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天國茶坊》
關於部落格
傳說中的奇蹟之地,看絕代陰陽師─安倍晴明與後代幻術師─安倍霏霏如何舞於這什麼事都可能發生的娑婆世界......※真假皇帝與退位皇帝與棄位皇帝、美人皇帝、笑面虎皇帝、皇后是男人、王妃搞冒牌、花妖、神人傳、狐仙、叫我皇子妃、我的情人是老大、麗水之戀、有情還似無情、意外 已出版!
  • 264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天師養成日記/48-53

第七章第三節/監牢密地4 (附記:= =  這標題也用太久了吧作者......)  >>被打



江臨水思索了一下,隨即拿起他剛才用來開門的鑰匙,不放棄地一根根地試著,一邊跟尹容碎碎唸。

「哎哎,你也真是的,要不是你多管閒事的話也就不會被鍊在這裡了。而且你還連累我一起......」

尹容聽出他話裡的埋怨,忍不住心口忿忿地抬眼瞪他,但是卻被江臨水用一枚笑臉給敷衍了過去,悶得他十分不高興。

「你呀,真愛讓人操心呢小容......你知不知道為了救你,我可是躲在客房等了好幾刻鐘!?差點被悶死......」

尹容轉了轉眼珠,張唇卻是無語;望著江臨水那張笑臉突然間收斂起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肅然神情,使得沒見過江臨水那種表情的他,在當下一怔。

「要是你有個萬一怎麼辦!?我要如何跟你家的人交待呢......」江臨水喃喃自語著,沒發現尹容緩慢地撇過那張有些虛脫和蒼白的臉,長睫跟著微微下垂。

......沒有人會在乎的。

抬起頭來就望見尹容那張因為鬧著彆扭而轉過去不看他的臉龐,江臨水歎息:「尹容,我不知道你的想法是如何,但我還是希望以後你能多少注意一下自己的安危。」

尹容的眼神慢慢凝聚,面上有些有些訝然的表情:「......」

江臨水笑著說:「不然我就拿不到長生花了。」

「......」原來是這樣......

「什麼?你說什麼我聽不到啦!」江臨水看著尹容的神情變了變,努力地張著口欲說話,但卻發不出聲音來,於是皺起眉頭。

尹容吃力地抬首,努了努下巴示意他靠近,江臨水見著的時候便按著做了,卻是沒想到尹容不滿到死都要咬牙地從發不出聲的喉嚨裡擠出一絲聲音來咒罵自己。

「......你個混蛋傢伙......」

孰料,被罵的江臨水反而沒有一絲的不悅,還一邊勾起唇角笑了笑。

「你很有精神嘛小容......」看來他不用擔心了。

「......」尹容瞪著眼前這個三流天師的可惡笑臉半晌,後知後覺發現他原來使著激將法逼他說話,接著便不甘地咬牙瞪住他;正想再擠出一句話來罵他時候,江臨水已將他雙腕的鍊子解了開來。

看著鐵鍊鏗鏘落地,江臨水很開心,一邊扶起渾身沒力的尹容:「好了。咱們馬上離開這裡吧!」

「嗯......」尹容點點頭,與江臨水一起走出鐵牢。

「另外,你身上的血跡是怎麼回事?」他都忘了問這事了。

「沒什麼......只是鞭傷。」尹容淡淡回應。

鞭傷!?那就難怪他剛才拉著他的時候,尹容會皺著眉頭了......只是他幹嘛啥都不說!?那很痛的耶!

聽見尹容受傷的江臨水滿面的忿怒,「......那些女人到底想要幹什麼!?」

正當兩人要走出鐵門時候,沒想到從石階走下了三個人,走在前頭、拿著火把的那人頓時開口了。

「既然你問了,那麼我就明白地告訴你。」

江臨水隨即將眼瞳一縮,防備地將尹容護在身後:「......是妳。」

***

第七章第三節/監牢密地5 (附記:= =  你還要沿用這標題多久啊......)  >>被打

女管家的臉上帶著笑,「是我。」

江臨水的雙眸一瞇,冷聲:「妳為什麼要囚禁尹容!?」

「當然是因為他是上等貨。」

上等貨!?尹容根本不是貨物好嗎!

