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天國茶坊》
關於部落格
傳說中的奇蹟之地,看絕代陰陽師─安倍晴明與後代幻術師─安倍霏霏如何舞於這什麼事都可能發生的娑婆世界......※真假皇帝與退位皇帝與棄位皇帝、美人皇帝、笑面虎皇帝、皇后是男人、王妃搞冒牌、花妖、神人傳、狐仙、叫我皇子妃、我的情人是老大、麗水之戀、有情還似無情、意外 已出版!
  • 264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天師養成日記/54-59

第八章第一節/躲貓貓 (附記:他迷路了......= =" ) 

江臨水走出偏廳,回到房裡,跟著也不摸索什麼地,走出了門外。門外那兩名女僕見他一身簇新衣物出了房門,於是笑逐顏開。

「公子,請您跟我們來吧!」

「嗯......」靈活地轉了轉眼珠,他讓女僕們在前頭領路,自己墊後;一邊裝作驚歎樣子望著四周,跟著發問。

「這裡好大呢......」

「是的,公子。請您一定要跟著我們走,要不然迷路了可是會三天都走不出去的。」

江臨水一聽便瞪大了眼。紅梅莊不會真的有那麼大吧......

覷了眼靜謐的四處皆是假山流水,一整個鳥語花香,但是就是沒有半點的人氣,反而有股不知名的詭譎氣氛,於是他開始不由自主地頭皮發麻。

要命啊~他們竟然不知自量地闖進了這種地方,而且還被困在這裡出不去,要是找不到尹容的話,他們會不會被關在這裡一輩子呢......

江臨水突然猛地搖起頭來。

不行啦!開什麼玩笑!他才不要被關在這裡哩!

有些陰影的猜想使得他不由得抿了抿唇,望著走在前頭的兩名女僕,忽然靈光一現地問:「我能問一下我那個同伴現在在哪裡嗎!?」

「他呀?他是上等品,大概會被領往莊主那裡去吧......」

這點再度證明群女人真的是很變態......

江臨水疑惑地問:「那我呢?」

「公子現在要前往的地方其實是管家大人那裡。」

聞言,江臨水登時吃了好大一驚。

什麼!?他居然被迫要跟那隻......

不要吧吧吧吧吧──

正當江臨水在內心哀嚎之時,那兩個女僕帶著他繞過九曲廊,經過莊裡的倉庫與書房,此時,女僕們又出聲了。

「管家大人的院子從這裡過去就到了,公子......」其中一名女僕正巧笑地要回過頭來,江臨水便一個揚掌捂住她的嘴,將她從背後打暈後,拖往一旁的柱後;另一個女僕沒聽到自家姐妹說完下文,於是感到奇怪地回眸來,便見到江臨水一臉微笑地看著自己。

「咦?小蘇呢......」

江臨水揚了揚眉,一邊自在地說著謊話:「她啊?她剛被莊主派來的人給找過去了。對了,莊主的院落是要往哪裡走呢!?」

「莊主的院落就是往那裡......」女僕不疑,正轉身指點江臨水位置時候,馬上就被江臨水以同樣手法弄昏了。

拍了拍手,江臨水鬆了口氣地咧著笑:「解決,收工!」

***

第八章第二節/喬裝 (附記:看事後尹容要怎麼給他賠償......= = ) 

他沒有那麼笨。

這座紅梅莊擺明了就是有問題,如果你們會以為他會像個無頭蒼蠅在這邊亂打轉的話,那就錯了!

看上回跟他打上一架的那個女管家能有那般實力的話,依他猜測那個什麼紅梅莊主,應該也不是什麼普通的簡單人物。而且她們抓了尹容,很可能早就對事情的狀況有所掌握了。

而他的意思就是──紅梅莊主的院落肯定沒有平時那樣好進去。

所以他絕對不能隨便就這麼亂闖,要不然被發現了,他可就沒法子把尹容帶出來了。

最後呢,他靈機一動地想了一個辦法,那就是──喬裝改扮!

