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天國茶坊》
關於部落格
傳說中的奇蹟之地,看絕代陰陽師─安倍晴明與後代幻術師─安倍霏霏如何舞於這什麼事都可能發生的娑婆世界......※真假皇帝與退位皇帝與棄位皇帝、美人皇帝、笑面虎皇帝、皇后是男人、王妃搞冒牌、花妖、神人傳、狐仙、叫我皇子妃、我的情人是老大、麗水之戀、有情還似無情、意外 已出版!
  • 264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天師養成日記/60-65

第八章第七節/毀滅 (附記:不得不為之的鬱悶啊......= ="") 


面色肅冷外加衣襬翻飛,尹容看著江臨水難得一見的嚴肅模樣發愣。

實在是難以與之前的同一個人聯想起來,江臨水現在這種彷彿對方犯了十惡不赦的事情的樣子,讓他忍不住感到有些驚詫。因為平時的江臨水總是一副溫和無害又可以欺負的樣子,和現在的這種模樣實在是大相逕庭。

這個男人......

瞪著狐精立即被五雷轟頂打成碎片還不含渣滓的驚悚狀況,尹容被震呆了,「......」

「總算是解決了......」江臨水皺著眉頭,喃喃自語著,隨即轉向尹容:「你沒事吧?」

「......我很好。」

江臨水安心了,笑著說:「那就好......」一邊拉過尹容的雙手,替他解套。

尹容見他略微垂下了眼睫的安靜樣子,疑惑地問:「那你......又是怎麼逃出來的!?」

「我打昏了那兩個帶領的女僕,換上她們的衣服躲起來,然後等到天黑再來救你。」聳聳肩膀,江臨水隨手丟開解下來的草繩,回答。

「原來如此......」尹容喃喃著,正要再度說些什麼的時候,突然發現因為剛才江臨水的施法召喚五雷擊斃了狐精之後,整座紅梅山莊的妖怪都往他們這裡衝來了。

「糟糕,那群妖精們又找上來了......」江臨水也發現了這一點,跟著皺眉;尹容看他一臉平靜樣,於是開口問他。

「......你有辦法嗎!?」

江臨水回眸瞅著他,而後咧出一朵讓他心顫的微笑:「沒有......」說著,一邊扯起尹容就開始撒腿奔跑起來,而那些妖精們見到他們兩人打死了自己的主子還想逃逸後,於是憤怒地追了上去。

一大群的妖精們群起激憤地大吼:「站住!」

「哎哎......怎麼我們老是在逃命呢......」江臨水好感慨。

「別多說了,快跑才是真的......」尹容嘆氣,「你把飛劍放在哪裡!?」

「在那棵樹上......」用手指著不遠處的那株大樹,江臨水說著,沒想到他繳下一軟,一時間站沒站穩,幸好是身邊的尹容將他扶住。

發覺江臨水一臉蒼白似鬼,尹容不禁驚慌了起來,「喂,你......」正想問他怎麼了的時候,他發現江臨水已經在他懷裡閉上了雙眼,唇邊的聲音愈來愈小,直至終無。

「抱......歉,我很......累......」

尹容攬緊了江臨水,當機立斷地用輕功飛上樹頂,取回了兩人的行李之後,揹起昏迷不醒的江臨水,在妖精們趕過來之前,按著他曾經教過他的方法馭使飛劍飛上天際。

......雖然他超級痛恨搭乘這根飛劍!

***

第九章第一節/誤會 (附記:誤會誤大了......= ="") 

駕著飛劍一路飛出紅梅莊外,地面上的妖精們見趕他們不上,只能怨恨地咬牙放棄;尹容對此倒是鬆了一口氣,畢竟他現在雙拳難敵眾妖,何況他懷裡還暈了個江臨水。

轉回頭看著江臨水啥事都沒有地暈了,尹容不免喃喃抱怨,「......真的是......」

幸好飛劍的飛行速度快,轉時間小鎮就在他們的眼前了。等會兒他得先趕緊找個地方安置他,然後再找個懂醫術的大夫看看江臨水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結果,他後來找了家旅店的客房安置了江臨水、再讓小二請來大夫,結果大夫在診視完畢後回頭過來,劈頭就跟尹容這樣說。

「小子,你跟你娘子吵架了是吧!?」

「什麼!?」

大夫維持著面上那抹不贊同的表情,開口說:「我說,你呀,你跟你娘子吵架了是吧!?不然你怎麼會讓她餓成這樣......」

尹容深深地蹙眉:「娘子!?」他都還是孤家寡人,打哪裡來的娘子啊......

