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天國茶坊》
關於部落格
傳說中的奇蹟之地,看絕代陰陽師─安倍晴明與後代幻術師─安倍霏霏如何舞於這什麼事都可能發生的娑婆世界......※真假皇帝與退位皇帝與棄位皇帝、美人皇帝、笑面虎皇帝、皇后是男人、王妃搞冒牌、花妖、神人傳、狐仙、叫我皇子妃、我的情人是老大、麗水之戀、有情還似無情、意外 已出版!
  • 264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天師養成日記/26-30

第四章第二節/封魔 (附記:他都忘記還有這招了......)

 

「事情解決了。」尹容看著被冰凍的牛怪說。

才怪咧......

江臨水瞥了他一眼,但是沒膽子把話說出口來,只能繼續沉默;尹容發現向來聒噪的他反常地沒有出聲,頓時疑惑地轉向他。

「怎麼了?」

「你忘記了我的寒冰符有時限的嗎......」江臨水見他樂觀發問,於是不太看好地出口提醒他,然後看著尹容在聽完之後頓時變了臉。

糟糕,他都忘記這點了!大概是跟江臨水這個愣呆天師混太久的後遺症......

尹容不由得有些羞愧地掩面。

這時候,江臨水頗能體會地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沒關係啦,健忘又不是你的錯......」話還沒說完,他就被尹容賞了記爆栗。

「那你還有時間愣著看!」尹容邊說邊瞪他。

江臨水被揍得哀哀叫之餘,一邊瞪眼大叫:「對喔......」都怪尹容啦~~降低他的察知危險值!

「快點想辦法,不然我們就只好繼續跑了!」

尹容的恐嚇果然有用,江臨水在見到他的寒冰術似乎有被破解的跡象時候,連忙又探手摸了摸懷裡,就再摸來摸去的時候,他最後摸出了一張符紙,沒料到拿到眼前一看的時候,發覺它是最後一張寒冰符,「......咱們要跑給牠追嗎?」

尹容露出一張黑臉:「你覺得我想跑嗎!?」

「......」好吧他知道了。

江臨水把符紙再度塞回了懷裡,又摸了一下,然後悲哀地發覺自己能用的符紙已經都用光了,只好苦著臉面向尹容:「我沒有東西可以丟了啦!」

「那我就把你丟出去。」尹容露出一臉惡鬼的微笑,讓江臨水頓時遍體生寒,步伐連連後退。

「這樣不好吧?我又不是東西......」

「在我眼底你就是。」

嗚嗚~好沒良心的小容容啊......

尹容惡笑:「如果不願意就快點想法子。」

這裡有壞人啊師父~~

江臨水不甘不願地動起腦子,因為他發現自己使出的寒冰術已經在溶解了。就在這交集擔憂的這一刻,江臨水平時不靈光的腦袋突然閃過一道靈光。

「有了!」

尹容看著江臨水一臉興奮地跳起來,然後刻不容緩地奔到那隻牛怪身邊,跟著拿出他的右手成劍,然後唰唰唰地凌空比了幾下,口中唸唸有詞。

「天清地靈,神兵天將聽我號令,急急如律令,封,敕!」手腳俐落地使出了封印之術,江臨水邊唸咒的同時間,有抹小小的光團自他的指尖竄出,燦爛如火花;當他毫不猶豫地將指尖在牛怪的身軀上方略略劃過時候,頓時有張形如天網的東西,緊緊地捆住了那隻牛怪,急急收攏的法網勒得牛怪痛嚎。

尹容忍不住瞪大雙眼。

「好了。」江臨水高興愉快地拍拍手掌,然後蹦回了尹容身畔,見他滿面驚訝,「怎麼?我這手讓你很驚訝喔?」

尹容瞥過一雙帶著絲讚許的眼神:「沒想到你也會些比較體面的法術......」

江臨水很無力,「喂......」他這麼努力降妖伏魔,為什麼還得被尹容嘲弄啊......(ORZ)

***

第四章第三節/調伏牛魔 (附記:能使喚尹容的感覺真好~) >>被打

 

江臨水一臉笑嘻嘻地和尹容走下山去,其實是因為尹容的肩上扛了個重物,所以無法搭乘飛劍的關係。

但是,就算尹容的肩上沒有負重,依江臨水想,他大概也會拒絕搭飛劍。畢竟他有懼高症......

突然間,想事情想得正專心的江臨水腳下一滑,被路上的尖細石子給絆了個打跌。

「哎唷!」

尹容見他整個狼狽地跌在地上吃了滿嘴塵土,忍不住開心地笑了出來,然後就招來了江臨水回眸的怒視當招待。

「你笑什麼笑!」

「笑你啊......」撇開前一刻烏雲罩面的壞心情,尹容神情愉悅地哼起曲子;江臨水見狀氣得咬牙,並且衝他就喊。

「我看到你剛才故意抬腳踢石頭到我面前了,你想絆倒我嗎!?」

「你好像已經跌倒了喔。」沒有反駁,尹容立即笑呵呵地提醒,更把江臨水氣得差點頂上冒煙。

這小子......

