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天國茶坊》
關於部落格
傳說中的奇蹟之地,看絕代陰陽師─安倍晴明與後代幻術師─安倍霏霏如何舞於這什麼事都可能發生的娑婆世界......※真假皇帝與退位皇帝與棄位皇帝、美人皇帝、笑面虎皇帝、皇后是男人、王妃搞冒牌、花妖、神人傳、狐仙、叫我皇子妃、我的情人是老大、麗水之戀、有情還似無情、意外 已出版!
  • 264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天師養成日記/20-24

第三章第三節/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附記:老是被人用食物拐......他都想哭了~) 


「喏~喏~小容,是不是我說對了你才在生氣!?」不怕死的江臨水追上尹容,大剌剌地邊走邊笑得很無心機,不過這對當事者尹容來說,那張笑臉的確有點刺目就是了。

「......」不發一語的尹容繼續往鎮上的路途前進著,不想搭理正纏著他發問的江臨水;見狀的江臨水也只是扁扁嘴,然後不死心地繼續死纏爛打。

「小容啊~~不要這樣嘛~~你至少回我個一句話啊......哎唷~好險好險啊......」裝著笑臉的江臨水幾個大步踏踩,一時腳下打結還差些跌了個狗吃屎,幸好他扯住尹容的袖子,極力保持著平衡。

這其實也沒有什麼原因,是因為壓根不想回答問題的尹容乾脆就拖著江臨水連連快步走的因素。

發覺尹容未曾因為他的兩腳打結而停下半步,江臨水委屈地嘟嚷著:「真是好無情啊小容......是你先說想跟我當拜把的哎......」

尹容這回終於有反應了,他回頭赧顏地斥喝:「你吵死了!」

江臨水雙眼一亮:「哎呀哎呀......你總算是說話了。」

「笨蛋!」尹容邊罵邊給了江臨水的腦袋一記重拳,捶得江臨水沒敢再說。

哼哼......尹容這小子還真是挺彆扭的啊!他都低下身段這麼說了呢~

不知道江臨水在心中的碎碎唸,尹容撇過頭去不想理會他,逕自加大步伐繼續往前走,逼得江臨水不得不趕緊緊隨跟上。

「喔~你別走那麼快啦!等等我──」

穿過來往的人群,兩人就這樣半拉半扯地來到鎮上的衙門大門前方。

尹容抬頭望著門匾上大大的兩個字,抿唇。

雖然他們已經到了衙門,但是他們又不知道那塊令牌的失主究竟是誰,這下子要怎麼將失物環給原主子呢......

當尹容正再猶豫的時候,眼明手快的江臨水瞥見這時候正好有衙差從外頭回衙門,於是在他們走進門裡之前叫住他們。

「啊~兩位捕快大人請等等先~~」

兩個衙差互相對看一眼,而後由其中一個開口問:「何事?」

江臨水嘿嘿笑著地伸手遞上了那塊由客店老闆交託給他們的令牌,說:「兩位大人,我和他是受客店老闆的請託,替他帶來物品要交還給失主的,麻煩請你們往上面呈遞,十分感謝。」

兩個衙差一臉懷疑地接過,頓時發現那塊令牌就是總捕前幾日在找的重要東西,忙不迭臉色一變。

「這塊令牌是客店老闆交給你們的嗎!?」

江臨水微笑點頭:「是。據老闆說是衙門裡頭的某位大人不慎落下的......」

「請你們在這裡等等。」說完,那兩位衙差於是轉身走進門裡;沒多久之後,其中一個又從門裡走出來,並且態度很客氣地將江臨水與尹容請進了衙門裡頭。

在被人殷勤地奉過茶之後,那塊令牌的失主這才出現在府衙的偏廳上;江臨水不由得多打量了對方好幾眼,發現失主果真是衙門的總捕頭大人,他跟總捕寒喧了幾句,又被問到一樣的問題,然後他也照實答了。

總捕頭一臉慚愧,「多虧你跟老闆,替我找到了這樣東西,真是不勝感激。」

「哪裡......」江臨水陪笑著,現在的時刻已經日正當中了,他肚子免不了又按時犯餓,本想快些結束此事好拖著尹容去吃飯,沒想到總捕頭是把話愈說愈長了......

