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天國茶坊》
關於部落格
傳說中的奇蹟之地,看絕代陰陽師─安倍晴明與後代幻術師─安倍霏霏如何舞於這什麼事都可能發生的娑婆世界......※真假皇帝與退位皇帝與棄位皇帝、美人皇帝、笑面虎皇帝、皇后是男人、王妃搞冒牌、花妖、神人傳、狐仙、叫我皇子妃、我的情人是老大、麗水之戀、有情還似無情、意外 已出版!
  • 264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天師養成日記/42-47

第六章第四節/暗夜偷襲 (附記:什麼鬼標題啊作者~~)  >>被毆

 

與尹容邊交談邊用完午、晚膳後,江臨水又纏著尹容許久的時間,煩到尹容差點就抬腳把他踹出門去了。

他實在是不懂,這個愣呆天師幹嘛一直纏著自己不放。然後,他就聽到江臨水這麼回答。

「......因為我習慣了嘛!而且說話沒人聽很無聊的哎!」搔搔頭的江臨水滿臉無辜,瞄向那個坐在一旁被他煩到想踹人的尹容一眼,「何況你不是也習慣了有我在旁邊嗎!?」在很義正嚴詞的發言之後,江臨水馬上就被尹容賞了個爆栗。

「誰習慣了!」

「不是就不是幹嘛打我......」好哀怨地捂著頭上被打出來的腫塊,江臨水很無奈。他不能還手,不然絕對會被尹容打個半死......嗚嗚,這裡有家暴!

尹容瞪他。「你吵死了,給我閉嘴!」

江臨水含著一泡眼淚,委屈地跑到床上面壁鬧彆扭:「......不說就不說。」

見狀的尹容莫可奈何,在撇撇嘴之後就隨他去了。

接著,時間慢慢流逝。是夜。

一片漆黑的房裡一陣靜默,看不清的黑色籠罩著屋子四周,靜謐的黑夜裡頭,只能聽得從屋外的不遠處緩慢地踱來一串刻意放輕的腳步聲。

那聲響蹭著地的沙沙聲音仍然沒有驚醒屋子裡頭正在酣睡的兩人。而後,紙門被人戳破了一個小洞,下一秒跟著從洞裡穿出一根纖細的小指。

「妳們說這兩個沒有喝下屋子裡的迷魂茶嗎!?」門外一個聲音略低的女聲這麼問著,轉向身後一直跟著的兩名女僕,問。

「是的......」幾乎融於黑暗裡的兩人同聲輕應著,眼波流轉。

「......他們該不會是起疑了吧?」女子在黑暗裡挑眉。

「據奴婢們的觀察,似乎不太像......」

那女子輕哼一聲,「那就不管了。妳們等會兒把煙弄進房裡,現在我得先去牢裡看看......」

 「是......」

待女子離開了之後,兩名女僕的其中一個從袖裡悄悄地掏出了一根竹管,接著在另一人的幫忙下插進了門上的紙洞裡,跟著傾身就口含住了竹管前端,輕輕地朝管外呼出了一口氣。

只見從管子口冒出一道花白的煙霧氤氳地飄散開來,隨即充滿了安靜的室內。

兩名女僕見完成任務,便相偕消失在黑夜裡。

***

第六章第五節/發生什麼事? (附記:原來他有夢遊的習慣是吧......= =") 

依稀中,他聽見有人在他耳旁說話。

「這個不合格。」

「那要怎麼辦?」

「把他丟出大門去。」

「那麼另外一個呢!?」

「留下來讓姐妹們享用。他是難得遇見的極品,不但外貌優等,內裡似乎也不錯......」

「難道您已經......」

那道刻意壓低的聲音很明顯聽得出來有絲困窘的味道:「笨!這種極品是要讓莊主先來的。」

「喔......」

「不要囉唆了,妳們快點做事!」

「是......」

隨著話落之後,他只感到一陣的疼痛從四肢百骸傳來,疼得他忍不住呻吟一聲;正動了動眼皮,想睜眼看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他又聽到交談聲。