「什麼意思!?」

女管家陰陰一笑:「當然是他絕對能夠侍候好我們這些姊姊妹妹們囉!」

江臨水忍不住背上泛起的一抹惡寒,於是朝地上啐了一口口水:「變態。」

「幹嘛這樣說呢......」女管家歪著首笑了,腳步往前挪,浮動的眼神打量起一臉冰寒的江臨水,說:「我突然發現你其實也很有潛力,只要稍微稍微調教的話......」

意識到女管家話中隱藏的意思,江臨水的耳根破天荒地悄悄紅了起來,第一次被嗆得沒話說;尹容瞄瞄他難得一見的安靜模樣,最後忍不住嘆息了。

原來惡人要有惡人治的說法是真的!

江臨水怒瞪著眼前的三個人,警告:「你們休想再對他亂來!」

女管家呵呵笑了:「不,是我們要你們一起來。」

別鬧了!

江臨水的臉色全黑,足以媲美天邊烏雲。這群女人已經瘋了......

「快點讓開!」

「你們誰都別想走!」女管家哼哼兩聲,一邊向身旁伸出手來,跟著接過一把刀,橫在兩人面前,「而且你們今晚是走不了了。」

不甘示弱的江臨水從自己的腰際取出尹容的那把長劍,擋在尹容的身前,用劍尖指著對方質問:「妳們到底還抓了多少人!?」

女管家囂張地揚揚唇:「不多吧......十幾個而已。」

尹容問:「那麼掌櫃的那個姪子呢?張結草他人呢!?」

「我哪裡會知道呢......比較沒用的都成了後院的花肥了。」女管家一陣的惡笑。

尹容與江臨水聽了,立即蒼白了一張臉。這些女人非妖即邪啊......

「還有,你以為你用手中的那把劍就可以殺得了我們嗎!?哼哼......真是痴人妄想!」

江臨水心下一凜。

「什麼意思!?」

眼神一閃,女管家已經卯足了氣,並且提劍殺過來了,「等你成了階下囚就告訴你!」

江臨水知道情況不妙,於是提劍去擋;突然間,尹容驚慌地大叫出聲。

「江臨水!」

***

第七章第四節/監牢密地6 (附記:= ="  還有續集......)  >>被打

女管家有如疾風般地操使著手中的武器,身法迅雷不及掩耳,但是江臨水也不差,他連忙閃過所有朝他的門面招呼而來的刀尖,一邊滑下冷汗地用手裡的長劍去隔擋。

瞬間,兵器相撞的聲響不絕於耳。

被忽略在一旁的尹容傻了眼,看著江臨水那抵擋的拙劣架式,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他避開了刀刀攻擊要害的刀刃。

「你有練過武嗎?」

轉了個身,正在躲避女管家直勁而來的刀尖,江臨水閃了個神,這才知道尹容開才是在問自己。

「......誰像你一樣練過啊!我是習慣躲師父了......」忙著回話之間,江臨水的劍已經被女管家在眨眼尖打飛出去,見狀的江臨水正一臉慘白地叫了起來。

「都是你啦!害我不專心......」

尹容在江臨水被制住的時候,趕緊彎身撿起掉在地上的長劍,並用武器和冷靜的眼神遏止了任何人接近他半分;而江臨水被女管家的刀刃指著鼻尖,他現在可是連動一動都不敢了。

「尹、尹容......」

尹容忍不住出聲大罵:「你這笨蛋,擋什麼擋啊你!」這下可好了,竟然被對方抓住了......

江臨水好委屈:「我是為了救你......」

粗喘了幾聲,尹容一臉的沒好氣:「那你看現在又是誰救誰了!?」

江臨水扁扁嘴:「對不起嘛......」他哪裡管得了那麼多嘛......

女管家哼了哼,抓起江臨水就開口威脅:「如果你想救他,你就自己乖乖地再走回牢裡去!」

尹容抿著唇,瞪著她;江臨水知道他在猶豫,於是在臉上擠出一抹苦笑。

「......小容,雖然我不要你又自己去自投羅網,但是你要相信我,我很怕死的!」江臨水沒骨氣地說著,一副快哭的表情看著尹容;尹容被他看得沒法子,滿心煩躁地丟下手中的武器。