大夫瞪他一眼,用眼神示意那個還躺在床上的人:「這不就是了嗎!?小子,你苛待你娘子對吧?」

尹容徹底的無言了,「......他不是我娘子。」

「......」聞言後,大夫不免有些驚訝地看了他一眼,最後露出『我知道了』的表情跟尹容開口:「小子,人家姑娘既然跟你還沒有姻緣,你也要記得幫她避避嫌啊......」

看著大夫認真地同他提點的模樣,尹容無言了很久,最後他只能很無奈地說:「......大夫,你看清楚,他不是姑娘。」

大夫立即張大了雙眼,回頭瞪著床上的人好一會兒後,恍然大悟地說:「......原來這是位俊俏小哥啊......害我看成是個大姑娘。」

尹容直接跳過大夫的打哈哈:「......那麼他到底是怎麼了?」

大夫尷尬地咳了聲,馬上見風轉舵說:「他只是餓昏了而已,再來就是水分不足,只要讓他吃點東西和喝點水就會沒事了......」

「原來如此......」

「不過......」

尹容回眸訝問:「不過什麼?」

「他的身體狀況本來就不是很好,耐不住太長途的跋涉。以後你注意點,別讓他吹冷風,不然很容易得風寒的......」

尹容馬上點頭:「我明白了。」

大夫低頭開始收拾藥箱:「那麼我等會兒讓人把藥方子和藥材送到這裡。」

「謝謝大夫。」

在送走大夫之後,尹容回到了旅店,吩咐小二儘速弄點食物上來後,跟著就走回了房裡,最後坐在桌邊等待。

雙眼眨也不眨地望著床上的人,尹容第一次覺得心情很複雜。

***

第九章第二節/闃靜 (附記:......= ="") 

他從午時等到傍晚,寸步不離地守在床邊,但是床上的人就是醒都不醒,連動個眼皮都沒有。

這讓尹容不禁著急起來。

說到底,江臨水也是為了要救他,這才拚著命不要,從妖精的手中硬是救下他的。如果沒有江臨水,他可能早就......而如今他卻昏迷不醒,讓他難以釋懷與難辭其咎。

耐不住性子再等下去的尹容,離開了桌邊,來到床畔坐下,兩眼瞬也不瞬地瞪著床上躺平的人。

握緊了手的尹容忍不住低聲說著:「......快點睜開眼睛,江臨水......」

然而,他說話的對象仍舊緊閉著雙眼,連手指都沒有動一動。

「江臨水!」他不喜歡他這種毫無反應的表情。在跟著江臨水一路胡跑的路上,他從不習慣吵鬧到變成了習於身邊有道總是自己說個不停的聒噪聲音,現在那道聲音突如其來地安靜了,他反而感到不安。

皺著眉頭,尹容再度開口喊了聲:「......江臨水!」

奈何床上的人依舊無聲無息。

尹容心焦地瞪著江臨水那張白皙的面龐許久,最後猶豫地低下頭來。

「江臨水!?」

有些挫敗地瞪著面前這張怎麼叫都叫不醒的清雅面龐,尹容無言地抿唇,將背部靠在一旁的床柱上方。

等待。他只能繼續等待。而這麼一等就是直到入夜。

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床邊坐了多久的尹容,挪眼瞥向過了傍晚後不久,由小二專送上來的晚膳和藥湯一眼,了無生意地轉過了頭,發覺已經在床上躺了一整日的江臨水卻還是未醒人事的狀態。

「......」輕歎了一口氣,尹容無奈地起身走到桌旁坐下,瞪著那盤飯菜思考。

在床畔呆坐了一日,說他不會餓是假的,但是他現在根本就沒有心情吃飯......

又歎了一口氣,理不清自己胸口那口悶氣究竟為何而來的,尹容只能推開飯食,跟著為自己倒了杯水喝下,頓時腦筋瞬間清楚了起來。

也許......給江臨水喝藥就會醒來了吧?

回頭猶豫了一下,他端過差不多涼了的那碗藥湯,再回身坐到床邊,頓時瞪著江臨水看了一下,卻不知該怎麼動手讓一個沒醒來的病人喝藥。

瞪著藥碗,尹容很掙扎地想著是否要自己先喝一口再餵他,但是......