「怎麼辦?他好像快醒了......」

「那就這樣......」另個聲音這麼說的同時間也抬起手來,跟著往男人的背後劈去,頓時間只聽得昏迷的男人發出一句短促的痛哼之後就不再發出呻吟了。

「......這樣好嗎?」

「這是管家大人的意思。」

「嗯......」

不知多久之後,他被頸後的疼痛喚醒。

微微地撐開了沉重的眼皮,發現幾縷刺眼的光線從外面照進迷茫的眼裡,頓時覺得有些睜不開眼的江臨水根本不知道自己身處哪兒,只能瞇著茫然的一雙眼望著空曠的四周。

在沉默過後,他的腦袋終於從沉睡中甦醒過來,江臨水發現這是屋外的時候,他想起身卻被四肢隱約傳來的痠麻感給制止住,因此只能苦著臉,半爬半撐地支起上半身。

「......這到底是......?」還弄不清處狀況的江臨水喃喃自語著,一轉頭就見到矗立在不遠處的那扇山莊大門,正隱約地嘲笑著他的茫然無措。

他怎麼會跑到山莊外頭來了!?他昨晚還睡得好好的啊......

江臨水登時一頭霧水,擺著那顆還算清醒的腦袋左看右瞧,發現這附近似乎只有他一個人的時候,才隱約發覺事情有點不對勁。先不論他是如何走出山莊大門的吧,那個尹容此時竟然不在他身邊!

想了想,該不會是他自己昨晚夢遊出了山莊吧?但是他又沒有發生過曾經在半夜自己亂亂走的症狀啊......對了,他記得自己在半夢半醒的恍惚間曾聽過一些莫名其妙的對話,那到底是在指什麼呢!?

一時間,江臨水的思考呈現出紊亂的狀態。不過在他沉靜下來想了又想之後,他總覺得事情不太尋常。首先是尹容沒有跟他在一起的這點就非常值得懷疑了,畢竟他們約好要一起回劍莊的,而且尹容不會無緣故就爽約......

這其中一定有什麼原因!

從地上緩慢地爬起,江臨水頭次面容嚴肅地抿了抿唇,接著抬眼望了望不遠處那扇緊閉的莊門,決定回去探個究竟;於是他拖著痠痛的身軀走到莊門前叫門,奈何他將聲音喊啞了就是沒有半個人出來應門。這個詭異的情況讓他知道事情絕對不簡單!

莫可奈何地止住敲門的手,江臨水在得不到回應之後,轉而瞄向一旁堅固的石牆,並且開始估量著要如何進到門裡。只不過那牆比他還要高出許多,而且就算找東西墊了腳也還是搆不到。

有些氣餒的江臨水不甘地咬了咬唇,一邊瞪著高牆發呆。沒想到一轉眼,就見到石牆旁邊有棵還算高大的樹,江臨水於是去到那樹下,搬來大石頭墊腳之後,跟著爬上了樹。

***

第六章第六節/潛入 (附記:第一次當間諜......) 

爬到樹頂後,江臨水居高臨下地望著門裡的動靜;但是挪眼望去,只看到靜謐的庭園裡頭假山流水處處,根本沒看見半個人影。

江臨水頓時皺眉。

怪了,聽說這紅梅莊也不小,在這種烈日即將當空的時候應該是要開始忙碌的時刻,怎麼會在院子裡看不到半個人影呢!?

心裡這麼思考著,感到極為不對勁的江臨水撇了撇嘴,接著下定了決心要進去裡頭探一探。

閉上眼睛大口呼吸了幾秒鐘,江臨水再睜眼的時候,清秀的面龐上留露出一抹不長見的堅定;緊跟著他鬆開一隻攀住樹幹的手臂,試圖用另一隻手保持平衡。就在他站穩了腳步之後,江臨水一臉視死如歸地再度閉上了眼睛,然後提起全身的力量、邁開腳步地往空無一物的前方跳躍──

騰空的感覺讓江臨水的眼皮因為無所依靠的恐懼而顫了顫,緊接著,他在半空中因為自身的重力而下墜,最後有驚無險地摔在庭院裡的一顆大石頭上方。

額上冒著冷汗,江臨水因為背脊上的疼痛而睜開眼睛,在皺了皺眉頭之後,伸手按著摔到發痛的臀部安撫;在小心翼翼地偷偷望了望附近四周並沒有人發現他的此時,這才緩慢地爬起來。

「噢,這一摔看來是摔得不輕......」哼,這回尹容欠他欠得可大了......改天他得連本帶利要回來!

