳、狐仙、叫我皇子妃、我的情人是老大、麗水之戀、有情還似無情、意外 已出版!
  • 264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天師養成日記/90-94

第十三章第一節/風雨南鄉14 (附記:又開始沿用標題勒嗎......= =|||)


在同尹容與江臨水說完這些話之後,樓主風耀華就這樣膽小地落跑了。

這讓江臨水不止一次地咒罵風耀華拋樓棄眾,還有沒良心!

看看他家答應幫忙的可憐小尹容,在風耀華那個傢伙丟下爛攤子逃跑之後,就認命地扛起這棟樓的所有一切大小事情;包括吃的用的穿的和該一切照常進行的事務,全由尹容一手接掌了。

江臨水望著坐在議事樓裡的尹容,在開完會就離去的眾人之後,獨自暗地伸手輕揉眉心的疲憊樣歎息。

這小子啊~~當初叫他不要硬管,現在可嘗到苦頭了吧!?

江臨水撇撇嘴,在歎息完畢之後又想起,如果尹容不是為了他,大概也不會答應要接手這爛攤子吧......

這樣想著,江臨水的心頭不由得一軟。好啦!反正他早欠他這個人情了......

抬腳跨進議事廳,江臨水滿臉的複雜,一手將熱茶擱在尹容面前:「該休息了。喝口茶吧......」

尹容詫異地抬眸,見是江臨水端茶過來,忙不迭地露出一抹有如日破烏雲的微笑,當下刺得江臨水忍不住瞇起眼來。

「......臨水。」

「嗯。」

尹容笑問:「今天沒事做嗎?」

「符咒寫完了。」江臨水撇嘴。

「那麼......樓裡的一切都還好吧?」見到江臨水一臉冷哼樣,尹容挑著話說。

「......好得很!」只除了他跟尹容外。

「......那就好。」尹容安心地低聲。

江臨水滿面倖然:「......不好。」

聞聲,尹容詫然地抬眼:「怎麼了嗎!?」

「......你不好。」

尹容不禁苦笑起來。「我很好......」

見到尹容又想伸手去翻案上被擱在一旁的卷宗,江臨水忍不住抬手推著尹容的肩膀,說:「別管那些了,你該休息了......」

「但是──」

江臨水乾脆把那疊紙拿過來塞回懷裡,滿面不快地說:「這些我帶去給樓管事的看!」跟著,就把尹容推向廳內的隔壁小房裡,那裡有張軟榻可以暫時棲身,「你在這裡睡一下,我很快弄好這些再過來。反正那個浪蕩王爺傍晚才會來......」

被推坐上軟榻的尹容無法說不,只能歎氣,「那好吧......」

「快睡。」將尹容按在榻上的江臨水瞪他一眼。

「真是霸道呢......」尹容望著江臨水咕噥一聲,接著便側躺在榻上垂下了纖長的眼睫,唇邊還浸染著一絲淡淡的笑意。

瞅著尹容那張因疲倦而睡去的秀麗容顏,江臨水哼笑了:「......哼。」

***

第十三章第二節/風雨南鄉15 (附記:又開始沿用標題勒嗎......= =|||)

尹容一直睡到了傍晚。

大門前方人來人往,熟客和面生的客人互相摻雜,這便是耀華樓一如往常的模樣。

當耀華樓點上初燈、大紅燈籠在門前搖晃,彷彿夜城一般熱鬧的時候,就是耀華樓開始營業之時。不過,今晚似乎不如以往那般平常。

只見到耀華樓大門前鋪有一席長長紅毯,一旁還有一群看完熱鬧正要準備離去的人,剛才似乎有什麼尊貴的客人來訪耀華樓的模樣。但是眾人只見到當時一頂紅轎停在耀華樓門前,如果要問究竟是哪個有身份的大人物來訪耀華樓,眾人可都是一概不知。

不過,這些人之中並不包括江臨水。

站在耀華樓的待客大廳,江臨水一臉懷疑地盯著眼前不請自來的尊貴客人,態度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你就是那個浪蕩王爺趙紫軒是吧?」

