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天國茶坊》
關於部落格
傳說中的奇蹟之地,看絕代陰陽師─安倍晴明與後代幻術師─安倍霏霏如何舞於這什麼事都可能發生的娑婆世界......※真假皇帝與退位皇帝與棄位皇帝、美人皇帝、笑面虎皇帝、皇后是男人、王妃搞冒牌、花妖、神人傳、狐仙、叫我皇子妃、我的情人是老大、麗水之戀、有情還似無情、意外 已出版!
  • 264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天師養成日記/79-89

第十一章第四節/風雨南鄉3 (附記:又開始沿用標題勒嗎......= =|||) 

因為江臨水實在是去得有點久,所以尹容忍不住親自前去探個究竟;誰知當他一進那間乾物店,並詢問老闆之後,這才知道江臨水早就離開舖子已經有一會兒的時間了。

尹容皺著眉頭思考,難道江臨水是因為臨時起意而不告而別的嗎!?

......不可能。

尹容鎮定地思索著,一邊走出店舖。

江臨水的個性說一不二,何況當初可是他自己自願要跟他回劍莊裡求藥的,如今他們也已經走過了一半的路途,所以他根本就沒有理由自行離去才是!

除非......他出事了!

意識到如此的尹容,表情在這一瞬間改變了,眼神顯得深遂難懂,只見他立即抓著行李和長劍,起腳跑離原地。

據店舖老闆的陳述,江臨水才離開沒多久,就算再快也不可能馬上叉翅飛上天去。

於是,尹容在這附近兜著跑了有兩圈,但是仍舊沒有發覺江臨水的身影,正當他處於頹喪之際,他的眼角餘光忽然瞄見巷弄裡飄過一抹衣角,那顏色熟悉得讓他頓時感到很親切。

那個人肯定是他!

尹容施展上乘的輕功,逼股作氣地追了上去,在巷弄裡的某扇門前發現了三個壯漢和被人搬著走的江臨水。

只不過,江臨水是昏迷不醒的!

尹容瞬間氣上心頭,眼神瞬間轉為深沉鷙猛,當場朝著眾人大喝一聲:「把他還給我!」

被他這麼一喝,頓時傻住的三個壯漢立即頓住了鰾將江臨水扛進門裡的動作,轉頭看向站在不遠處巷弄口的尹容,滿面的陰森冷厲。

看來是這人的朋友找上門來了......

在三人有了這個共識之後,於是不由分說地打算硬要將人搶進門裡,結果被尹容發覺他們在自己發出警告後不但沒有住手,反而變本加厲的狀況下,怒氣當下難以抵擋地湧上了心頭,尹容於是忍不住焦躁與忿怒的催使,最後就提劍奔了上去。

緊跟著,幾招凌厲無比、刀刀幾乎欲奪人性命的劍招讓尹容使得有如亂花紛飛,三人嚇得臉色雪白、紛紛避開,因此讓尹容搶回了江臨水,另一手提著長劍、一臉凜冽地威喝著三人。

「你們為何要擄走他!?」

「大俠,饒命啊......」見到大勢已去,三個壯漢忍不住跪地求饒。

***

第十一章第五節/風雨南鄉4 (附記:又開始沿用標題勒嗎......= =|||)

一間略顯古樸淳雅的房間榻上躺了一名年輕的男子, 而榻邊的床沿上正坐著另一個人;而這個人便是名為同伴、實為看顧者的尹容。

他的面無表情讓房裡的空氣頓時凝結起來,沒意外地霜雪滿天,而那透著一絲冷厲的眼神,卻不時地瞄向此刻被拘留在房裡、前一刻還是綁架犯的那三名壯漢身上。

而,這三個男人都不約不同地在收到尹容拋過來的那枚冷漠眸光時候,忍不住全身寒顫了一下。

「......你們過他很快就醒的。」尹容的聲線在刻意壓低的此時聽來有些風雨欲來,讓那三個壯漢因此沒形象地抖了抖,就怕尹容一個不高興,再將長劍擱在他們的脖子上予以威脅。