輕鬆地吐了口氣,江臨水從大石頭上跳下,跟著學貓一樣的躡手躡腳離開庭院,走到迴廊上。那條迴廊的前後兩方都有路,左方更是不知道通向哪一邊,江臨水向來路癡,頓時看了很頭痛。

「......這下子好了,一共有三條路哎,不知道要先走哪條......」很傷腦筋地喃喃自語完畢之後,一向聽力靈敏的江臨水就聽到不遠處傳來一串腳步聲,因而警覺地躲到了庭院裡的那棵大樹之後。

他從樹後方探出頭來觀察,從不遠處的左方迴廊上走來三個女人,一個是他見過的女管家,另兩個是之前給他們帶路的婢女,三人正一前兩後地走來。

「莊主回來了嗎?」

「是。」

「......那,莊主已經看過那個人了!?」

其中一個女僕回答:「回管家大人,莊主昨夜才回到莊裡,因為一路馬不停蹄,所以昨夜回來之後就更衣睡下了......」

女管家沉吟了一會兒,說:「那妳們就先去服侍莊主洗漱吧。」

「是。」

遣走了兩名婢女,江臨水發現那個女管家一直朝著通往左方的迴廊前進,他一時好奇地一路隨著她,最後來到一扇有著兩名守衛把守、裝設有鐵欄杆的門前。

江臨水皺起眉頭,看著那個女管家跟門前的守衛交談了一下子之後,便讓她進入門內。

愈是看不到裡頭就愈是引人不得其解,江臨水站在門前的不遠處偷窺,心底卻是隨之泛上一股不好的預感......

***

第六章第七節/監牢密地 (附記:= =  紅梅莊的女人都是變態......)

江臨水躲在那扇鐵門的附近守株待兔。

那之後沒多久,他看到女管家一臉微笑地走出鐵門,離開前還跟門前的守衛不知道說了什麼,三個女人就這樣咯咯對笑,讓他這個旁觀者實在是感到寒毛直豎。 

那是一種很變態的笑容。而他只在他家的師父臉上看過。

那是有一次,他又不小心闖禍了之後,逮到他的師父先是抓狂地唸了他一串話,然後就突然露出那種笑臉。

他倒退三步,正在心驚的時候,就聽到他家師父這樣說:『你馬上給我滾去書殿罰寫道德心經一萬次!』

然後他就連著抄寫了心經好幾天。

江臨水一臉黑線地回想起來,突然懷疑那個女管家應該也不會那麼變態吧......不過,那鐵門裡面究竟是有什麼東西呢!?

愈想愈詭異的江臨水馬上搖了搖頭,現在可不是讓他做這種事情的時候啊!他得先去找尹容......

這麼思考著,江臨水又偷偷地離開了那扇鐵門,照著當初他讓那兩個女僕領著走的路線回憶,半懵半懂地找到了那條通往他們之前所住的客房的那條通道,跟著小心翼翼地摸回客房。沒被人發現的他,在進入客房之後繞了原地好幾圈就是不見尹容的人影,只在床邊找到了一塊通體碧綠的翠玉。

江臨水一看,心裡馬上暗叫一聲不妙。

這樣東西他曾經在尹容的身上看過,而且他曾對他說這塊玉是家傳玉,非常寶貴的,如今它會遺落在床邊的話......

這表示尹容是非自願消失的!

真糟糕......尹容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江臨水的臉色當下有點難看,只能心慌地捏著手中的玉珮發呆,末了,他咬咬唇。他有個直覺,尹容本人絕對還在這座莊裡,只是不知道他現在的情況如何......