被直接叫喚真名的趙紫軒忽地從手下遞來的茶杯上抬起眼來,瞄向此時正大逆不道地叫他名字的年輕男子。

「風耀華呢?叫他給本王出來。」

被他頤指氣使的態度氣到,江臨水翻臉瞪他,沒跟他客氣地就嗆他道:「沒想到閣下貴為一國的王爺,身份尊貴如此卻是態度驕傲睥睨無人可比、不可一世,真是教人倒胃口啊......」

「你──」沒被這樣侮辱過的趙紫軒的臉色馬上變了。

「我怎麼樣?」江臨水哼了聲。

看著江臨水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臉,趙紫軒憋著怒氣,甩袖:「總之,快叫風耀華給本王出來,他是躲不了本王太久的!」

江臨水故意氣他,和他唱反調:「偏不要。」

「你這──」趙紫軒騰地一聲站起,正想發作的時候,卻瞥見從廳外走進一名陌生的美貌男子。

「臨水,你怎麼沒叫我過來!?萬一要是怠慢了王爺......」來人正是尹容,而他的身後正是跟著耀華樓的管事,兩人正好一起進門來。

江臨水的怒氣微微消了,只撇著嘴,沒好氣地說:「像他這種沒禮貌的人,用不著特地叫你起來招待他啦!」

趙紫軒馬上回頭瞪他。

尹容沒轍地瞥向江臨水制止他,跟著再轉向趙紫軒:「王爺,您大人大量,千萬不要同他計較。」

「你又是誰?」趙紫軒馬上回眸轉向尹容。

尹容有禮地一福:「我是尹容,耀華樓目前的代管人。」

「你跟他說那麼多幹麼......」江臨水皺眉地嘟嚷著。

趙紫軒蹙著眉打量尹容一陣子之後,問:「那我問你,風耀華呢?」

「樓主有事去了一趟鳳凰城。」尹容微笑地說出風耀華的去處,因為他知道這個浪蕩王爺絕對不會去追人。

果然,趙紫軒馬上不快地問:「......他什麼時候回來?」

「一個月。」尹容毫不考慮地說出最完美的謊言,因為風耀華根本沒有告知他,他何時回樓來,所以只好隨便敷衍一下。

反正只要打發這個浪蕩王爺,什麼都好說。

「......嘖,又給他逃了!」趙紫軒暗地咬牙,一臉的惋歎,頓時讓兩人一頭霧水。

「王爺,如果您肯對我們說說您這回前來的用意,或許我們可以幫上忙也說不定......」尹容微笑道。

江臨水聽尹容這麼說,馬上就知道有好戲看了,於是也不反駁地吃吃偷笑起來,讓一旁守著的下人去端來三杯熱茶。

***

第十三章第三節/風雨南鄉16 (附記:又開始沿用標題勒嗎......= =|||)

那已是一年前的事了。

當時的趙紫軒因為朝廷上某人的黑函而獲罪,被當今聖上往北方放逐。那時的他還是個年輕氣盛的少年王爺,所以對於自己無端被抹黑而感到十分氣憤,但是他再怎麼忿忿不平,他也法改變現況,因此他顯得有些垂頭喪氣,乾脆在被放逐的領地裡每天用酒色來靡爛自己。

那時的風耀華還尚未繼承耀華樓,還只是個小小的清倌。

某一夜,他跟樓裡的幾個小倌被召到趙紫軒臨時的府邸裡侍候眾人,在眾人酒酣耳熱之際,看著趙紫軒突然狂性大發地斥退了眾人,在眾人恐懼飛逃離開之後,只留下一路在宴席上陪伴的小倌們,無措地立在原地發怔。

當時的趙紫軒意志頹喪,根本看不出來他生在帝王之家的氣勢,只像個失意的落魄書生;他不斷對虛空喃喃訴說著自身的委屈,那怨恨的忿悶表情讓當時的風耀華見了就一直記到現在的難忘。

那是一種龍困淺灘的神情。

風耀華雖然不知道這個被朝上放逐的王爺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不過光只是坐在原地向天向地抱怨,那還是無法成事或扭轉僵局的,而且那張怨怪所有的表情真的讓他感到十分的生氣!