三個人有志一同地害怕搖頭:「我們是說過......但是我們也不知道他到底什麼時候會醒來......」說著,三個人又一致地把哀怨的目光投向現在還躺在床上裝死......呃,是還沒醒來的江臨水身上。

「......你們不是說沒用什麼力嗎!?」尹容心焦地回頭瞪住三人,「那為什麼他還不醒!?」

被逼問的三人異口同聲地哀號道:「我們哪裡知道啊......」

尹容眼神一變,瞳孔一縮、正要發話的時候,沒料到一個聲音從外頭隱約傳了進來,讓三個大漢忍不住想要當場跪下來痛哭流涕。

「尹少爺,看在我的面子上,您就別太為難我的下人了。」

尹容眸光一瞥,便看見從門外走進一名仙姿縹緲、氣質玉樹臨風的男子,他正端著一碗湯藥走近床榻邊。

三個大漢尊敬地一同叫道:「樓主。」

「你們先出去吧。」被稱為樓主的貌美男子笑了笑,頭也不回地。

直到房裡的閒雜人等都清空了之後,尹容才緩聲開口:「那是什麼?」

「補氣湯。是給這位的......」樓主微笑,便要側身坐到床邊,沒想到卻被尹容伸手攔住,「怎麼了?」

「我來。」

樓主一臉饒富興味地瞅著尹容看了半晌,最後才鬆手將藥碗遞過,並且回到桌邊坐下。

「他是你什麼人啊?這麼寶貝呢......」

尹容冷冷地回道:「這與你無關。」

乍聽見尹容如此回答的樓主,當下不免有些傷心,於是撇著嘴抱怨:「雖然說我的手下打傷了你的同伴,但是那並不是我願意的啊!他們也只是為了我和這棟樓坊著想而已,你有必要這樣排斥我們嗎......」

「這件事本來就是因你們而起。」尹容翻臉瞪他,樓主皺起眉頭,哎呀一聲。

「那你總得看在我留住你們,還有這碗湯藥的份上不予計較吧?不管怎麼說我們其實沒有惡意......」

尹容訝異地皺眉:「這碗湯不是普通藥汁嗎?」

樓主神秘地呵呵一笑:「錯!這可是市面上難得一見、很珍貴的千年人蔘呢......」

......千年人蔘!?

尹容當下驚跳起來:「你到底想做什麼!?」他可不認為這個男人對待陌生客都是像這般的善良好親近。況且那千年人蔘如此寶貴,他可不認為這個男人會隨意拿來招待與自己毫不相關的別人。

「哎呀,被識破了......」樓主掩著半張臉,露出那雙精爍的瞳眸,聲音微微地滲入一絲笑意,「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想要你幫個小忙而已......」

......又上當了。

俗話說:拿人手短、吃人嘴軟。

尹容無奈地抿唇,卻是無法拒絕對方。

***

第十一章第六節/風雨南鄉5 (附記:又開始沿用標題勒嗎......= =|||)

等到江臨水醒來,已經是一個時辰後的事了。

睜開迷茫的雙眼,他只看到眼前一片霧濛濛的,於是他試著眨動眼睛,想要將面前這片霧白的情景看清。沒多久之後,不知道是他的努力奏效還是其他,他發覺自己眼前的畫面逐漸地清晰了起來。

這是一個擺設很簡樸的房間。但是他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愣了愣,江臨水怔住了許久才又回神過來,在稍微地回想起之前的事情時候,他發覺自己的頸部正隱約地泛起一抹疼痛。

對了,他當時明明跟尹容站在一家乾物店門前討論,然後他說要買點東西就進去店裡,接著他跟那老闆要了幾樣東西之後就準備離開店舖,沒想到就在他走出門的時候,突然被一隻大手捂住了口鼻,然後就不省人事了。

他終於想起來了!