江臨水快速地從地上爬起來,伸手拍拍衣上的灰塵,再扠著腰與同尹容大聲怒吼:「臭尹容,你是有啥不滿的!?」

「誰叫你讓我扛這隻笨牛!」不太高興地冷哼了聲,尹容撇過半張美女臉蛋,似乎還是很氣忿前刻鐘才發生的事情。

其實在江臨水降伏這隻牛魔之後,便把這隻掙扎不休的牛的四隻腳給綁在一根粗糙的木棍上,接著便指使尹容一把將它負荷在肩膀上,就這樣一路走下山。

這點讓他感到十分的忿忿不平。因為江臨水的理由就是:他是練劍的,身體自然比他強壯,所以這重擔該由他一人來全權負責;而他是肩不能挑和手不能提的修道者,體魄又文弱,想也知道他根本扛不動那隻牛魔。

聽聽!這是什麼好理由啊!?若是江臨水是低身段地拜託自己,他搞不好會答應呢,不過沒想到他一把牛魔的事情解決之後,就是一臉的頤指氣使,這教他怎麼吞得下這口氣!?

所以,當江臨水面露愉快、一點都不稍微地體恤他的辛勞地走在他身前的時候,他故意抬腳踢了顆石子到他前頭去絆倒他,好替自己出個一口悶氣!

「你當然得扛這隻牛啊!是你說過你要當保鑣的哎......」江臨水撇嘴。

尹容忍不住同他爭論起來:「保鑣是保鑣,挑夫是挑夫啊!」

這時候,江臨水突然想到了什麼,挪眼瞥了尹容許久,直到尹容感覺怪異地開口叫他。

「喂,你看什麼看......」

瞬間明白了為何尹容的態度會如此奇怪的江臨水,扯著唇角笑了笑,像是要說悄悄話般地挪近尹容身畔咬起耳朵:「我說小容啊~~」

被那串靠在耳邊呼氣的動作給弄得一陣尷尬的尹容,當下很不自在地抬手推開江臨水的臉:「說話就說話,不要靠這麼近!」

江臨水委屈撇嘴:「幹嘛呢小容~~咱們連床都上過啦......」說完,他發覺自己的腦袋馬上被尹容毆了一拳。

「誰跟你上過床了!不要亂說!」

「咱們不是同房嗎......」江臨水被揍得頭痛,忍不住捂腦辯解中,孰料尹容朝他拋來一枚白眼。

「只是同房不等於同床!」

「好嘛......規矩真多耶你~」江臨水一陣嘟嚷。

「這是實事求是!」尹容糾正。

「好吧大少爺~~」江臨水連翻白眼,「反正你都對就是了!嘖~你們大戶人家擺的身段實在是有夠高耶,我只是個普通的平民,哪裡知道得比你多呢......」這句話裡褒中帶貶,讓向來聰敏的尹容卻聽出來了。

「......」一陣的臉紅無語,尹容知道江臨水已經看穿了他為何鬧脾氣的原因,終於忍不住低下頭來。

「......我家師父曾跟我說過,江湖可不會跟你這種剛進來打混的新手講什麼仁義道德和規矩的。」瞥了尹容一眼,江臨水覺得爭論這個也挺無趣,於是抬手拍拍尹容的肩說:「而且......小容啊,要跟我五五分帳,可不是那麼好分的喔!」

尹容轉頭看他一眼,頗無奈地無言了。

***

第四章第四節/人心險惡 (附記:千萬不要太相信人這種動物~)

兩人匆匆下山,在約定好的地點等待總捕,沒想到他們一被請進府衙之後,來人便通報說是總捕來了。

「來的倒是挺快的嘛~當初接見咱們的時候可沒這樣快呢......」江臨水的嘴邊犯著嘟噥,總捕這時候已然走進門檻裡頭、越過他們坐的位置,接著在待客用的偏廳主位上落座了。

尹容漫不經心地開口:「總捕,您交待的事情已經辦好了。」

江臨水得意地說著:「是啊~而已我們已經按著您的條件,把那隻牛魔交給鎮上的『那位』了......」

尹容登時轉頭瞥瞪了江臨水一眼,讓他當下把未完的話又給吞回肚子裡。

沒料到會這麼快就收到事情解決的報告的總捕一陣的詫異:「這麼快?我果然沒看錯人......」正在沾沾自喜的同時間,尹容不禁皺起眉頭,抿了抿唇。

「那麼......能請您同我們說說那煉魔頂的由來嗎!?」

「這個......其實是這樣的。」總捕發覺尹容的眼神犀利而睿智,似乎像是看透了某些事情,於是感到有些尷尬地開口解釋:「那煉魔頂其實本來有兩頭魔牛,據說牠們吞食了不少邪道者,藉著他們身上的能力而因此成了魔......」