他的身份一生下來就被註定了,他不像眼前的趙紫軒,一睜眼看世界的時候便是尊貴顯赫的身份;而且,不管是他的人生或是身邊所有物,完全都是靠自己努力去得來的,不像趙紫軒那樣樣樣皆不用傷腦筋。

所以當他看到他在那裡如泣如訴地哀怨自己如何遭人陷害,這才被放逐到這裡的冤屈,他這才忍不住一股怒氣爬上心頭來,跟著端起酒杯就朝他的臉上灑。

趙紫軒當然被驚到了,一臉的不敢置信,然而風耀華卻瞪著他開始大聲地斥責他。

「如果你真的有心想要改變,那就去做啊!不會行動只會在嘴上光說不練的人,根本不值得同情!」

頭次被身份低下的人這樣不留情罵開的趙紫軒當場漲紅臉,「你、你這個無禮的......」

就算眼前人的身份尊貴不已,但是風耀華可沒有在怕他,不只怒瞪著他還扠腰:「這本來就是實話!真受不了你在那裡婆婆媽媽的態度......」

「你......」

風耀華一記眼刀扔過:「我怎麼樣!?」

「你......你竟然敢對本王這樣說話──」趙紫軒不知自己該要忿怒還是驚訝,於是瞪眸怒聲。

風耀華冷哼:「你別忘了,就算你是個王爺,卻也不過是個普通人!」

趙紫軒又氣又驚:「你......」

風耀華的唇邊洩出幾聲讓眾人捏把冷汗的冷笑:「你不是說那個誰誰誰陷害你嗎?那你不會再回去把他陷害回來嗎!?沒見過哪個王爺像你這樣當得窩囊的......」

「你這可惡的傢伙......」趙紫軒氣到握緊了拳頭就跟風耀華打成一團,不過,在這一晚之後,趙紫軒也被打醒過來了。

風耀華沒說錯,他這個王爺當得還真是窩囊!

***

第十三章第四節/風雨南鄉17 (附記:又開始沿用標題勒嗎......= =|||)

「然後呢!?」聽得入迷的江臨水一邊托著腮,一邊反問著剛剛從回憶中回神過來的趙紫軒。

聞言的趙紫軒馬上白了不解風情的他一眼:「哪有什麼然後!不就那樣了嗎......」

尹容也接著懷疑地歪首問:「那是怎麼樣!?」

趙紫軒被這兩人一搶白,頓時悶得忍不住各賞了兩人一枚白眼,「不然你以為本王為何只追著風耀華不放?不就是那樣了嗎!?」

江臨水立即接了下去,「所以我們才會問那是怎麼樣啊!」

趙紫軒看著兩人一副不解樣,似乎明白了那麼一點,「哦,原來你們不是『那樣』啊......」嘖,害他以為他們也是那樣呢......