正要一骨碌從榻上坐起來的江臨水,正好驚動了也在房裡的尹容;待他一回頭見到江臨水甦醒了,於是連忙奔上前去。

「你醒了!?」

「嗯......我昏了多久?」扶著發疼的脖子靠在床柱邊的江臨水瞇著眼兒,喃聲問著。

尹容面帶責怪地瞅著他,還是沒有將最後那一句話說完:「差不多半天有了,你真是......」

「......嗯?」

「沒什麼。」

抓著眼前人的衣袖,江臨水突然咬牙地說:「我想起來了是誰偷襲我了,小容。」

「......我知道。」尹容澀聲,「其實他們並沒有惡意的......」

「啥!?怎麼你竟然......」江臨水正要抬眸責怪他竟然替別人說話的時候,這才發現他眼前的尹容看起來似乎有點不太一樣,「小容,你......」

對於江臨水此刻的詫異,尹容其實早有心理準備了,於是態度很泰然自若地自動把話給接了下去:「因為你,所以沒辦法,只好幫幫他們了。」

「......你到底在說什麼啊小容!?」江臨水一頭霧水,瞪著眼前特地打扮成小倌模樣的尹容,呆了。

「我們得暫時住在這座棲鳳樓裡了。」

「啊?」慢很多拍的江臨水瞪眼,不解。

「你聽我說,事情是這樣的......」尹容瞅了江臨水一眼,接著歎息,乾脆把全部的事情全都告訴他。

***

第十一章第七節/風雨南鄉6 (附記:又開始沿用標題勒嗎......= =|||)

江臨水在聽完尹容的陳述之後,突然發出一句驚呼:「什麼!?」

尹容看著他起了大反應,於是皺眉。

「......我反對你這樣做!」江臨水面色堅決地搖了搖頭,正好搶在尹容欲開口之前。

「但是......」他都已經答應別人了,怎麼好心生反悔呢!?再來是江臨水都已經喝下了事主的那道珍貴補湯,他也不可能再從肚腹裡頭吐出來還給人家了。

「但是什麼啊你!咱們不是要趕著回莊嗎,那又為什麼還要管這檔子事情!?」馬上回過頭去瞪他一眼的江臨水有點發悶,怎麼他一暈過去才沒有幾個時辰,尹容就給他捅了樓子呢!?哎哎,真是個大麻煩啊......

「可是......」尹容面有難色地猶豫起來。其實他會答應幫忙,有一半也是因為正義感作祟。

還有話說!?

江臨水繼續用力瞪著尹容,一副不容置喙地大聲說:「要幫忙也得看看自己的斤兩啊!你這樣隨便招惹人家,萬一惹來更大的麻煩要怎麼收拾啊!?何況對方還是那些朝廷中人......」

尹容見到江臨水一臉憂愁地訓斥著自己的模樣,忍不住一股怒火飆上來,「......我們天劍山莊可也不是什麼小門小派的人家!」他們劍莊也認識很多朝廷上的達官權貴,也有來往的!

江臨水立即瞪大了雙眼,不過並不是尹容的這一句話惹火了他,而是因為尹容第一次對他這麼兇。

「你──」

「這件事情我已經答應別人了。」尹容面無表情地強調,「如果你不高興可以不要幫忙。」

「......」聽見尹容竟然說得如此果斷,氣在頭上的江臨水忍不住咬咬牙,最後拉回自己被刺激得快要七竅生煙的神志,怒道:「好!我絕對不會管這件事情,你就自己看著辦吧!」

尹容也器在頭上,冷著聲音回應:「希望你說到做到。」

「你這個笨蛋、呆子──」

站起身來的尹容有些居高臨下地俯瞰著坐在床上的江臨水,嗓音透出一絲清冷與失望:「......我從來不知道你這個人竟然如此冷血。」

「......」負氣的江臨水馬上撇過頭去,不願再跟尹容做出任何回應了。

***

第十二章第一節/風雨南鄉7 (附記:又開始沿用標題勒嗎......= =|||)

自此後的三天,江臨水沒再跟尹容主動開口說上一句話。

他不是氣尹容的雞婆和多管閒事,而是尹容對他的態度!尹容從來沒有兇過他一句,但是卻是為了那個樓主的幾句話,不但答應幫忙,還對他那麼兇......