他想起他剛剛打暈了兩個女僕,所以他就趁機摸走了她們其中一個身上的外衣,跟著鬆了髮髻扮成了莊裡的女僕,再把她們藏到草叢裡頭,好避免被發現。呃,另外就是他要聲明一下,他完全是閉著眼睛來剝衣服的,所以他什麼都沒看到,證據就是他弄壞了衣服上的一個釦子...... (被打)

然後,託他極度聰明靈巧的福,他低調地混進了莊主的院落,也才發現四周不時有人走來走去。如果他當初什麼都不做就直接衝進來,他的下場大概是再度被抓起來,然後又變成囚犯...... (= ="") 

他開始慶幸自己以前曾經跟師父大玩過你追我跑、你打我逃、你踹我飛的遊戲,因而累積了不少這種的經驗,所以面對這種情況還能遊刃有餘這樣......  (喂)

不過,話再說回來了,他怎麼覺得一踏上這裡就覺得好冷呢?那種陰氣森森的感覺有是怎麼一回事!?難不成也是錯覺嗎......

正思考著,江臨水的背後被人拍了一下,害得他忍不住驚了回神。

「姊妹,妳站在這裡會挨罵的喔!等會兒莊主就要過來了,咱們得快點準備準備......」

江臨水差些讓唾液鯁住,他一臉僵笑地回頭,「是、是......」

眼前有著一雙大眼的女僕愣愣地盯了他一會兒,在江臨水不自然的笑臉下發問:「妳好面生,該不會是新來的吧......」

「呃,對、對,我是新來的......」江臨水裝得像個女人般的細聲細氣,連連點頭。

「這樣啊......看來咱們紅梅莊老是缺人手呢。」她有些疑惑地喃喃,一回頭又問:「那妳是誰介紹來的!?」

「這個......」江臨水一臉為難。原來在這裡的都是熟人......看來這座莊園真的很有問題!

大眼睛的女僕笑笑說:「不能講啊!?那就不勉強了......」

江臨水鬆了一口氣,「日後有機會說的。」

「是啊。你就先跟我來吧!」

「嗯......」

江臨水跟著女僕繞著後園走了一小段的路,出了小徑,最後走上一條長廊,跟著再轉進了一扇門裡。

房間約有普通的客房的兩倍之大,房裡的布置奢華而雍容大器,看得出來就是那種專門讓大人物入住的屋子。

江臨水好奇地打量起四周,「這裡真的是好大好漂亮......」

「是啊!」女僕笑了笑,腳步已經往房中的床榻走過去了,「快點過來幫忙,我一個人忙不了。」

「好,就來了!」江臨水敷衍。

***

第八章第三節/補元氣? (附記:他只聽過補藥......)  >>被打 

幫著整理完畢,幾乎換了整床背褥,那簇新的錦被讓江臨水不由得心上感到一陣的緊縮。

而被他解釋為做賊心虛的不舒服情緒,在被那女僕的一個呼喊之後,瞬間飛了光光。

「姐妹,這裡弄好了,咱們就先去出去吧!要是等會兒被發現咱們逗留太久是會被罵的......」女僕一邊唸著,一邊把江臨水推出了房門外,一句話都不給說,也沒給江臨水緩衝的時間。

他想留下來啊!

江臨水在心底吶喊著。他要找的人等會兒就會被帶到這裡來了,他不能離開,不然會錯過的......

然而,女僕根本聽不見他的心聲,硬是將他扯往長廊上。

直接被拎著衣領走的江臨水有點呼吸困難地發出聲音,引來了女僕的回視:「等等......」

「妳怎麼了?」

「我、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江臨水小聲說著,怕被懷疑到他真實的身份。

「哦,那妳現在要去哪裡?」

江臨水為了取信她,於是冒著冷汗掰著謊言:「我被吩咐要去整理......倉庫!」

「那好,倉庫就在那裡。」女僕善心地指點,「......還是我跟妳一起去好了!?」

江臨水尷尬地搖手,「不、不麻煩的,我自己可以去......」他怎麼可能去找個敵對者帶路呢......