「原來如此......」聽完的江臨水不由得喃喃自語,但是尹容可就沒這樣簡單地被幾句話給隨意打發,只見他又再度開口。

尹容瞪向總捕:「我們事前似乎並未聽您提過。」

「這個......」被尹容目光裡的那絲責備給刺得全身不自在,總捕假意地咳了幾聲,「我相信自己沒有看錯人,兩位一瞧來就是那類有本事的道者......」

「如果您猜錯了的話,那豈不是枉然賠上了我們兩條命嗎!?」

本來不甚懂尹容為何對總捕沒有好臉色而且又在談話間急於窮追猛打的,在他發覺尹容用不善的眼神直直瞪著總捕、用銳利的話語點出事件背後的重點之時,這才明白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真是人心險惡啊啊~~~~看來在這偌大的江湖裡,不能隨便信任別人,不然到時怎麼被賣的都不曉得呢!

江臨水整了整臉色,在總捕還未出聲之前啟口:「小容,這點咱們就別計較了,反正牛魔已經被拿下,而且我相信總捕絕對不會虧待咱們,會給咱們出個等同勞動難度的好價錢!」

頓時,氣在心裡的尹容忙不迭地點頭,頭次和江臨水一起光明正大加義正嚴詞地打劫別人的錢袋:「這倒是。」

總捕立即青了青臉色,看著兩人有志一同地朝他瞪來的恐怖臉色,似乎不太會善罷干休,當下只能歎息。

「當然,這回的價錢絕對能讓你們滿意......」哎哎......他這個月的薪俸大概別想要了。

「還有一點。」江臨水得逞地笑了一笑,「那隻魔牛的牛角、牛皮、魔牛內丹我們都要帶走!那副魔牛蹄就留著給府衙處置吧~」

總捕一陣的苦笑:「這倒是沒問題......」留下那副魔牛蹄能幹嘛用呢......哎~

江臨水和尹容頓時好開心地笑了:「那就成交了!」

「成交......」總捕沒力地垂著嘴角,又歎息了。

***

第四章第五節/離開 (附記:慘了慘了~他居然忘了師父的交代……)

帶著總捕含淚給的打賞和約定好的魔牛之物,江臨水和尹容在離開鎮上之前,利用得來的大量錢幣買了路上要用的乾糧與一些常備藥品,兩人甚至還奢侈地更換了腳上的鞋子。

將簇新的銀煉靴穿在腳上,走路有風的江臨水仍舊一派笑嘻嘻的模樣,看得尹容直搖了搖頭。
這個老愛打混的未來天師的浮濫個性大約是改不掉了......

正想著,尹容馬上就被江臨水賞了一拐子,當下連忙回神過來,見他一臉懷疑樣子同他開口。

「怎麼啦小容?是靴子不合腳嗎還是......」 

「不是......」

「那你為什麼一臉皺得跟包子一樣?」江臨水好奇地問,一邊探手擒住尹容那張皺掉的美女臉蛋直瞧,但是看沒多久馬上就被尹容回敬了一拳,頓時讓他痛彎了腰。

「哎唷......」臭小容~想謀殺友人啊!?居然這麼不客氣......

「不准再提那兩個字!」尹容瞇著眼兒,警告。

偏偏江臨水的性子皮得很,故意問他:「不能提哪個字?是"美女"嗎!?」學不乖的江臨水在這麼說出口的當下,立即被尹容很不客氣地摜在地上,疼得他眼淚都噴出來了。

「哎唷喂呀,臭小容!你想謀殺我嗎......」

「不是謀殺,是光明正大地做掉你才是。」兩手環胸的尹容冷冷地說。

「臭小容......」江臨水知道自己沒得耍賴,於是頗哀怨地從地上緩慢爬起,「你這個同夥真讓人吃不消......」

尹容哼了個聲:「知道就好。以後別再提那兩個字!」

江臨水撇撇嘴,這會兒倒是什麼都沒敢再說了。他不想再被摔一次,就算對方是個美人也一樣......

尹容發覺江臨水當下乖順得有如綿羊,不再提他的痛處了,於是開口:「咱們現在要往哪裡去?」

「反正咱們身上有很多錢,愛去哪兒就去哪兒囉!」江臨水一副隨意的表情,讓尹容當下白了他一眼。

尹容瞄他:「你就不擔心這樣沒計劃地到處亂走,總有一天會把錢花光嗎!?」

「錢用光了還可以再賺啊!何況咱們兩個人,難道沒有本事再把錢賺回來嗎!?」江臨水自豪地笑了笑。

「......」他敢說這傢伙絕對沒餓過......