這真是太令人生氣了,一點同伴的義氣都沒有!

噘著嘴,面色還是有點不快的江臨水坐在桌案邊,托腮負氣地思考著。

這時候,門板突然間發出一陣的脆響,跟著從外頭隱約傳來了一道好聽的男聲。

「江少爺,您在裡頭嗎?」

江臨水翻翻白眼,本來不想回答,但是對方再聽見裡面沒動靜的時候又繼續動手叩門,那聲音擾得他再也不能充耳不聞,於是有些氣憤地出聲。

「敲什麼敲!?門又沒鎖,自己進來!」

門外的樓主暗地裡笑了一聲,不過沒敢讓門裡的人聽見,只能迭聲答好,跟著伸手推開了被關上的門板。

「......有什麼事?」江臨水的態度仍舊不是很好。

樓主露出一抹讓人驚豔的微笑,在走過桌邊後,好聲好氣地開口說:「您身體好多了嗎!?如果還有什麼需要的話可以讓人來吩咐我一聲......」

「不需要!」

樓主不禁皺了皺眉,這傢伙......真以為自己真是個身分尊貴的少爺嗎!?他好聲好氣地同他說話,還得這樣被對待,這世道反了嗎!?

在心中暗地啐了幾聲,原隨雲臉上立即露出了一抹待客用的職業假笑:「......江少爺不用客氣,我這樓裡東西很多,要什麼有什麼呢......」

江臨水刻意刁難地挑高了眉,說出難題:「哦!?那麻煩你替我找一棵長生花來吧!」

樓主皺眉:「長生花?那是什麼!?」

江臨水撇撇嘴,鄙視地說:「連長生花你都不知道,還說要什麼有什麼呢......」

被這麼酸的樓主暗地咬了咬牙,這個傢伙......

「如果不是很難買得到的東西就找得到。」

「那東西一萬年長一次,要買也買不到!」江臨水又是冷哼幾聲,氣得樓主快要吐血,如果不是看在那尹大少的面子上,他真的會叫樓裡的保鑣們把這個人給他丟出大門外頭去自生自滅!

「......」氣到無言的樓主面色冷淡,神色間再也不似剛剛的和善了,「那件事情是尹大少自己答應幫忙的,我們不該要受你的無名火!」

「一定是你們做了什麼才會讓他不惜跟我對立也要幫那個忙!」江臨水不肯示弱地吼了回去。

「我們哪裡有做什麼!」樓主駁斥,「我只不過端上一碗蔘湯......」

什麼!?一碗蔘湯!?

驚訝過後,江臨水忍不住抖指:「你、你故意離間我們......」

樓主哼笑:「笑話,我根本沒必要那樣做。」

「你......」

樓主撇唇,「若不是大夫說你氣虛體弱,尹大少何必為了我那碗蔘湯而答應這件事情!?想來這件事情還是你自己促成的呢......」

江臨水聽著,愣住了。

***

第十二章第二節/風雨南鄉8 (附記:又開始沿用標題勒嗎......= =|||)

樓主離開之後,江臨水愣住了很久。

原來尹容會答應幫忙,其實有一半是因為他的關係啊......

不過,回過頭來仔細想想,他的身體的確是不強壯沒錯,這也是他無法否認的事實。

哎......他當初是不是對尹容說得太過分了些呢!?