「好吧。如果妳迷路的話就去前頭的偏殿找我,我可以幫忙帶路。」

望著女僕的熱心,江臨水一臉的感激涕澪:「好,謝謝妳了。」要是她不是在這裡做事的話,或許他們之間可以像普通朋友一樣......只可惜......

他們在廊上分手後,江臨水又摸回了莊主的院落,沒想到這麼一等就是很久的時間過去。

他躲在院落旁的倉庫伺機而動,本想一直等到人出現的,但是卻直到了他睡著前,尹容的人還是沒有出現。沒久之後,傍晚的夕落餘暉射進了密不通風的倉庫窗櫺裡,此時,已小睡片刻有了的江臨水也跟著慢慢醒了過來。

他瞇著雙眼,發現天色已是傍晚的時候還大吃一驚,跟著站了起來,想說要是錯過了劫人時間可就糟糕了,沒料到卻聽見一串接一串的腳步聲從不遠處傳來,嚇得他又躲了回去。

那些腳步聲裡夾雜著氣急敗壞的談論聲,談話中內容的主角就是他本人,看來他失蹤這件事情已經被人發現了。

糟了......

「叫妳們領個人都會讓他跑不見!」

「我們該死,管家大人。」

「去前頭讓人把大門封了。若他還在這裡面就絕對出不去!」

「那......如果人逃了呢!?」

女管家陰森地笑了笑:「那麼我會在官兵跑來這裡搜人之前先將妳們獻給莊主補補元氣。」

然後他就聽見兩個女僕的求饒聲。

從話裡找到些許不對的江臨水皺著眉頭,思考了起來。

補元氣指著到底是什麼!?為什麼那兩個女僕會嚇得哭了!?

***

第八章第四節/女莊主 (附記:莊主是妖怪......= ="") 

山莊又喧騰地鬧了一會兒,然後又在沒一下子之後恢復了安靜。

江臨水等到各種的聲音都沒了才敢跑出倉庫的床底觀望,正在猜測著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之際,沒想見又從屋外不遠處聽到有人的交談聲。

「莊主,這個月的人已經幫您準備好了。」這道聲音很明顯就是那個凶暴的女管家所有。

「嗯......」

「另外,上個月的那批都已經處理完畢了,請您安心。」

「做得很好!」有些媚裡媚氣的女聲這樣回應著,但是語句裡頭的那抹威嚴卻又教人不敢有半分的質疑,「我不愛我的莊裡有些怪味。況且要是讓官兵找來了,可就麻煩......」

江臨水仔細地豎耳偷聽著,並從她們交談中得到了一些訊息與疑惑,於是忍不住好奇心地偷偷來到倉庫的窗邊偷窺。

「是,屬下明白。」

一個天生媚惑的邪氣飄逸女子與另外一位身著男子裝束的女管家站在光線晦暗不清的長廊下方,那位身形纖細的女子繼續開口:「還有,這個月的人找來了之後,下個月就免了。要是太過頻繁會給我惹麻煩。」

女管家被莊主瞄了一眼,頓覺得冷意橫生,當下戰戰兢兢地回答:「是,莊主。」

「人呢?」

「前不久已經讓下女領去您的院子裡頭了......」

「很好。」女莊主在幽暗的視線下咧出一抹笑容,詭異的是那個笑容讓女莊主平時刻意掩飾的缺點盡都曝露光了,讓躲在暗處觀察的江臨水一陣心驚膽跳。

女莊主那差點從嘴角咧到腮後的恐怖笑容語在幽幽半空中晃動的長尾巴,讓江臨水一手掩著差些叫出聲來的嘴,額上瞬間冒出顆顆冷汗。

媽呀......他們竟然遇到了妖怪!

這回尹容不只是貞操有危險,身體也一樣遇到危機了!(被打)

正在思索當中,那個女莊主與女管家又交談了幾句,最後在遣走了管家,信步就往她的院落走去。

江臨水心中暗地叫了個不妙,但是卻沒能阻止她。他可沒忘記自己也還是她們的目標這點,而且這群妖怪已經有了防備,等著他自動出現外加自投羅網,所以他不能衝動啊不能......

