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天國茶坊》
關於部落格
傳說中的奇蹟之地,看絕代陰陽師─安倍晴明與後代幻術師─安倍霏霏如何舞於這什麼事都可能發生的娑婆世界......※真假皇帝與退位皇帝與棄位皇帝、美人皇帝、笑面虎皇帝、皇后是男人、王妃搞冒牌、花妖、神人傳、狐仙、叫我皇子妃、我的情人是老大、麗水之戀、有情還似無情、意外 已出版!
  • 264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天師養成日記/72-78

第十章第四節/前行 (附記:死要錢的江臨水......= =|||) 


隔日,江臨水與尹容離開了暫居的小廟,沿著沙塵滿天的官道前行;
在傍晚之前抵達了附近的河運渡口的兩人,站在排隊準備上船的人龍旁邊,江臨水回頭。

「......隊伍好長。我們會等到天黑的......」忍不住埋怨起來的江臨水一臉可憐兮兮,尹容倒是沒上當,僅是態然自若地看著他。

「很快就輪到我們了,放心。」

「......」見鬼的很快啦!

江臨水在心中罵著,當下只翻了翻白眼沒接話。

尹容墊腳將身子往前傾,放眼望了望前方正規矩排隊等候的眾人們,忽然想起了有個方法可以提早搭船,於是伸手拍拍江臨水的肩膀。

「你在這裡等我一下。」

江臨水疑惑地看著尹容在跟他說過話之後就離開了隊伍,跑去前方碼頭上,不知跟船員說了些什麼的模樣:「你去哪裡啊!?」正因為來不及阻止尹容的江臨水正撇著嘴之時,尹容忽然又走回來了,並且還拉起他的手就往前頭直走。

「尹容?你幹麼啊?」

「我們可以快些搭船了。」尹容頭都不回地說。

「真的嗎!?那你剛才做了什麼了!?不會是去威脅人家吧......」被扯著走的江臨水忍不住疑問道。

「我沒有去威脅人家......」尹容沒轍地翻起白眼。

被尹容抓進一旁船員們專用的等候棚子裡頭,江臨水好奇地繼續問:「那不然勒!?」

「......」他就是打算要打破砂鍋問到底就是了?

「告訴我嘛~~」

「這個渡船口碰巧是我家經營的......」尹容終究耐不住江臨水的請求,回答。

江臨水恍然大悟:「原來是你家開的喔......難怪這麼多人!」對了,他都忘了尹容是名門少爺的這件事......

尹容歎氣,「......」這個跟很多人沒關係吧......

江臨水的雙眼閃閃:「那我們搭船要錢嗎!?」

「......」這傢伙只要扯到錢的時候就會變臉了,真是的!

「那要錢嗎!?」

「......要。」(T__T)

「......你們家好小氣......」皺著眉,這是江臨水做下的最後結論。 (=3=)

***

第十章第五節/渡船 (附記:......= =|||) 

小船在碧波上方輕輕擺盪著,船尾偶爾激起一灘灘的水花,向前滑行而去的小船上乘有三人。

其中一個是執槳的船員,另外兩個人自然是江臨水與尹容。

兩人搭上船方特別為他們準備好的船隻,順著風往著目的地前進。

在船房裡待不住的江臨水趴在船邊,往下望著浪花朵朵,沒想到此時,也閒著無事的尹容朝他走了過來,最後停在他身畔。

江臨水注意到了,卻只是維持著原本的姿勢,緩慢地打破了沉默,開口:「喂,小容......」

「什麼!?」

「......其實你不喜歡你家對吧!?」

「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呢......」海風颳過尹容的頰邊,讓他的聲音在此刻聽來似乎有些悠遠而模糊不清:「......是不怎麼喜歡......」

「那你帶我回去也沒關係嗎!?」

尹容皺眉,「......這件事我已經說過好幾次了。」

「......我只是對你感到不好意思而已。畢竟......你是我在外面認識的第一個朋友,若你為難,我也會為難的。因為既然你是我朋友,那我就不樂見你為難......」