正當江臨水在兀自煩惱之際,尹容已經悶聲不響地伸手推門進來了;而,江臨水聽到門開的聲音,也跟著回過神來。

踩著沉穩的步伐,尹容沒有開口說話地走到桌邊,跟著將一碗湯汁放下,回眸。

「......喝藥了。」這碗藥湯可是他去讓樓主想法子弄來的。

面對尹容的江臨水不知道怎麼開口,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於是沉默。

「......喝藥!」瞥見江臨水沒有半點反應,尹容不禁皺起眉頭,「不要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

瞪著尹容那張有些風雨欲來的表情,江臨水張了張口,最後只能說:「......我不會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的。何況我的身體也沒有什麼不舒服......」

「......大夫說你身體虛弱。」尹容看似不同意地皺了皺眉尖。

江臨水翻了翻白眼,「......我真的沒事。」他怎麼不知道尹容也有這麼婆媽的時候啊!?

取過桌上的藥碗,尹容不由分說地遞過了給江臨水,說:「......喝。」

江臨水瞇眼瞪他,「......你在命令我?」

「......」尹容無奈地抿唇,「你一定要這麼敏感嗎?我是為了你好......」

江臨水沒有直接回應他,只淡淡地說:「我都知道了。」跟著,他身手接過那碗藥湯,抬眸望著尹容的面龐露出一絲驚訝。

「什麼?」

「你不需要考慮我的身體,然後硬要去幫那個忙。」

尹容板起臉來:「你這是什麼話......」

「我師父說過,富貴有命、生死由天。」江臨水輕聲說著,原本他只是想要讓尹容對這件事情的態度不要過於看重的,但是他這麼說的時候卻是激起了尹容那平時隱藏起來的脾性。

「不行!」突然低吼一聲,尹容不尋常的態度嚇到了江臨水,讓他雙肩一抖,滿面詫異地抬起眼來。

「尹容!?」

尹容快速地奔到床榻邊,抄起了江臨水的衣領,一邊搖晃著江臨水,一邊臉色雪白地怒吼:「我不准你說這樣的話!」

***

第十二章第三節/風雨南鄉9 (附記:又開始沿用標題勒嗎......= =|||)

有些不能適應地瞅著面前這張挪近的忿怒美女臉的江臨水怔住了很久,再加上尹容那雙閃爍著憤怒之火的雙眼直直盯著他瞧,害他一時間很害怕自己被他抓來砍了,因此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或是做出什麼樣的反應來才不會再度刺激到他。

「尹容......」有必要反應這麼大嗎......

「......」也許是發現了自己的反應過度,尹容瞪住江臨水許久許久。

「尹容?」害怕自己的小命還掐在別人手中的江臨水試著輕喚一句,跟著小心翼翼地說:「你能不能先鬆手?衣領勒得我的脖子好痛耶......」

尹容在抿抿唇之後鬆了手,最後無措地轉開臉去:「......」

江臨水等到自己可以自由呼吸的時候才轉回頭來,瞥著尹容似乎又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發瘋抓狂之後,又急速冷卻地將頭又埋回土裡去的駝鳥行為,忍不住嘆氣了。

「......你的反應為什麼這樣大!?畢竟我才是這具身體的主人......」喃喃著,沒想到尹容卻是突然間回過頭來瞪他,那眼神裡面有著許多他無法解讀的情緒,所以他的話尾就這樣消失在他那抹複雜的眼神裡頭。

「你果然什麼都不懂......」尹容喃喃。

被回以這樣一句話的江臨水頓時尷尬地赧顏,「誰叫你什麼都不說!有事情你也只是埋在心裡不肯對我講,那誰會知道啊!?我又不是神仙,能夠一眨眼就知道你在想什麼......」

尹容被這串話給砸得一愣一愣的,因為在很久之前,某個人也曾經對他這樣說過......

在這一瞬間,他只覺得江臨水的臉龐變得一片模糊。

「......」

「你說啊!你又什麼都不講......我哪裡會知道啊!」像是在埋怨般地說完之後,江臨水有些負氣地轉過臉去,他實在懶得再跟尹容說些什麼了。

就算開口問了,他也只是得到一些專門搪塞他的說法......