傷著腦筋之時,江臨水發覺女莊主已經走入房門裡,心中的焦慮更勝過剛才。不知道尹容是何時被領去那個院落去的,他躲在這半天都不曉得......或許是他在小憩的時候錯過了吧!?哎哎,這真是糟糕......

小心翼翼地爬出床底,撣去了身上灰塵,他用隱身符順利地溜出了躲藏的地方,偷偷隱藏在一片漆黑中,接著慢慢地靠近莊主院落;而,無處可藏身的他選擇了一旁的一棵梧桐大樹,輕鬆地爬到樹頂,遙遙望著院落裡的主屋監視著。

尹容呀尹容,不是我不救你,只是我不能貿然進去,不然肯定會中了她們的請君入甕之計。看來你就只能暫且先忍忍了......

***

第八章第五節/狐精 (附記:專吸男人精氣......= ="") 

媚娘一踏進門裡就見到一個貌美秀麗的帥哥坐在她的床上,於是興奮地咧了咧嘴,眸光瞬間變得迷離而迷惑人心,那天生的媚嗓發出會令任何人都渾身酥軟的清婉語句。

媚娘頓時心花怒放,忍不住打量起此時被綁起雙手而無法掙脫的男人,從她那雙清冷帶著一絲憤怒的眼神裡面得到些許的快意和滿足:「嘖嘖......果然是上等品呢......」

抿著唇,尹容不想回應,看著媚娘因為自己的不示弱而發出一串呵呵的媚笑,腳步輕飄飄地來到他面前。

用兩指抬起尹容的面容觀察了一下子,最後笑著點頭說:「......嗯,近看更是極品。」

「......」尹容無語地瞪著她,「另外那個人在哪裡!?」

相當驚訝的媚娘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他:「你都成了我的俎上肉了還有時間去擔心別人哪!?真是讓人不敢相信呢......」

沒把她的諷刺話聽進心裡的尹容抿抿唇,「是妳們先說話不算話的。」

「什麼?」媚娘對於尹容的指控顯得相當驚訝。

「妳的管家明明答應過我,只要我答應條件便要放他走的!」

媚娘當下哈哈大笑起來,笑得讓尹容有些莫名其妙;待她稍停了笑聲片刻之後,便將疑惑且帶著一點輕視嘲弄的眼神挪向尹容。

「你到底是打哪裡來的大少爺呢!?我們可是從來沒遵守過人類那些莫名其妙的道理的!你還真是天真呢......」媚娘托腮地笑望著尹容。

被笑天真的尹容,頓時赧顏地瞪著她。

「哎呀呀......別用那種會讓我興奮的眼神看我,我的心都要被你看得沸騰了呢!」媚娘咯咯笑了。

「......」這女人是個變態......

媚聲媚氣地瞟了尹容一眼,媚娘不耐煩地繞過一旁,準備動手解衣:「小帥哥,咱們就別說那麼多了,來做點別的事情吧!」

尹容馬上翻臉瞪她,跟著起身避開她探來的纖手:「......妳們,不,或者我該問妳到底是誰!?」

聞言,媚娘愕了一下,頓時又笑了開來。「小帥哥,你真的是跟普通人不一樣呢,真是特別......」

「回答我的問題!」

媚娘用著有趣的眸光看他一臉認真,於是說:「我是狐精,你可以叫我媚娘就好。」

「......」尹容聽了有好半天的出神,沒想到他們這回又遇上了妖怪。他該說是那個笨蛋天師的運氣太強了嗎......

茱萸呵呵笑著,「嚇到你了?」也是。哪個人類不會害怕她們這些精怪呢......

「......我已經習慣了。」尹容沒好氣地說。而且是被帶賽習慣的。

媚娘在一陣驚訝之後揚唇:「......我真是愈來愈欣賞你了,小帥哥。」

尹容翻了翻白眼:「千萬不要。」

媚娘笑到不行。

如果她不是急著要修妖的話,她大概捨不得殺他。或者,把他永遠變成她的這個點子不錯......