「......」尹容神色複雜地抿著唇,瞥著身邊的江臨水那張專注望著泛著光點的水面的側臉,不著痕跡地歎了口氣,說:「你想太多了,我並沒有感到為難......」

「是嗎?」

思考了一會兒,尹容說:「嗯......若是我能做到的事情,我才會答應別人。」

江臨水忽然回過頭來,清風拂亂他額前的烏髮,他頓時笑得很純粹:「你真的是個爛好人呢,尹容......」

「......天曉得我根本不想那樣。」尹容無奈地攤手。

江臨水勾唇笑了。

「......那麼,如果這趟回去沒有拿到你需要的那樣東西呢!?」

江臨水背靠著船身,很隨風就雲地衝著尹容淡淡一笑:「那就是小道在下我的命運了......」

「......」尹容望著他無言。

***

第十章第六節/運河 (附記:......= =|||) 

大運河的開鑿是一項偉大的水利建築工程。據記載,大運河是由春秋時期的吳王夫差開始鑿造的,經過兩漢至南北朝相繼擴建,到隋煬帝楊廣時期初具規模,之後又在元世祖忽必烈時期再次擴建,基本形成現在的大運河。大運河的開鑿成功不僅打開了南北河運的通途,也促成南北經濟交流和多元文化的形成。

今天,大運河的南北水路運輸功能仍然發揮作用,並成為“南水北調工程”東線的唯一通道。大運河在歷史上扮演著一個不容忽視的角色,深深地影響了歷史上的每一個朝代。

在春秋時期,吳王夫差為了進攻齊國,運兵運糧,徵調大批民夫,在長江與淮河之間開鑿一條運河,叫做“邗溝”。這就是後來大運河在江蘇境內的一段。兩漢至南北朝時期,相繼修建了一些渠道。這些渠道雖然斷斷續續,卻使大運河的開鑿,在江南和中原地區初具規模了。

話說,在渡河到了對岸的小城鎮後,只留宿一日的江臨水與尹容兩人又在隔天一早出發,跟著官道行走,最後來到了大運河邊;靠著尹容搬出了他家那塊金色招牌出來擋駕的福,兩人跟上了一艘與天劍山莊有所相關的貨船,打算直抵南都。

不過這一點也讓江臨水忍不住出言虧了尹容幾句。

「小容,你家還真的不是普通的大耶!竟然連貨船的生意都有做......」

尹容淡淡地瞥了江臨水一眼,似乎沒有多談地意思,只是輕輕頷首。

「嗯......只是剛好有參與經營而已。」

江臨水偏偏呆,卻是抓著這點不放,繼續聒噪著:「那這些產業以後都會交給你管嗎?記得要讓我免費就好~~」

尹容沒有回答地撇開臉,改而走到船房的桌邊替自己倒茶。

然而,仍舊不知道尹容心情的江臨水繼續說:「小容,改天我也來投資一下你家的產業好勒,你們家應該賺不少吧?上船居然還要那麼貴的船資......」其實他是在為自己的荷包叫心疼。

「......」一向習慣江臨水吵鬧的尹容繼續當做沒聽見,直到他感到船身在此刻突然發生一股大震盪為止。

當下,江臨水被震得仰倒在床上發出一句驚叫,只能驚疑地看著尹容趕緊跑到一旁,伸手扶住了床柱,暫時穩住了要往一旁傾倒顛簸的身勢:「哇哇......這是怎麼回事!?」

尹容皺眉地抬眼,「......我到外頭去看看,你留在這裡。」語畢,便在船身的震幅沒那麼大的時候打開了艙門,往外離去。

江臨水最後只能瞪著尹容的背影發愣。

「喂......真的就這樣把我扔下了啊!?我又不是那些未經世事的嬌弱千金說......」

他也要跟去啦!