「那樣到底是哪樣啦!」江臨水翻白眼了。

趙紫軒也跟著翻白眼瞪回去:「不就是情人間的關係嗎......」此話一出,江臨水與尹容都互相怔了一下,跟著慢半拍地看向對方,然後兩人又陷入了一陣詭異的沉默裡頭。

「......你們幹麼不說話?」

盡量不去瞥向尹容的方向,江臨水尷尬地轉開眸光:「......要說什麼!?」

知道江臨水此時一樣同自己一派尷尬,尹容忍不住赧顏,忽然間低頭輕咳一聲:「您大概誤解了,我們只是普通的夥伴而已。」

然而趙紫軒也沒想太多,於是淡淡擺手道:「是這樣喔?那就是本王誤會了。」

抿抿唇,尹容換了個方式來問:「......為什麼您喜歡樓主?他跟您一樣......」

趙紫軒嗄聲地笑了兩聲:「同為男兒身?」

「嗯......」不是挺明白那種心情的尹容點點頭,轉眸瞥著江臨水也是一臉的疑問,於是嘆息。

在他接觸過風耀華手邊的事業之後,他不敢說自己完全明白在這一行中翻身打滾的內幕或心情,但是就他在有所了解之後,卻也是更難明白了。

關於為何一個男人會愛上另一個男人的這點。

頓了頓,趙紫軒滿臉的迷茫地開口說:「......我不知道。在我發覺不能少了他之後,他就已經像我不能沒有呼吸一樣重要了。」

「......」

這不是有說跟沒說一樣嗎......

江臨水很努力地翻著白眼。

多年來一直被躲避著的趙紫軒一臉疲倦地輕聲說:「本王也只是想同他親近而已,他就老是躲著本王......」他對你追我跑的這種情況已經有點厭倦了呢!

有些莫可奈何地盯著趙紫軒,他無言了:「......」這時候的尹容就完全明白了,為何樓主一聽到趙紫軒的名字就滿臉恐懼地收拾細軟連夜逃跑的原因。

江臨水則是一臉同情地看著趙紫軒,「......」哎,一個有情,一個無意啊......

***

第十三章第五節/風雨南鄉18 (附記:又開始沿用標題勒嗎......= =|||)

「也許您可以不要往那個地方去思考......」尹容在略微思考過後含蓄地說著,「如果您能將這些感情轉成兄弟情誼的話,也許樓主就不會老是躲著您。」

「......我沒有這樣想過......」趙紫軒喃喃。

「那麼我建議您不妨試一試,也許會減輕樓主排斥您的心態。」尹容說。

趙紫軒也沒有直接拒絕,只是淡道:「讓本王考慮考慮吧......」

「對了......王爺這一趟不辭辛勞地驅車遣人前來,除了與樓主會面外,還有其他的要事吧?」

聽見尹容這樣說的趙紫軒馬上訝異地回眸:「......怎麼?難道你聽見什麼風聲嗎?」

尹容微笑,「沒什麼,只是聽風聲傳來,您正在替朝廷的兵馬購買糧草。」

「然後呢?」眉眼略略一抬,趙紫軒倒是想聽聽這個代樓主尹容有什麼未完的下文,畢竟能讓風耀華安心地託以重要事情的人選的資質當然不會太庸俗。不過他似乎是多想了,風耀華會拜託尹容暫時代管耀華樓只是因為他身邊沒有什麼人可以囑託而已。恰好尹容家與耀華樓曾經有過商業往來,所以才暫託。

簡言之,尹容只是個單純的擋箭牌,是用來躲避趙紫軒的棋子。

「......樓主有交代,他說如果您肯將之前那些送來耀華樓的禮物全給收回,那麼他就有辦法幫忙您早日購得需要的糧草。」

怔了一下子之後,趙紫軒哼了聲:「......這是他親口說的?」

「是。」尹容照實點頭。

趙紫軒面無表情地端起手邊的茶盅,在啜了一口茶後,說:「那麼,等他回來你再告訴他,本王不需要他的幫忙。」

尹容無言:「......」哎,對方果然拒絕了。

「只要是本王想要的,向來沒有一樣得不到。」

「......」尹容被堵得無話可說,正在莫可奈何的時候,江臨水突然跳了出來。

江臨水冷哼:「皇族都是一個模樣,不懂得尊重人!難怪那個風耀華老是躲你。」

趙紫軒抬眸瞪他,江臨水也不甘示弱,「沒聽過人家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嗎!?」

「你怎麼知道他不喜歡!?」趙紫軒冷冷回了一句。

「憑他一直躲你這一點啊!」江臨水不客氣地說著,跟著撇了撇嘴。

「......」趙紫軒當場被事實給噎了個無語。

尹容看著兩人的對話到此結束,於是無奈地歎息了一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