尹容在桌邊背對著江臨水坐下,語氣遲疑且緩慢地說:「......我娘她的身體也不好。」

「......」

「......我從小就一直看她在吃藥喝補湯。」

「......」

「......在我離開劍莊之前,她還是臥病在床。」

伸手拉過外衣覆蓋在肩上,江臨水不懂,「......那你為什麼還要離開她!?」明明知道自己的親娘臥病在床,卻還是離家出走,尹容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麼啊!?他真是愈來愈不了解了......

尹容的聲音聽起來很是疲憊,「因為她需要的不是我,而是他......」

「他?」江臨水訝異。

「我爹......。」

江臨水詫異地瞪眼,望著尹容那背過去的寂寞身影,默然了。

***

第十二章第四節/風雨南鄉10 (附記:又開始沿用標題勒嗎......= =|||)

「即使如此,我想你還是希望自己能夠待在你娘的身邊吧......」他還記得尹容曾經說過,他要為自己跟他的生母爭上一口氣,不論別人多麼看不起他們。

「......」尹容沒有回答地沉默著。

「不像我,我連自己的父母是誰都不曉得......」

尹容詫異地回過頭去看著江臨水那張顯得有些哀傷的低垂臉龐,頓時無語了。

「江......」尹容皺眉,正想要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話尾卻被江臨水在突然間一個抬頭的駁斥給打斷了。

「......不對。」

「什麼?」

「雖然我不知道你和你的爹娘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我想,沒有哪個當人父母的不需要孩子的。何況你這麼好,他們更沒有理由挑剔才對......」

「......」尹容背過身子、又垂著頭,江臨水根本就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

「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解......」

......哪有什麼誤解。這是一件再清楚不過的事情,他娘親當初只是個富商的女兒,而他那個看重權勢和聲名的親爹,在家道中落後娶了他娘緩過生活後,便將主意打到了官家小姐的身上。

在那之後,他爹和現在的二娘認識,沒多久他爹便讓媒婆上門去說親;起初二娘的長輩們都不答應,還是二娘堅持,那些長輩們才勉強點頭同意的。等到二娘嫁進門來,向來喜新厭舊的爹親便遺忘了他們的存在很久很久。若不是府裡的老管家發現他染了風寒,要給他請大夫的話,說不定他們母子早就被遺忘了吧!

在那段嚐盡了人情冷暖的日子裡頭,他小心翼翼,生怕給娘親招惹來麻煩。直到前幾年為止,他們母子被欺壓了太久的時間,別人以為他們只會令人欺負而無法捍衛自己的尊嚴。

但是他年少氣盛,而且他們被壓抑了如此久的時間,積怨已深,在有天被二娘的兒子、算來也是他的二弟嗆了幾句之後,便決定隻身外出闖蕩。

起初他漫無目的地瞎走,同時也遇上了不少不公平的事情,突然發現了這個江湖其實是個不簡單的地方;再者,一個人獨自在外必須一切從簡,他阮囊羞澀,想要做些什麼事情都有困難。

在跟旅店的掌櫃爭執不下的當場,本想就這樣壓著氣打道回府的,卻碰上了江臨水。

他不只替他付清了積欠的費用,還分文不取,這樣的對待,在他飽受了一段時間的苛待之後感到很是親切與溫暖,所以他才會願意跟著江臨水一起走。

直到現在。

回眸瞅著江臨水那張思索著不知道要如何安慰他、他才不會感到受傷的溫柔表情,尹容不禁柔下了神色。

「......謝謝你。」尹容感激地閉了閉眼,輕喃。

一直站在他這一邊的,似乎只有江臨水。

***

第十二章第五節/風雨南鄉11 (附記:又開始沿用標題勒嗎......= =|||)

「幹麼謝......」江臨水貌似不好意思地輕聲低喃,抿唇猶豫了一下子之後才說:「我知道你是好意,所以......」

「......所以?」

江臨水抬起頭來看他,正好跟尹容眼對眼;因此,無法逃避的他只好將心中的想法給全盤托出:「總之,你會插手這件事情,全都是因為我,所以我也沒辦法放著不管......」

對於江臨水一改先前的說法與態度,尹容很是訝異地看著他,那態度有些扭捏卻又有些不好意思。

「......所以,我也會幫忙的。雖然我不知道自己能夠做些什麼......」猶疑了一下子,江臨水還是忍不住嘆氣了。他之前雖然撂下狠話說他不管事了,結果最後他還是被尹容牽著鼻子走......