***

第十章第七節/壓驚 (附記:......= =|||) 

走出船房的尹容於是到船頭瞭解一下剛才的震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在這之後,江臨水也跟了出來,就見到尹容與這條船上的負責人在交談。

「剛才那陣騷動是怎麼回事?」

「尹少爺,其實是剛才掌舵的船員一個沒注意打起了瞌睡......」

「那麼......這條船要緊嗎!?」尹容皺起眉頭關切著狀況,並且看到幾個船員在船板上頭忙碌地走來走去。

那個負責這條貨船所有事的人這樣對尹容說著:「剛剛已經讓人下去換人交班了。」語畢,當尹容和趕來旁聽狀況的江臨水一臉思考狀的時候,有個船員急忙跑上前來,然後就說現在船員們都已經回歸到自己的位置上面,準備聽令行事了。

船主馬上開心地笑了,而且連連點頭:「好,那請你去告訴其他人,從新再發動船隻......」

「是。」船員得到命令之後就迅速離去了,沒一會兒,在場的人便發覺剛才熄火的船隻於此刻又動了起來,船主也注意到了,於是回過頭來。

「尹少爺,沒事,兩位已經可以回船房去了,等會兒我會讓人給你們送去一杯的壓驚茶。」

「壓驚茶倒是不必......」他只是想要知道一下剛才船身震盪的原因而已。

江臨水也跟著擺手說:「我也不必......」

「好,我知道了,那麼我吩咐船廚替兩位做點小點心吧!」看著兩人一連拒絕自己之後,船主還是一副笑咪咪的表情,看起來絲毫沒有半點不高興。

知道推拒不過的尹容只能微微地嘆了一口氣:「那就隨您的意吧......」

等到船主樂呵呵地走了之後,江臨水才主動靠過去尹容身畔,並用手肘推推尹容。

「小容,那船主怎麼對你這麼好啊?真羨慕耶......」

尹容淡淡抿唇,瞥了眼江臨水那張好奇的表情,在嘆氣之後說:「她只是希望跟我潘點關係而已。」

江臨水訝異:「攀關係喔!?」他也好想被那樣奉為上賓,「......你家在江湖上真的是很吃得開耶......」

「......」尹容無語。

***

第十一章第一節/風雨南鄉 (附記:......= =|||) 

這段短暫的航程總是隨著目的地的抵達而終告結束了。

江臨水與尹容下了貨船、向船主道了聲謝之後,便離開了原地,直接往城裡奔。他們現在正在風雨飄搖的美麗南鄉,一個靠北方的小城裡。

在找了家旅店投宿後,江臨水率先爬上了樓,找到了小二指點的那間蘭房,一推開門之後就大步幾步地往獺移動,最後將整個人摔在鋪有柔軟被褥的堅硬木床上。

「坐了一整天的船,真累死我了!」

尹容一踩進房裡就見到江臨水倒在床上,一副哀聲歎氣的沒力樣,於是撇了撇嘴,信步走過桌邊停下。

「在船上也會累?」

「不然你再去試試被晃個半天!」江臨水扁扁嘴裝可憐,「到現在我還是覺得頭上有什麼在打轉呢......」

看他說得十分可憐的模樣,尹容不禁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那段促的笑聲使得江臨水一臉詫異地回頭,接著便是盯著尹容面上的那朵燦笑失神去了。

哎,人好看就是這點好,光是揚嘴露個笑容就能隨便迷倒一大票人了,而且人緣比較好,又不招人討厭......

「......看什麼?」被盯得有些不甚自在的尹容轉頭忙著卸下自己肩上的行李,裝做忙碌的樣子躲避江臨水的目光。

「你笑起來真的很好看呢......」

沒漏聽一個字的尹容紅了紅兩頰,默聲不語。

「......我是個男的,笑得好看有什麼用!」粗聲。

江臨水看著尹容的髮頂,故意嘿嘿兩聲:「有啊!起碼你未來的娘子應該不太可能會變心......」

「......那也得有姑娘願嫁我。」

「怎麼會沒有呢!?」江臨水從床上撐起腰,取笑說:「因為你比一般姑娘還要──」

敏感的尹容聞聲,銳利的眼神馬上殺了過去,讓江臨水記起尹容那最為忌諱的字眼是啥,於是趕緊噤聲。

「......我什麼都沒說噢!」

尹容白眼一翻。

哼,這傢伙倒是機靈呢!

「......我剛已經讓小二準備好飯菜,等會兒就會送上來了。」

江臨水露出笑臉,「耶!就知道小容你最大方了!」

「......當然是你付錢。」

江臨水當場垮下面色,停住伸在半空來回揮動的兩臂,「......」他收回那句話!