「......」

***

第九章第三節/甦醒 (附記:終於醒來了......= ="") 

盯著面前那瓣淺色的柔唇,尹容就是怎麼樣都彎不下腰來。

等了許久,瞪著江臨水依然沒有醒過來的跡象,尹容豁出去了,正打算低頭啜飲碗中的藥汁,用口哺餵江臨水那碗已涼的藥湯時候,沒想到他卻發覺江臨水的眼皮動了一動。

恍惚間,他以為他看錯了,於是怔愣著沒有反應。

直到江臨水緩慢地睜開了雙眼,眨了眨因為剛睡醒的迷茫雙眸,尹容這才發現江臨水的確是醒過來了!

剛醒過來的江臨水看著尹容半趴在自己身上,疑惑地出聲:「尹容,你......」

「......」被江臨水那道疑問聲給驚回神的尹容,在很尷尬地發現自己的姿勢不太對的時候,於是趕緊直起腰來,一臉赧顏,立即像躲閃什麼似地將藥碗遞到江臨水面前,不客氣地命令:「醒了就自己把藥湯喝下!」

「......我怎麼了!?」已經直起身坐在床上的江臨水接過藥碗,對著站在桌邊的尹容開口發出疑問。

「你在紅梅莊的時候就昏過去了,而且你足足躺了一天。」尹容投過一枚白眼。

「......我躺了一天?」

「對!」

迷糊地看著碗中濃綢的藥汁一眼,江臨水抬頭問:「那這是什麼藥!?」

尹容瞪他:「補氣的。大夫說你原本就身子骨不好。」

聽尹容這麼一說,他曾經聽師父說過,師父是在河岸撿到他的,那時他還是甫出生不久的嬰孩,師父以為他跟水有緣,於是叫他『臨水』。這大概是小時候落下的病根,導致他的身體先天就比較不怕熱而且虛寒......

「......我不想喝。」

「給我喝!」尹容努力地瞪他,驚得江臨水在此時縮起肩膀,跟著無奈地歎了一口氣:「不然我就用灌的......而且你不喝光就不能吃飯。」

尹容堅決的目光讓江臨水瞬間明白他是說真的,於是不甘願地用手捏著鼻尖灌完那碗黑漆漆的藥湯,最後將碗擱在一旁的小几上頭,苦著一張臉抱怨。

「這藥真難喝......」

尹容回了句:「良藥苦口。」

江臨水撇撇嘴,「又不是讓你喝......對了,那掌櫃的姪子有找到嗎!?」

「......」尹容沉默了。

江臨水不是笨蛋,因此,光看尹容的神色就知道他們一無所獲。

尹容抬眸見到江臨水沒有繼續追問,於是主動說:「那狐精說沒用處的人都已經解決了,我想他本人應該十之八九已經遭到不測......」

「......我知道了。」江臨水垂著頭。他實在不願意回頭跟掌櫃的回報這個死訊......

「也許這一切都是命運......」尹容垂下眼睫,淡道。

***

第九章第四節/破門 (附記:竟然沒人......= ="") 

