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天國茶坊》
關於部落格
傳說中的奇蹟之地,看絕代陰陽師─安倍晴明與後代幻術師─安倍霏霏如何舞於這什麼事都可能發生的娑婆世界......※真假皇帝與退位皇帝與棄位皇帝、美人皇帝、笑面虎皇帝、皇后是男人、王妃搞冒牌、花妖、神人傳、狐仙、叫我皇子妃、我的情人是老大、麗水之戀、有情還似無情、意外 已出版!
  • 264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天師養成日記/66-71

第九章第六節/山神廟 (附記:......= ="") 

 

結果,兩人還是沒能趕在天黑的時候到達下一個城鎮,沒法子的江臨水與尹容只好在山下邊的一間山神廟暫時落了腳。

風塵僕僕地走進有些破敗的廟裡,已經習慣這種動盪生活的江臨水,不慌不忙地把自己的行李安置好,跟著回頭看著尹容還愣站在傾垂的門邊沒有反應,於是撇了撇嘴。

「快點過來了,你愣著幹麼?」

尹容無奈地跟了過去,在江臨水的眼神示意下也跟著把自己身上的東西放好,這才回過頭來。

「我不喜歡這裡......」

江臨水馬上白他一眼:「不喜歡也要住!何況是你自己拒絕搭飛劍趕路的,如果是搭飛劍的話,一下子就到下一個城鎮了!」

「......」知道是自己理虧的尹容乾脆閉嘴。

江臨水見狀,也不想再跟他計較了,於是招著他坐到身邊,跟著在包袱裡取出乾糧,分了一半給他。

「喏,吃點吧!不然肚子會餓......」

「嗯......」聽話地接過食物,尹容默默地咬著乾餅,一邊聽著江臨水繼續在耳邊聒噪著。

「話說~小容啊,那家那什麼劍莊到底還有多遠!?要不要帶點路上的名產回去當伴手禮啊!?」

「......」

「你光顧著吃東西也不回答我一下,自己拼命講很無聊哎!」江臨水抱怨。

「......不用。」猶豫了好一下子,尹容最後才出聲。

「什麼不用?」江臨水疑惑地歪首問。

「不用帶什麼回去。」

江臨水瞪眼,「是喔?」

尹容一張似有心事的表情地抿著唇,輕聲:「莊裡什麼都不缺的......」

「......都忘了你們家是名家了!」江臨水哼了聲,撇嘴;尹容看他這模樣,有點疑問。

尹容有些驚訝地問:「你不喜歡名家?」

「不喜歡。」江臨水立即搖頭。那些江湖裡的名門家族們都很龜毛,而且規矩又特別多,更甚者還排外、眼高手低的,非常喜歡強人所難,所以他對那些自詡為名門正派的名望大家族實在是沒什麼好感......

「......所以你也不喜歡我嗎?」

江臨水一臉驚詫地轉頭望著尹容喃喃,而後露出不悅的神情:「你在說什麼啊......名家是名家、你是你啊!這並不能混在一起談的......」

不知怎地,聽著江臨水這樣反駁的尹容,竟然感到有些安心:「這樣啊......」

「嗯。」江臨水頷首,接著兩人就一同沉默了。

***

第九章第七節/女鬼? (附記:小容的女人緣未免太好了點吧?他都沒有......= ="") 

他做了一個夢。

夢中的女人將臉挪近他,幾乎與他面貼面的程度,但是很奇怪的,就算他們的五官貼得如此之近,他卻看不清她原本的面貌。

尹容在當下感到些許的疑惑與侷促,這個女人究竟是誰!?

那張臉的大概輪廓非常柔和,但是因為他望不清她的五官,所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識不識得她......或許這個面前與他如此貼近的女人許是他認識的人,可能是他的姐姐或是娘親。

這瞬間,尹容因為猶疑而沒有反應地怔住,既沒有推開女人也沒有其他動作;沒想到對方卻將兩手搭在他肩上,那張模糊的臉蛋撇過他的耳邊,紅唇附在他的耳畔輕喃。

「你已是我的囊中物......」

那道女聲非常輕柔動聽,尹容愣在當場,好半天之後才回過神來,當他想出手掙扎並推開女人的時候,他卻發覺自己的雙手有如石沉般地動不了了。

他滿臉驚詫,這是怎麼一回事!?