「看來還是得繼續找下去了......」只不過現在還是烈陽高照的大白天,似乎不太適合找人。

或許得等到天黑了。

莫可奈何地思考完畢,他於是決定待在這間房裡等待。就在時間慢慢流逝的期間,曾經來過了兩個女僕,在不驚動她們的狀況下,江臨水躲到床底下,聽著她們的交談。

「哎~雲兒,昨天咱們領來的那位公子可真是長得很俊俏呢......」

「可不是嗎!」

「只可惜他現在是莊主的人了,咱兩姊妹可沒份......」惋惜地嘆氣。

「其實他的那個朋友也不錯啦!也可惜身子板太像女人了,這才不合格被丟出門去。」

「就是說啊!」

「那......睌點要一起去看莊主和那位公子嗎?」

「不了,我受不了......」

兩人頓時掩嘴呵呵笑了起來,而床底下的江臨水則是聽得頭皮一陣的發麻。

雖然他對自己被說成像女人這點很有意見,但是他可沒有漏聽這些交談裡隱藏的訊息。也就是說......尹容的失蹤絕對跟這座山莊有關係!!

臉色大變的江臨水做出結論,本想再多探聽一些消息時候,那兩個女僕在整理完房間後就已經退了出去。

從床底下吃力地爬出來,江臨水皺緊了眉頭。

原來尹容他......

***

第七章第一節/監牢密地2 (附記:= =  紅梅莊的女人都是變態......)

等到兩個女僕都走遠了,江臨水這才從窗邊離開,一邊皺眉思索。

聽她們那樣交談,那麼尹容現在又會在哪裡呢!?能夠把人藏起來又不會被發現的地方應該很隱密才對......

想至此,江臨水突然瞪大了雙眼。

對了!或許尹容被關起來了,因為女管家去過的那扇鐵門前還有兩個守衛把手著,怎麼看都很奇怪!如果事情真是這樣的話,那麼可就棘手了......

將臨水將全部的事情都做了個聯想與推測之後,他決定在這間房裡等到天黑,跟著再摸去找那扇鐵門,他相信一定能夠找到個什麼蛛絲馬跡的。

打定主意之後,江臨水於是躲在屋裡,等著時間慢慢流逝。

當天色漸漸黑去,倦鳥歸巢,橙紅色的霞光餘暉滿天,紅梅莊這才紛紛打亮了裡外的燈火,眾人也忙碌了起來;江臨水還不時地聽見自屋外傳來的雜嚃腳步聲音,一邊希望等會兒趕緊找到失蹤的尹容,然後盡速離開這個鬼地方。

就這樣,江臨水聽著前後院子從喧鬧到安靜、從傍晚到入夜;等他察覺屋子裡外都呈現一片靜謐的時候,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時刻了。他無奈地爬出藏身的床底,然後偷偷起身來到屋外,沿著他所記憶的路線往目標前進。

在繞過後院之後,他來到那扇有著兩名守衛把守的鐵門外,這時候月輪已經快要爬上天頂。

無處藏身的他只能躲在旁邊的那棵大樹後方窺看,而那扇鐵門邊的守衛當然還是盡忠職守地看管著,讓他想要想個辦法越雷池一步都無法;就在他思考的這個當口,他發現遠處的廊上有個人提著一只燈籠靠近,而怕被發現的他又只好縮回樹幹後方觀察。

來人就是中午時候曾經到過這裡一趟的女管家,她不知又向那兩個守衛說了什麼,守衛就點點頭,放她進入鐵門裡頭。江臨水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她沒入黑暗的背影,暗地心焦地撇撇嘴,沒有想到他光是等女管家從那扇門裡走出來,就足足地等了一刻鐘有。

因為他們之間的距離過遠又適逢週遭都是一片黑暗,因此他根本就看不到那女管家臉上的表情為何。不過當她離去之前,她又同守衛說了一些話,只是遠距離的他根本聽不到內容是什麼。

當夜色愈來愈深,直到連影子都被黑暗吞噬的此刻,江臨水認為現在就是個好時機,因為他從遠處發現那兩個守衛似乎在頻頻點頭。

於是,江臨水悄悄地離開樹幹後方,跟著在不驚動她們的情況下,用著緩慢但是不會被發覺的速度接近目標,當他靠近她們只有幾步的距離、用一顆大石頭充當掩護的時候,他發覺這兩個人竟然已經打瞌睡打到連眼皮都已經垂下來了。

江臨水的後腦滑下三條線,這兩個人也太......