***

第八章第六節/不速之客 (附記:......= ="") 

媚娘的眸光閃爍著貪婪的光點。

尹容一抬頭便發覺了,但是他的表情仍舊清冷而不動如山,「我們要找的那個張結草......早就死了對吧?」

斂起剛才不小心四散的笑意的媚娘哼哼一笑,「怎麼你還是問出這樣單純的話呢!?我可是狐精哪,哪有精怪不害人的呢......」

「有。」

媚娘皺眉地看向他:「什麼?」

「害不害人是由妳自己決定的。」尹容瞅著她,淡定地說。

聞言之後,媚娘忍不住哈哈一笑。

「你真的是個無知的大少爺呢......你們這些人不是都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樣,並且不給反駁餘地就擅自將我們全都列位於該打殺之流嗎!?」舔了舔唇的媚娘朝著尹容頻送秋波,見對方露出有些厭惡的表情避開,她忍不住神色微慍。

想她可是精怪類裡最惑人的,為什麼現在卻得讓一個無知的人類如此侮蔑!?看來還是直接吃了他好......

尹容回眸瞪她:「那是你們自作孽......」她不停地踩他的底線,就算一開始他不打算跟她計較,現在也不得不火上心頭了!

「你畢竟是人,我們無法溝通。」媚娘冷冷一笑,在尹容驚訝的時候現出滿嘴利牙,尾巴也長了出來。

「終於要現出原形了是嗎......」尹容沒有驚慌也沒有大驚小怪,只在訝異過後冷冷地出聲。

媚娘不滿他的淡然,低吼一聲便朝著尹容撲了過去;尹容急著閃避,腰間卻是不注意地撞倒了桌子,那桌子被掀倒之後,媚娘微側身避開,跟著一把撲向因為狼狽閃躲而絆倒在地的尹容。

說時遲那時快,在尹容發現自己有可能即將慘死於狐精嘴下的時候,這當口卻從窗外躍進一抹人影,跟著就翻到他的面前大喝一聲,他只聽見狐精悽厲的一叫與眼前突然降落的一抹雪白身影。

「幸好趕上了......」將手中的桃符籙給擲了出去的江臨水一臉好險的樣子,看著狐精在他眼前發出一聲慘叫,跟著施法揮開了他丟過去砸妖怪的桃符籙。

看來那桃符籙的確是擋不了多少時間......

「......快走!」江臨水見狀,趕緊回身拉起一臉呆滯的尹容欲往房門口走,無奈被脫身的狐精攔住,他立即反應快速地再扔出一張寒冰符,當場凍住了狐精的兩腳,讓她暫時動彈不得。

沒搭理狐精忿怒的嗤叫聲,尹容吃驚地望著江臨水在當下走神的模樣,驚訝:「你......你怎麼......」

此時的江臨水一身女子素衣,就連整齊的髮髻也拆了,隨意地攏起了一頭烏髮垂綁在背後,襯得原本那張清麗面孔多了點謫仙下凡的味道,讓他有點驚豔。

察覺尹容的目光正打量起自己的裝扮,江臨水於是抬眸瞪他:「還不都是為了要救你──」話尾未落,他眼角餘光已經瞄到狐精解開了他的寒冰符,往這兒撲過來了;於是他驚了一下,連忙扯著尹容閃出屋外,跑上幽暗的長廊。

狐精不願善罷甘休,直追著兩人到後園。

聽得耳邊呼呼風聲漩過,江臨水跑得上氣不接下氣還直皺眉,跟著在懷裡摸出他之前抽空畫好的五雷符,當下將尹容擋在身後,捻著符紙催咒喚來天際道道金色光芒;那眩目的光光讓尹容差些睜不開眼,只見江臨水站在原地大喝一聲:「五雷正法!」

緊接著是那道金芒像是有自己意識般地找上了狐精,在她身上狠狠一劈,躲避不了的狐精在當下發出一串慘叫聲之後就瞬間灰飛煙滅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