就在他為了夢境竟然如此真實的疑惑下而感到驚訝地睜開雙眼之際,他突然發現自己的雙臂被高高吊起,接著傳來的是一道無奈的歎息聲。

「你終於醒了喔小容......」江臨水被捆在神廟的角落大柱上,滿臉哀怨。

「我怎麼了......?」

「還不是你的桃花運太恐怖了......」

尹容迷茫地問:「什麼意思......?」

「你自己看吧......」江臨水努努下頷,有點遺憾的味道說:「希望你能全身而退。」

「什麼......」疑惑的尹容在發現自己的身體動不了之後,隨即回頭望向江臨水指示他的方向,就見到一名豔裝女子立在他面前,此時正咧著微笑,居高臨下地望著他瞧。

「你跑不掉的,我說過了,你已是我的囊中物......」

「......」因為剛醒過來的呆滯情緒讓尹容的思緒還暫時轉不過來,只能愣愣望著那名面若桃李、身材玲瓏有致的妙齡女子,怔住。

這到底是......?

那名女子豔豔一笑,彎身低頭對著呆去的尹容邪笑說:「我要慢慢地吃掉你......」

***

第九章第七節/冷汗 (附記:......= =|||) 

尹容還在愣,江臨水不免替她捏了把冷汗。

要命......尹容該不會是還沒醒過來吧!?上回再客棧的時候,他也是睜著眼睡著......

如此懷疑的江臨水忍不住從額際淌下顆顆汗珠,立即著急地出聲。

「喂,尹容你別睡了,快點給我醒醒啊!!」江臨水邊說還邊掙扎著,奈何那條綁住他兩手手腕的蜘蛛絲就是沒感到半點鬆脫的現象。

「......」聽見叫聲的尹容馬上朝他瞥去,「我沒睡。」

江臨水聞言,只差沒哭出來。

「哇啊啊──尹容真的沒醒......」

尹容無言地翻起白眼:「......你到底是怎麼聽別人話的!?我說了我沒睡......」

江臨水緊張了,但是這回他沒有回應尹容的話,改轉向那個媚惑人心的蜘蛛精,壯士斷腕地說:「你要吃就吃我吧!我比他好吃多了......」他不能這樣見死不救啊!

尹容皺眉,這江臨水到底是在發什麼瘋啊!?

「哦?」蜘蛛精聽了,覺得好笑地瞟著江臨水,「看你那模樣的確比這個男人好吃多了沒錯......」

「沒錯、沒錯......」江臨水苦著臉蛋,焦急地點頭;一邊望著蜘蛛精朝他走來,他的小心肝被嚇得一跳不跳的,冷汗跟著飆了滿身。

嗚嗚......他都還沒見到師父最後一面呢......可是他不能不救尹容啊!他可是他那寶貴的長生花主人啊──

(作者按:其實長生花主不是尹容......= =""  所以你根本就搞錯了江臨水......)

蜘蛛精要笑不笑地蹲在他身邊,用兩指捏起江臨水的下頷,打量了一下之後才說:「你也不錯,但是我偏愛有肉點的,這樣吃起來才潤口。」

尹容無言了,「......」原來在妖精的眼底他很好吃!?

江臨水很想當場哇哇大哭,但是此刻時不我予,他只能在口頭上罵一罵對方來解氣。

「妳這可惡的妖精......」

蜘蛛精露出閃亮亮的虎牙:「謝謝讚美。」

看到蜘蛛精又往回走的江臨水,在沒有辦法阻止她之下,只得趕緊勸說:「喂~妳不能吃太油啊!小心膽固醇飆高喔......」

咬了咬牙,尹容狠狠瞪住江臨水:「......」他感覺自己突然有了想要掙脫的勇氣,因為他現在很想把江臨水一掌拍死。

蜘蛛精露出一抹風情萬種的微笑,道:「沒關係,你就留著清蒸給我解油膩吧!」

江臨水的臉色大變:「......!!」怎麼他也變成食物了!?而且還是去油膩的那種!?

「......」尹容脫力了,沒轍地再多瞪了江臨水幾眼。

***

第十章第一節/修為 (附記:......= =|||) 

發覺那蜘蛛女正笑著走回來的尹容抿唇,在瞄了一眼神色緊張得不得了的江臨水後,說:「我覺得他比較好下口。畢竟他還是個有些修為的天師......」

沒料到尹容會這麼說的江臨水立即一驚,忽然看著那個蜘蛛女回過頭來看他,忍不住臉色瞬間刷白:「......!」

尹容揚了揚唇角。

看著那蜘蛛女又走過來的江臨水頓時氣急敗壞地低斥:「你幹麼這樣陷害我啦!臭小容~~」

尹容微笑:「這可是你剛才自己說的。」

好個死道友不死貧道......