有點冒冷汗地想著,他小心翼翼地前進,一晃眼便躲到監牢的右牆後,看見那鐵門的鑰匙就被繫在其中一名守衛的腰間;他計畫著要如何拿到鑰匙而且不被發現,他絞盡腦汁地想了想,大概只能用那一招了。

歎了口氣後,江臨水從腰間偷偷摸出一張紫色符紙,再隨地撿了個石頭,一邊用兩指夾著符紙,口中喃喃誦咒:「天清地靈,天將神兵聽我號令,隔空換物!」語畢,在一個眨眼間,鑰匙就已經被江臨水緊緊地握在手中。

「好,終於到手了......」將鑰匙捏在手中的江臨水抿著唇。

不知道這扇門後到底藏了什麼,而且尹容也不知道在不在裡面......

***

第七章第二節/監牢密地3 (附記:= =  紅梅莊的女人真的是、肯定是變態......)

江臨水溜進了鐵門裡頭。

陰森的氣氛和石牆上那火把微弱的光芒照射在整片髒污的石地上,江臨水的步伐顯得十分的小心;他走下石階梯,接著便看到兩排像是府衙會有的監牢。

江臨水忍住不舒服的感覺往前進,眼神慢慢挪過那一間間的鐵牢,發現有的鐵牢裡面還關著從來沒見過的人,心下忍不住大吃一驚。

這紅梅莊到底是在做什麼勾當啊!?私自闢牢關人可是犯法的啊......

又往前走了幾步,江臨水來到中間的某間鐵牢,他發現牢裡還鎖了一個人;那人身穿白色裡衣,雪色的衣上都是灰塵,還有些微的血漬透染其上,那人低垂著頭,因此看不清他的表情。

雖然他不認識他,但是看到對方有別於剛才見到的那些陌生人,被狼狽地鎖在牆上,江臨水有點於心不忍,於是摸出了他前不久才從守衛那兒拿來的一串鑰匙,接著試圖開啟牢門。

江臨水滿頭大汗地試了半天,終於找到了合於那扇鐵門的鑰匙,將門打了開之後進入牢裡,靠近那個陌生人,「喂......你還好嗎?」

江臨水低低的嗓音迴盪在冰冷的四周,但是那人卻一動也不動,江臨水只好再度開口叫了一聲。

「喂......」

這回,江臨水在輕喊了一句後,發現對方終於有了回應般地甩了甩頭,並且慢慢地抬眼,讓江臨水看清他的面孔。然後,在逆光的狀況下,那張臉部輪廓讓江臨水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

倒不是因為對方有張恐怖的面容而讓他驚嚇到,而是他眼前這個雙手被鐵鍊鍊住、 一身狼狽的陌生人竟然是他要找的人!!

「尹容!!」

有些渙散的目光與他眼神中的驚恐對視,而後,尹容緩緩揚唇,想張口說話卻發現自己已經出不了聲音。

他總算找到這裡來了......

江臨水趕緊蹲在他身前,手忙腳亂地替他整髮束衣,「你怎麼會......」語句到一半被他打住,因為他突然想起剛剛尹容曾試圖開口卻發不出聲音的這點。

感覺到江臨水那雙暖暖的手拂過自己耳邊與臉頰,尹容無力地靠在江臨水肩上,閉了閉眼,最後搖了搖頭。

知他現在什麼也說不出來的江臨水將唇一抿,瞪著鍊住尹容雙手的腕鍊,說:「咱們有話等等再說,我先想辦法幫你解開這礙眼的東西吧......」

尹容垂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