江臨水在山下的旅店再住了一天,恢復了精神之後,在隔天晌午時候上衙門舉報紅梅莊的怪事。

官大人也曾經風聞許多有關紅梅莊的事情,於是在一番思考之後決定派官兵隨著兩人上山一探究竟。因此,當江臨水與尹容又回到紅梅莊的時候,已經快到傍晚的時分。

官兵們撞破了山莊大門,跟著衝入了莊裡搜索,沒想到山莊裡空無一人、渺無人煙的模樣;牆角邊的蜘蛛兀自織著大網,待客用的大廳只剩餘敗壞的傢俱,眾人看得不禁心上一顫。

「這裡看起來已經很久沒有人住了......」江臨水訝聲,一邊皺著鼻子,因為他又聞到那股怪味了。

「見鬼了......」衙門的捕快大哥們紛紛互覷一眼。

「......」尹容望著廳上的一片慘敗與灰塵,心知他們當初的確是遇上妖精了。

「那咱們回頭該怎麼跟上面的交待啊?什麼都沒有抓到......」

尹容回眸,「能請兩位官大哥帶人在前後搜查一下嗎?或許這裡還遺留了什麼線索......」

兩名捕快於是很無奈地點頭,說著:「只能這樣了。」

「喂,小容......」望著官兵們忙碌地前後找尋與搜索,江臨水用手肘推推尹容,看他回過頭來,問:「你有沒有聞到什麼怪味啊......」

「怪味?」尹容不解地歪首,「什麼樣的怪味?」

江臨水一陣遲疑,最後才說:「哎唷,這很難跟你解釋啦!從我剛進莊門就一直聞到現在了......」

聽他這麼說的尹容不免有些驚訝,「你是說從我們當初一進門的時候嗎!?」

「嗯......」江臨水點點頭。

尹容繞高了眉頭,疑問:「那你怎麼沒有提起!?」

江臨水扁扁嘴:「我想說或許是我聞錯了嘛!」

「......」

「所以事實證明我沒聞錯。」

「......現在才說會不會太遲了點!?」尹容瞟他,發現江臨水露出一臉討好的笑。

「跟我來一下......」

尹容疑惑地被他扯著走:「去哪裡?」

「來就對了啦!啊,是這裡......」用力在空氣中嗅了嗅,江臨水拉著尹容停在後院裡,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樣;尹容疑問地望了望四周尋找味道的來源,但是他只看見到庭院裡的那片蒙上灰塵的假山與沒有水的池塘,啥都沒有發現。

「你確定是這裡嗎!?」

江臨水肯定:「就是這裡!」

尹容低頭沉思:「那就奇怪了......」因為這裡什麼都沒有。難道這味道會是從別處傳來的嗎!?但是江臨水說那怪味道是出自這裡......

想了想,正要抬頭再問個仔細的時候,他發現院裡那株枯死的老樹下方有個明顯的凸起,於是好奇地走了過去察看;一邊的江臨水看他走離原地,也馬上跟了上去。

「怎麼了?」

尹容指著有些隆起的土堆:「能不能讓官大人們挖一下這裡!?」

「這裡?」江臨水先是愣了一下,最後轉頭叫來了官兵們挖開這個地方,沒想到找到了許多白骨,而且一共有十幾具,捕快們當下既恐慌又大驚,當下吩咐所有人把這些白骨們攜回衙裡。

「原來就是那味道......」江臨水滿頭冷汗地喃喃。

「......」尹容沒有說話地望著那些白骨被整理出來,其中還挖出一些可能是死者身上的遺物,然後他發現了據掌櫃所說的他姪子身上一直帶著的那塊玉珮。

江臨水皺眉,「......別介意,尹容。我知道你也不想事情變成這樣......」

尹容只是垂頭歎息。

***

第九章第五節/趕路中 (附記:......= ="") 

因為他們目前欲前往的目標與掌櫃的那家客店是反方向,所以尹容便將報訊的事情交給了當地衙門,然後與江臨水繼續回頭,往天劍山莊的方向前進。

......其實他只是不想看到掌櫃的臉上露出失望且傷心的表情而已。

因為他知道失去親人的那種痛楚有多刻骨銘心。

另一方面,他得感謝江臨水在把玉珮託付給官差的時候,並沒有出聲反對或是什麼的。這點體貼讓他很是受用......畢竟當初是他自己決定要管這件事的,現在事情水落石出了卻把結局交給局外人處理,這難免有點說不過去。

但是,江臨水什麼都沒有說。他只是催著他繼續趕路。

尹容用有些複雜的眼神撇頭盯著他瞧了半晌,最後看他終於發覺了自己的目光後,回頭來。

「幹麼一直盯著我瞧!?」江臨水趕忙低頭察看自己的裝束是有哪裡奇怪,不然為何尹容會盯著自己著了很久。

「......沒事。」轉開了臉的尹容故意淡定地說。

「......真是個怪人。」江臨水小聲喃喃。

走在人來人往的喧鬧的小鎮上,江臨水發現尹容沒有開口的意思,最後只好自己主動問出疑問:「喂,小容......」

「嗯?」

「這樣貿然回去劍莊,真的不會給你找麻煩來嗎!?」

「......為什麼又這樣問?」尹容皺眉,「不是說好了要一起回去的嗎!?」

江臨水抓著頭,猶疑地說:「不是啦......我怕你會為難。你曾說過你們家不喜歡外人的......」

原來他一直在思考這個。

尹容撇唇:「......沒關係。」

「我有關係啊!我不想給人帶來困擾......」江臨水扁嘴。

「......你已經為我帶來不少了。」從他們一遇見開始,江臨水就不斷帶給他一連串的麻煩和驚詫。

頓時沒聽清尹容嘴邊那串模糊的話,江臨水歪頭疑問道:「你剛說什麼!?」

「......沒事。」

「幹麼不把話說完整啦......」忍不住埋怨著的江臨水突然看到尹容歎息,話尾便打住了。

「你別想那些不重要的,現在還是快趕路吧!在我們到達下一個城鎮還有一段不遠的距離......」

「你還說呢!叫你搭飛劍就不要嘛你~~」江臨水不悅地扁嘴。

「我才不要坐那個!」

在傍晚的橙紅夕落下,兩人的影子被光影愈拉愈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