「......臭小容!」

蜘蛛女又姿態裊裊地走了過來,在江臨水無法止住面皮上的陣陣顫抖之際,彎著腰蹲下了身,語氣輕柔:「......你是天師啊,真看不出來呢!我還以為你是哪家的紅牌......」

江臨水先是愣了愣,而後赧顏,跟著瞪大了雙眼。

這死妖怪,竟然暗地指他是賣身的是吧!?他難得會有發怒的時候呢,第一次是尹容被狐精關在地牢的那回,而第二次就是現在──

「......喂,妳少污衊我!我可是大有來頭的,我師父是......」咬了咬牙,江臨水那義正辭嚴的模樣讓蜘蛛女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蜘蛛女笑瞇了眼,忍不住食指大動地舔舔唇角,媚眼如絲能勾人:「我對知道你師父是誰沒有興趣,我想知道的是你到底好不好吃......不過既然那位帥哥都說你好吃了,那我就勉為其難地先拿你來開刀好了......」

江臨水害怕得抖了抖。

蜘蛛女笑了兩聲,這小天師臉上害怕與恐懼的神色深深地讓她著迷了,她已經忍不住想當場吃掉他了。聽剛才那位帥哥說他頗有修為,不知道吃了眼前這個嫩呆的小天師之後會有多少的能力在她身上甦醒呢......

一想來她就感到心頭的那股躍躍欲試正在蠢蠢欲動著。

「呵呵......」面上那張絕代的容顏上帶著一朵妄想的笑意,蜘蛛女用手勾起江臨水的下頷,接著微微低頭看著江臨水那白皙的脖頸,她聞到血的氣味與溫暖,於是傾身在江臨水那顫抖不止的脖子上大大地咬下──

江臨水只感覺到脖子上一陣劇痛傳來,讓她忍不住叫了出聲:「哇啊啊──」

一瞬間,江臨水的脖子上面出現了和著齒印的傷口,登時鮮血直淌,漫過他白皙纖細的脖頸。

尹容在這一瞬間瞪大了眼睛,腦中轟然一響,臉色也隨之改變了。

蜘蛛女睞了差些哭出來的江臨水一眼,不悅地說:「你叫什麼呀!?不過是這點小傷口......」這個小天師細皮嫩肉的,倒是讓她捨不得一口就吃掉了。

正在思考的當口,蜘蛛女突然感覺到頸上一涼,於是感到奇怪地回頭,就見到尹容不知道何時掙脫了她的百煉蠶絲網的束縛,此刻正面無表情地提著一把劍擱上她如雪般的頸子。

「住手。」

***

第十章第二節/變臉 (附記:原來小容不是只有睡著會夢遊這一樣特殊技能而已......= =|||) 

蜘蛛女面露詫異地回過頭去,就見到尹容提著長劍制住了她,因而柳眉一蹙。

「你居然解得開我的百煉蠶絲......」

尹容很從容不迫地告訴她:「我這把清風劍削鐵如泥......」

蜘蛛女哼哼兩聲,噘嘴:「有膽子你就下手,一旦你動手了,我可不保證這個小天師的人身安全。」

「......」江臨水好想哭 ,原來他又不小心成了別人的累贅了是吧......

尹容的呼吸平靜得不紊亂半分,一陣的猶豫之後,他選擇放下武器,「......放了他。」

蜘蛛女訝異,隨後哈哈笑了:「你是在說笑嗎?要我放過這塊到嘴的肉!?」燦爛的笑容沒有讓尹容動心半分,只讓他感到氣憤,「你是打哪裡來的天真大少!?」

尹容面無表情地瞅著她,蜘蛛女在愣了愣之後,起身朝著他就是一抹媚笑。

「......難道你這是忌妒嗎!?呵呵......」欲伸手搭上尹容的寬肩,孰料她的纖手卻被尹容一個無情地揮開,讓她忍不住一陣的怔愕。

難道不是這樣的嗎!?她猜錯了......?

「不要碰我。」尹容的眼神從頭到尾都沒有改變過,嫌惡的眸光冷淡得有如冬天霜雪;蜘蛛女一驚,看著他那雙有如鬼神的冷漠之瞳。

「你......」話都還沒有說完的蜘蛛女,在猝不及防的狀況下被尹容揮來的劍刃給砍中嬌弱的身軀,在此時像是斷了線的傀儡一般地飛了出去。

跌到滿是塵土的地上、吐了幾口血,外加腹部被開了一道口子的蜘蛛女,有如風中殘花地可憐,但是尹容卻是連看都不看她一眼,逕自走過她身邊,上前去替江臨水解開束縛。

江臨水額際都是汗,在被鬆綁之後,露出了一臉的擔憂:「尹容,你沒事吧......」喃喃著,正想探手摸摸尹容的頭時候,眼角餘光一閃的他,發現蜘蛛女正朝著尹容抓來,正出聲提醒他的時候,那蜘蛛女的爪子已經朝著尹容探了過來。