尹容看著江臨水一臉的猶豫,忽然間沉默了。

「我並不想要你勉強自己,何況你的身體還沒恢復......」

聞言,江臨水歪首瞅著他那一張認真的表情許久,最後笑了。他知道,尹容這個個性超彆扭少爺是在擔心他。而他,被師父以外的人這樣關切,讓他首度覺得心頭暖暖的,似乎有什麼正在溶化。

他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我沒有勉強。而且我們本來就是一夥的,你忘了嗎!?」江臨水那張刻意做著鬼臉的頑皮表情讓尹容忍不住笑了出來。

尹容露出了一抹微笑:「我並沒有忘記。」

江臨水撇撇嘴,「所以說啦,這一回的事情我也不會袖手不管的。而且我超級討厭那個樓主,很想乾脆讓他欠我一個大人情,好讓他永遠都還不清!哼哼......」

看著江臨水說得一臉義憤填膺的神情,尹容又笑了。

「就你有理!」尹容皺皺鼻尖,唇角淡淡微揚。

江臨水哼了聲:「那當然啊!話說回來,那個樓主擺明了就是吃定你了!」哼了聲,江臨水悻悻然的表情又惹得尹容一陣的失笑,「誰敢欺負我的人,我就要他吃不完兜著走!」

「......誰是你的人啊?」大少爺難得赧顏了。

江臨水一口咬定:「當然是你!」

尹容無言了一下,「......」給他三分顏色還真的開起染坊來了。

***

第十二章第六節/風雨南鄉12 (附記:又開始沿用標題勒嗎......= =|||)

事情就這麼被定下來了。

兩人在和解之後,江臨水的體力恢復得很迅速,沒有幾天就又蹦蹦跳跳的了。看他這樣,除了尹容略感放心以外,樓主也不用暗自傷腦筋要如何去應付尹容為了快速復原江臨水的體力而提出的那些讓人頭疼的要求了。

他是開青樓的,而不是藥館啊!

今天,就在午膳過後,江臨水在去樓中的書庫裡頭找了一疊紙,還有去要了幾支筆,準備來寫些符咒備用,順便打發一下時間。

這時候,剛好從樓前回來的尹容推開了門板,就見到江臨水拖過了桌案、搬過了一人的軟榻,靠在明亮的窗邊,安靜地寫字的模樣。

微風輕輕撩過江臨水額頭前的一綹髮絲,長長的眼睫像一排小扇子地掛在微掩的一雙明眸下,那靜謐的美好,讓他頓時無言地停下了腳步欣賞。

「......」

直到江臨水回過神來,抬起頭時候才發覺尹容不動地站在門邊。

「尹容?」歪著腦袋,江臨水疑惑地輕喚一句。

像被發現做了壞事的小孩般地縮縮肩膀,尹容尷尬地耳紅,不自在地輕咳了幾聲,跟著才離開門邊。

「......你在做什麼?」踏過桌邊的尹容這麼問著,一邊繞到江臨水身旁。

「我在寫備用的符紙啊......」有些快手地在紙上撇了幾撇,赭紅的硃砂在符紙上劃過,立即龍飛鳳舞得有如飄搖在風中的血紅花朵。

尹容專注看著,不由得好奇了一下,「這是做什麼用途的呢?」

「這是五雷符。專轟妖物的......」江臨水嘻嘻笑著,解釋的時候又多寫了幾張,跟著就又寫了幾道常用的符咒。

「那這些呢?」

「這些是你看到吐的寒冰符......」

尹容的臉上冒出了幾條線。他還要繼續用那種符啊......搞不好連隻怪都殺不死......