「幹嘛啊?你那表情有點鄙視的味道哎......」江臨水不高興地悶聲嘟嚷。

「你看錯了。」

「那你有沒有想去的地方?」

尹容速答:「沒有。」

「這麼快就回答我啊......」江臨水小聲喃喃,「都出來這麼久了,你都不會想回家看看嗎?」

這一次,尹容的回答是沉默;江臨水瞥了他一眼, 知道他又在拐腸子了,於是主動燦然一笑。

「我倒是想回門派去看一看......」不知道他那師父現在怎麼樣了,有沒有想過他之類的......不過依他想,師父應該還是跟之前一樣沒有改變吧!搞不好他還會額手稱慶,慶幸自己當初送走了他這個惹禍精......

話說回來~他好像記得在他離開門派之前,師父曾經讓他再去找來一株長生花好煉丹製藥的,而且他還特別強調說,他如果沒找著也就不用回門派了的話……

等等!

江臨水的臉色頓時慘白到像寒冬的霜雪。

他根本就忘了有這一回事啊啊啊──

***

第四章第六節/長生花 (附記:那株花到底長在哪裡啦!? (哭) )

許久沒聽見江臨水有下文,尹容覺得奇怪地回眸來,但見對方僵著一張臉:「你幹嘛呢!?臉色那麼難看......」

這時,江臨水欲哭無淚,又見到尹容滿面好奇且關切的詢問,當下忍不住撲上前去,把尹容撞倒在地:「嗚嗚嗚小容~~~~」

「你幹什──哎!」被驟然撲倒的尹容滿眼金星直冒,當下被撞暈了,背部也跟著泛起一陣疼痛,疼得他忍不住兩眼冒水花。

江臨水壓在他身上哇哇哭訴:「怎麼辦啦~小容!我忘記師父給的交代了......哪裡有長生花啊!?」說著,對現況感到不太樂觀的他又開始哀號起來;這當時,尹容已經揮去了眼前直冒的星星,然後半直起身來,皺眉。

「長生花?你師父要那個做什麼......」

「煉丹啊!」江臨水一臉哀怨,「而且我就是因為它才被踢出門派來尋找的......」往事不堪回首啊~~

「......」原來是這樣。早知道這個江臨水不是那麼安份的性子了,會出來江湖上行走必是有所原由......

「哇啊啊......找不到花我就不能回去了啦~~」江臨水大哭。

尹容忍不住掩住兩耳:「......」好吵!

「怎麼辦!?」完全沒有要從人家的身上爬起身的江臨水繼續他的慘叫哭叫亂叫,直到被尹容抬手賞了一記爆栗為止,這才阻止了他那恐怖的慘叫聲。

「閉嘴!那長生花我莊裡有。」

「什麼!?原來那株怪花你家有是吧......」江臨水的哇哇慘叫立即被這麼止住了,一雙靈活有神的雙眼直瞅著尹容瞧,只差沒冒出兩枚愛心。

發覺他怪怪的眼神與表情,尹容的背部登時爬起一股惡寒,正想抽身立起,沒想到江臨水在他頰上落下一記輕吻,然後站起來歡呼,驚得尹容當下白了一張美女臉蛋。

「......」

江臨水很歡快地宣佈,絲毫沒注意到尹容面上的那絲怪異神情:「小容,我要跟你回去你家!」真是太好了,他找到救星了!

「......」他可以拒絕吧!?因為照江臨水那種無羈與無法無天的性子來看,他絕對會被他的家人直接轟出劍莊的......

「小容?」發覺尹容不言不語地繼續沉默,江臨水不由得回頭來,詫問:「你怎麼啦?是不是撞疼你了!?」

尹容無奈:「......」這時候才來關切他有沒有撞傷,也太慢了點了吧......

「小容,回神喔!喂~」

尹容沒好氣地瞪他一眼:「......沒事。」

江臨水一臉無辜地摸摸鼻尖,喃喃自語:「沒事就好......我還靠你帶我去找那長生花呢!」

皺著眉頭的尹容在思考了半晌,問:「......你真要跟我進劍莊?」

「不然呢?找不到那株花我就死定了......」江臨水好哀怨,「我家師父是說到做到的那種人。」

尹容露出一抹似思量的神色,沉默。

「你不願意帶我進去啊?」

「......不是,只是你──」尹容一副欲言又止,剛對上江臨水那張疑惑的臉龐時候又把話吞回腹中了,只能改說:「那株花是別人送給我們劍莊的,我不知道莊裡給不給......」

「沒關係啊~去試一試也好!」不願錯放任何機會的江臨水這麼笑說,卻忽略了尹容在提及劍莊時候,面上的那抹陰霾有多濃重,也忘了問這個決定是否會對尹容造成什麼傷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