「尹容,小心!」

被江臨水突然的出聲嚇到,尹容恍若夢醒一樣,提著劍就下意識地回頭揮了下去,接著只見那蜘蛛女發出一句尖銳的慘叫聲,最後化成了地上的一灘血水和現出了她的原形。

一隻比拳頭還要大上兩三倍的蜘蛛就翻身躺在血泊裡頭。

江臨水驚得臉色一白,扯著尹容的衣袖。

「她......」

尹容的眼神恢復了清明,乍見江臨水一臉恐懼地望著他,於是一臉迷茫地開口了:「你怎麼了?」

「......」江臨水愣了愣,看著回神來的尹容,有點不敢置信,「你剛剛把那隻蜘蛛妖怪殺死了啊......」

「什麼?」

看著尹容那副吃驚的模樣不像是裝的,江臨水好頭痛。

「......你剛剛又睡著了嗎?」

「什麼?」

「......」江臨水頓時無言了,尹容卻還在問他為什麼。

上回那是因為尹容沒睡醒才發飆的,那這回呢!?還是說他醒著也能夢遊啊!?

江臨水好害怕,萬一哪天尹容敵我不分地追著砍他要怎麼辦......

尹容皺了皺眉頭,盯著滿地的血紅,馬上就躲到江臨水的身後去了:「我忘了告訴你,我不喜歡見血。曾有一次我大姊受傷,我就把莊裡鬧了個天翻地覆......」

江臨水忍不住一陣哀怨地苦笑,最後只能翻白眼。

「......」尹容你到底還有什麼奇怪的毛病沒說出來的啊!?

***

第十章第三節/變臉2 (附記:......= =|||) 

看著混亂的場景,尹容當場愣住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很想大翻白眼的江臨水很無言地瞅著他看,「還不就是你人緣......不~是妖精緣太好了,這才又招來了隻美女妖精麼......」

「......既然是這樣,那你幹麼說得一臉咬牙切齒的!?」尹容疑惑地問他,孰料江臨水冷哼了聲,出口的話又酸又嗆。

「......我哪有咬牙切齒......是你看錯了啦!我是在誇你人緣好耶~~」

「......」瞪著江臨水的尹容當場蹙起眉來,看著江臨水一臉無關緊要地對他擺起手。其實他很不喜歡現在的江臨水對他擺出一種似有若無的敵意感。

「你幹麼那種表情?」

「......沒有。」沒敢說實的尹容隨便速答道。

他總覺得江臨水酸他只是因為他自身因為被冷落了而感到不滿。畢竟那些妖精可都是絕世的大美女。不過,就算如此,江臨水也不用表示得這樣明顯吧......

尹容忍不住苦笑起來。

發覺尹容沒再說些什麼的此刻,江臨水於是撇了撇嘴,說:「剛才我們睡到一半就被偷襲了,等我醒來的時候就看到你跟我就已經被那隻妖精給綁住了,所以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又是打哪裡冒出來的妖怪。」聳聳肩,江臨水好無奈。

「......」看來他們兩人的妖精緣的確是不錯......不管走到哪裡都會跟那些妖怪們沾上邊就是了。

江臨水哼了聲:「反正事情都解決了,你就不用太傷腦筋......」

「......你說牠......」瞥著地上那隻已經氣絕很久的蜘蛛,尹容有些猶豫:「牠真的是我......」

就算尹容沒把疑問句給說完,江臨水也知道他那句沒接完的話的後續是什麼,於是沒轍地翻起白眼:「對啦!就是你!」

「......我做錯了什麼這才惹你生氣的!?」尹容好在意。

江臨水回眸瞄他,看他滿臉無辜,只能訕訕地說:「......沒什麼,你想太多了。」說起來他也只是嫉妒尹容而已......

尹容狀似思考地抿抿唇,其實他早就知道他在鬧彆扭,於是跟著從江臨水身邊走出來與他面對面。

「江臨水。」

江臨水抬眼與他相對:「什麼?」

尹容真誠地望著他,態度有些戰兢與為難:「如果你希望,我就把好人緣給你。」語畢,他看著江臨水在怔住之後的下一刻笑了出來。

尹容愣住,後來才問:「你笑什麼!?」

「那個東西是你說給就給得了的嗎!?」這尹容也未免太單純了點......

「......」他自己其實也知道這件事情並不可能,但是一看到江臨水那麼不高興之後就......

把話說開了之後,江臨水的心中反而平衡了點,露出滿面燦爛的笑,抬手拍拍尹容的肩:「跟你說著玩的啦!不要在意不要在意......」

「......」望著江臨水滿面微笑地從他身側走過,尹容實在是很想歎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