江臨水當下一愕。

其實他根本沒想到尹容願意答應條件來救自己。他已經做好準備,如果尹容拒絕妥協,他便自己想辦法的,孰料尹容他──

「......我會自己回去,不過妳要放了他。」

女管家催促著,架在江臨水的脖子上的刀尖又挪近了一分:「快進去!」

「......」咬著牙,沒得選擇的尹容又蹣跚地走回前不久他才離開的鐵牢裡,緊跟著便是眼前一花,江臨水也被推了進來,而且還跌了個狗吃屎的難看。

尹容滿臉憤怒地轉頭瞪向門外:「妳們騙我──」

見到兩人上鉤了,女管家立即大笑著將門用鐵鍊鎖上,接著才得意地領著守衛大步離去。

***

第七章第五節/監牢密地7 (附記:= ="  還有續集......)  >>被打

這下子連人都不用救了。

在女管家與守衛離去後,一起在鐵牢裡面蹲的兩人都一副默然不語;一邊出神望著牢外再度恢復安靜,火光跳躍在石地上的異常氣氛。

這時候的尹容無奈地仰頭問蒼天,在回過神來的時候忍不住挪眼瞪向江臨水。

「不會武還要逞強......」

知道自己被埋怨了,江臨水莫可奈何地扁嘴說:「這又不是我願意見到的結果......何況如果我不救你,那就太沒道義了啦!」瞥了眼尹容在見他嘟嘴抗議後,不知是第幾次的翻白眼,江臨水忍不住碎碎唸起來。

真是的,好心被雷親啊......

「......」望了眼身旁的江臨水正頹著兩肩,尹容抿唇。

「......那現在要怎麼辦?」好哀怨~~

「看著辦。」

江臨水一臉頹喪地歎了口氣:「......」這不是等於沒說嗎!

跟著無言了半晌,當下也沒有任何想法的尹容於是瞪著生鏽的鐵欄杆,默默地思考了起來;江臨水看他走神,自己於是繼續喃喃自語。

「哎哎......真不知道那群女人會拿咱們如何......萬一她們給我們這樣、那樣就糟糕了,我可是會無顏回去見江東父老的啊~~」蹙著眉頭的江臨水好傷腦筋。哎哎~誰讓自己是萬人迷呢......

尹容聽他一陣碎唸,忍不住皺著眉頭回過神來,「......你想太多了。」

「誰說的!」江臨水好憂心,「你剛難道沒聽見嗎!?她們還說你是上等品哎......慘了慘了,你絕對會被先吃掉──」

心情很差的尹容兵見江臨水在那兒獨自嚷嚷,立即就滿臉尷尬地回頭瞪他:「閉嘴!」這個傢伙還真的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幹嘛這樣啦!我是擔心你哎!」

「你顧好你自己吧!」尹容回了他一個白眼。

一時被瞪得無趣,江臨水又開口問了:「喂,小容,你覺得那個掌櫃的姪子真的那麼悲情地變成了花園裡的肥料了嗎!?」

聞言的尹容,立即神色複雜地喃喃:「......我不知道。」

江臨水抿唇,睇了尹容一眼,忽然間沉默了,臉上的表情也跟著突然一變。

「......如果事情真是變成那樣的話,掌櫃的會很傷心的。」

「嗯......」尹容低聲地應了。他沒忘記在跟掌櫃的交談時候,掌櫃臉上那抹不經意流露出來的擔憂神色。

江臨水緩慢地回眸來:「希望事情不會是那樣......」

這回尹容沒有答話。

***

第七章第六節/監牢密地8 (附記:= ="  居然還有......)  >>被打

天色漸漸亮了,夜晚的黑色盡褪,從牢外射進牢裡的金黃光線穿透了鐵牢窗戶,燦亮地灑了一角。

併肩而坐、一夜無語的尹容與江臨水就這樣渡過了一整夜。

這時,江臨水的肚子忽然發出奇怪的聲響,引得尹容回頭瞟他。

江臨水難得一臉羞慚,有些羞怒又沒轍地說:「看什麼啦!我也是會餓的哎......」他又不像尹容那樣耐餓。

「......」尹容沒說自己其實被餓了二天。

百般無聊之下,江臨水轉頭問尹容:「小容啊,你說咱們該怎麼辦?待在這裡不是餓死就是會被虐待死哎......哎哎~咱們怎麼這樣可憐......」

尹容仍舊沉默,江臨水見他沒話說,就兀自叨叨絮絮下去,吵得尹容不由得皺起眉。

老實說他也不知道這會兒該怎麼辦才好,因此鬱悶到無言,只是江臨水不懂,一直在唸了個翻天。而不想搭理他的尹容便一直靜默著,直到江臨水自己講累了才又坐回原地,安靜地閉上嘴。