白了他一眼,江臨水當然知道他在想什麼:「最好你日後不會有被它救的一天。」

「......」

「對了,你說的那個浪蕩王爺到底是什麼時候會來!?我都等到不耐煩了,我們還得趕回劍莊呢......」一抬頭的江臨水忍不住多抱怨了兩句,讓尹容頓時露出了一抹苦笑。

「......據樓主說應該快了,就這幾天吧!」

「哼哼......那我倒是要好好看看他長成什麼豬哥樣......」江臨水忿忿說。

***

第十二章第七節/風雨南鄉13 (附記:又開始沿用標題勒嗎......= =|||)

時間過得很快。

才又過了約莫兩天的時間,耀華樓的樓主便收到了一封由快馬送來的特急件。就再當眾人都好奇這封信件是由誰差人送過來的時候,已經差開信件並且閱讀完畢的樓主,狠狠地清了一張秀麗的臉蛋。

他因此略顯粗暴地踹開了江臨水住的那間房的門板,跟著就急匆匆地轉頭四處看著,貌似要找人的模樣。

「尹容人呢?」

江臨水看見是樓主衝了進門,馬上一臉的嘲弄樣,「我哪知道。腳長在他身上,他愛去哪裡就去哪裡啊......」

聽完江臨水那一串不友善的回應,樓主十分懷疑地瞇了瞇眼,問:「江少爺,您似乎不太喜歡我本人的樣子!?」

江臨水哼了聲:「你自己也很了解嘛......」

「......我有哪裡得罪您了嗎?還是說您看不過去我本人哪一點......」

「全部。」

樓主頓時沉默了,但手心卻是捏得死緊,「......」這傢伙,給點顏色而已還真的以為他會怕他嗎!?

「如果沒事的話,麻煩偉大的樓主幫我把門再關回去,我手邊還有事情要做,沒時間招呼你。」

聽著這串不怎麼中聽的話,樓主風耀華在暗地裡咬了咬牙,本想說些什麼來環以顏色的時候,沒料到他要找的人此刻就站在他後面。

剛從後院回來的尹容一身飄逸白衣,襯得那張本來就艷麗的面孔在這個時候看上去更是顯得有如仙人般的纖麗動人,優雅秀緻得有如從畫上走下來一般,「樓主,有事嗎!?」

「尹容,原來你在這裡!」風耀華一聽見聲音就趕緊轉頭,頓時露出了一抹得救了的樣子,直把尹容也給弄得懵了。

「怎麼了嗎!?」

江臨水突然在此時插了句話進來,氣得風耀華不禁恨他恨得牙癢癢的:「尹容,不要聽他的,他找你鐵定又沒好事情了!」

「你不出聲沒人會嫌你多話!」風耀華也回敬了一句。

「不要吵了......」

江臨水不爽地瞪他:「不要再來拐我家小容去替你辦事情了!」

「不要吵了......」夾在兩方中間的尹容顯得很是為難。

「尹容,求你幫幫忙吧......」

「叫你關門再出去是沒有聽見嗎!」

尹容突然間冷下臉色,怒聲:「通通不要吵了!」

被兇的兩人頓時鴉雀無聲地看向他,尹容只沉著臉色,最後輕咳了一聲,「樓主,如果你有是,可以讓人到這裡來找我;還有,臨水,你也先讓樓主把話說完吧!」望了望這兩人難得安靜地面面相覷,他又說:「樓主,你有什麼事情急著找我嗎!?」

「......還不是那個浪蕩王爺!」風耀華苦著一張臉,「他剛讓快馬送來一封信,說他今晚要在這裡過夜,傍晚就會到城裡來了......」

尹容有些詫異:「這麼快!?」

「是啊......所以才需要你幫忙啊!尹容,拜託你了......」風耀華焦急地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