***

第十一章第二節/風雨南鄉1 (附記:又開始沿用標題勒嗎......= =|||) 

傍晚,江臨水坐在桌邊大啖小二專送上門來的飯菜,只是他邊吃還邊淚的怪模樣讓尹容很是不解。

「你幹嘛那種表情?」

邊在嘴裡塞滿了菜餚的江臨水口齒不清地回答說:「......我是在為我的荷包哭泣。」

尹容頓時一臉的哭笑不得,不過是區區幾兩碎銀而已......

「那麼這餐就算在我帳上好了。」省得他邊吃邊哭,那樣讓他感到有些尷尬,好像是他欺負他似的。

看尹容說得如此認真,一邊從容地用筷子挾菜、一點都沒有計較的專注模樣,這回換成江臨水不自在了。

「......說笑的你也信?」

低垂著一排濃密的眼睫,尹容淡聲道:「......我每件事都很認真。」

「......你的個性真怪。」

「認真會很奇怪嗎!?」

江臨水放下筷子,翻起白眼:「......我的意思是不必事事都認真啦!如果連我說笑的話你都要認真看待,那不是很辛苦嗎......」

「怎麼說?」

「因為我根本不是那個意思啊!」

「那你不要說不就得了?」尹容反倒是不解地歪首,一副懵懂的萌樣讓江臨水看得心頭癢癢、雙手也癢癢。

「......你要有點幽默感啦小容!」江臨水無奈地搖著頭,歎氣,「不然你未來娘子會嫌你古板無趣喔......」

「為什麼?」

見他又發出可愛的(!?)疑問,江臨水說:「偶爾開開玩笑有益身心健康啊!」

尹容愣著沒反應,「......」他還是不懂。

「......你們這些名門真的都好古板喔。」得出一個最終結論的江臨水撇了撇嘴,說。

「......是嗎?」

江臨水笑嘻嘻地說:「嗯,因為我向來喜歡做啥就做啥的,沒人可以管我。」

「那樣很快樂嗎?」

「嗯......」江臨水點點頭。

尹容一副若有所思,「......原來是這樣啊......」

***

第十一章第三節/風雨南鄉2 (附記:又開始沿用標題勒嗎......= =|||) 

隔天一早,江臨水與尹容退了房,離開旅店,兩人併肩走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

時值日上三竿,正是人群漸漸出現的時刻。

被頂上的烈日照拂沒多久之後,江臨水忍不住抬手揮去額上的細汗,轉頭就是一臉哀怨。

「小容,你家還有多遠?」

尹容見他一臉無奈,於是沉吟地估計了一下子,這才說:「是沒有多遠了......」

「......那麼,那距離有幾座山頭的遠啊!?」

「......」尹容翻起白眼,他哪裡會知道!!

見到尹容露出略微不快的表情,江臨水當下嘴巴閉嘴:「好吧,我不問了。」

「......」尹容瞥他一副戰戰兢兢樣,不知道江臨水是在忌憚還是害怕,於是無奈地軟下神色,「我不知道實際上的一座山頭到底有多大,不是不耐煩......」

「原來是這樣啊......」江臨水恍然大悟,最後笑了出來,看似鬆了口氣地拍拍尹容的肩,「看來你真的是個從沒出過門的大少爺呢!」

尹容看著江臨水那驟下結論的得意面色,蹙眉。

其實他並不喜歡江臨水總是以為他一副無知世事的模樣,彷彿什麼事都不懂,而且需要人來帶引,那種感覺實在是很悶。

「......」

江臨水注意到尹容臉上的那一抹古怪,於是開口問:「你臉上的表情好奇怪喔,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

江臨水忍不住歎氣,「......」他知道尹容又在不誠實了。

望著他的尹容沒有說話,正當兩人即將走出城門之際,江臨水馬上扯住尹容的衣袖:「等等,小容。」

尹容當下被他扯得一個怔住了往前的步伐,詫異的表情中帶著一絲疑惑地回眸:「怎麼了!?」

江臨水抬手指著一旁的乾物米糧店,笑說:「我要進去買點東西......」

「那要我跟你去嗎?」

「不必了,你在這裡等我,我很快就回來。」江臨水邊跑邊回頭笑著吩咐,尹容便按話地站在原地不前。

「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