「講完了?」

「你又不回話,我繼續講幹嘛?」江臨水撇了撇嘴。

「......」

尹容明白江臨水在生他的悶氣,於是也沒多說什麼,又兀自思索了起來;直到他們聽見有人從外面打開鐵牢的聲音,這才緩慢回過神來。

搭著尹容的肩,江臨水有些緊張地說:「小容,有人來了耶!」

瞪了他一眼,尹容不輕不重回了句:「我知道,也聽到了。」正想再度說些什麼的時候,那道腳步聲走下石階,跟著從前頭隱約踏來,最後停佇在囚禁著他們的那扇鐵門前方。

那抹居高臨下俯視著他們的噬血眼神,讓整個表情看來就是一整個詭異的女管家,更讓兩人覺得事情不妙了。

「莊主讓你們出來!」

尹容抿唇瞪他,眼神中有著一抹反抗。

江臨水則是猛搖頭:「我覺得這裡比較好......」

「廢話少說,快點出來!」

江臨水咳了聲,正色說:「這位女士,我堅持拒絕您的邀約。」

女管家的臉龐瞬間看來有些抽搐,在不耐煩的心情下,用語帶著一絲狠厲:「如果你們堅持不出來,我就殺了那個張結草!」

尹容有反應地一個抬眼怒視,讓女管家咧出一抹笑來。

「我說到做到......」

「......」在評估了許久之後,尹容帶著滿面的忿怒不甘起身,在江臨水的詫異下走向門邊。

「喂,尹容!」他該不會是真的妥協了吧!?老天,吃人一桌水酒便要隨便把命拚,這筆生意實在是划不來啊划不來......

欲哭無淚的江臨水在當下好後悔自己的嘴快。

***

第七章第七節/監牢密地9 (附記:= ="  要集滿10回嗎......)  >>被打

女管家將兩人領出鐵牢之後,江臨水便與尹容分了開,各別被兩名女僕領進一間房裡。

望著整齊的偌大房間,江臨水無言了一下,這才回過頭去問將他引進門裡的女僕。

「妳們這是什麼邏輯!?哪有人死到臨頭了卻還給犯人能夠舒服地在華美的房裡躺上個一天的待遇!?還是說妳們紅梅莊的女人都喜歡這樣凌虐別人的......」挑著眉頭,江臨水甚有介事地問著,然後便看著那兩個女僕在聽見他的疑問之後,忍不住掩嘴笑了起來。

「這位公子,這是莊主的命令,先讓你們洗個舒服的澡,等會兒也比較能夠取悅莊主的意思。」

「......」江臨水無言了好久,這紅梅莊的女人果然都是變態的升級版......

「那麼我們就在門外等候公子。」

「......」果然還要派人看守!?夠變態的......

「公子,浴池就在房內偏廳。」

看著兩個女僕轉身走到門外,並且臉帶笑意地替他關上房門,江臨水突然有種想踹門而逃的衝動。但是他沒有這麼做,其實是考量到尹容還在她們的掌中。

江臨水瞪著門板發呆,這下子可好了......身陷囹圄無法脫身。

一時間也沒了主意,江臨水無奈地坐在桌邊發愣,時間就這麼匆然過了半刻,他還是沒想出任何法子來,倒是又在空氣裡嗅到打從他進入這座紅梅莊之後,就一直聞道的奇怪味道。當初他以為是他嗅覺出了問題,但是沒道理會一直聞到,而且這還不是當時他們中招的迷香味......

思考著,江臨水邊走入內室裡,果然瞥見一池冒著氤氳熱氣的池水,於是緩慢地卸去了身上的衣裳,乾脆給他泡個痛快。在與尹容離開客店後,就沒再洗過身了,這時候剛好順便一下。反正愣著也想不出好法子來脫困......

心底喃喃自語完畢後,江臨水也差不多洗淨了,於是從池水裡爬起身,取過一旁木櫃上方準備好的乾淨衣裳換上,再穿上外袍。等他轉回頭看著自己放在池邊的髒外衣,於是興起了一個念頭,於是他咧了咧笑,最後將灑滿花瓣的池水拿來洗髒衣服。

反正是順便嘛~~(偷笑中)

「......這是給妳們一個教訓!哼哼......」

很歡樂地用了這個不須動武的法子報了一點小仇,江臨水撈起自己的溼衣服擰乾,接著再從腰間裡的百寶袋中掏出一張符紙,捻在手中之後,那瓣總是潤紅的唇於是緩慢地蠕動著,緊跟著出口的便是一串聽不清的咒文。

「火來!」瞬間,從符咒裡冒出一股熾燄,江臨水見狀忙扔下符,接著取過溼衣攤在火上烘烤,沒多久便將衣服烤乾了。

「當初叫師父教火燄符是對的......」收起衣物的江臨水滿意地喃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