就在總捕頭跟他說了幾大段之後,江臨水耐不住餓,伸手偷偷地扯了扯身邊的尹容,尹容也回以一抹莫可奈何的眼神,他只好扁扁嘴,又繼續聽了下去;直到總捕頭發現眼前的兩個人都露出了一臉心不在焉的表情為止,這才發覺了自己長篇大論到耽擱了人家的時間。

為了賠罪,總捕頭本來提議在衙門裡用餐,但是江臨水說了在這兒用餐怪怪的,於是總捕頭就力邀兩人上附近的酒樓去吃飯,而兩人推拒不過,只好跟著總捕頭一起去。

江臨水跟尹容這樣說:「反正是免錢的啦......」

尹容回以一抹布以為然的表情,到最後江臨水才知道尹容才是對的! (= =b)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拇指)

***

第三章第四節/神秘任務 (附記:下回再告訴你任務的內容是啥~)  >>賣關子被揍 

結果,當江臨水與尹容從酒樓裡頭走出來之後,也約莫是傍晚的時刻了。 (= =b)

而那位總捕大人在前一刻早就先付賬後離去,之所以會拖到這麼晩,其實是江臨水還對著那桌盛宴流連不已。

江臨水當時是這麼說的:「不吃白不吃啊小容!何況這是人家的一片好意,糟蹋了可就不好......」

聽完的尹容忍不住白他一眼,「我看你是覺得可惜吧!?」他完全知道江臨水的腦袋裡面在想些什麼,想欺他?江臨水再回頭練個百年說不定能夠騙得了他吧。

被揭穿心底所想的江臨水嘿嘿直笑,一邊大啖著桌上的美食,一邊勸著尹容:「你要不要再來點!?浪費了可就不好了呢!」

尹容反倒是搖頭:「我飽了。」其實光看江臨水那種吃喝有如蝗蟲過境的恐怖樣,誰還能夠吃得下去的!?沒反芻就不錯了......

「你還要吃到什麼時候?」

江臨水的嘴上正咬著鮮美的烤雞腿,抱怨兼撒嬌:「再等等嘛......」

尹容拿他沒法子,只好讓他繼續耽擱時間下去。反正都已經傍晚了,這種時候也不可能辦得了什麼事情......

因此,當兩人走出酒樓的時候也已經是天都黑了的時刻。

不過,此時的江臨水可是一副的滿足模樣,伸出手來拍撫著鼓漲的肚皮,一邊愉快地發問:「接下來要做啥?總捕不是交代咱們任務了嗎!?」

尹容立即丟了個白眼給他:「天都黑了怎麼做事!?麻煩你用腦袋想一想!」

江臨水見他一臉嚴肅,剛才吃美食的好心情就通通給他嚇跑光光了,只能無奈地扁扁嘴,「不然呢?」

尹容瞪他:「找今晚可以住的地方啊!」

「好嘛好嘛......」尹容這小子真是兇......

結果,兩人選了靠近隔壁鎮的偏僻樹林邊緣的一家破舊旅店住宿。

一進門,江臨水不由得大皺眉頭,「哇靠!設備居然這樣破舊還敢收這樣的價錢,真是家黑店!」

尹容懶懶地白他一眼:「這裡本來就叫做黑店。(黑居)」

「......」

尹容見江臨水一臉黑樣,忙不迭笑了一下,跟著把行李整理好,丟在床的邊角,回頭還見江臨水一臉不甘願的樣子,忍不住失笑:「快點過來把東西放好。」

江臨水哼哼地走過,臉色還是不好看;不過,看在尹容難得開口的份上,他倒是沒有什麼不願意就是。

走過桌邊把自己的包袱也給安置好之後,江臨水便乾脆地坐在床上,與拉了把椅子坐在桌旁休息的尹容交談起來。

「喂~我說小容唷......」

尹容照舊拋過白眼給他。

「那個......總捕交代的任務,我想跟你打商量一下。」

神態狀似慵懶的尹容挪眼看他露出一臉的討好,還是直接出口拒絕「沒門。」

「你幹嘛這樣!我啥都還沒說啊......」江臨水委屈地扁扁嘴,瞥見尹容還是滿臉的不容置疑,有點受傷。

「我只負責你的安全。」尹容刻意斜眼瞄他,見到他一臉哀愁模樣,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幾下。

「嗚嗚~~我不依~我不依啦~~你每次都欺負我......」

尹容堅決地搖頭:「這招對我沒用的。」

「......」江臨水乾脆很哀傷地轉過身去面對牆壁,「小容~~你傷了我的心。」

尹容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

第三章第五節/神秘任務2 (附記:煉魔頂......他好怕被抓去煉~) >>被揍 

隔日。

江臨水起了個大早,用過了早膳,便同尹容離開了這間黑居客棧,前往欲達成的任務的所在地。

在出發前,尹容仍舊死都不肯搭飛劍,江臨水沒法子也拿他沒轍,也就不勉強他,只好認命地掏出懷裡的銅錢搭船去。

任務目標就在另一頭的黑山上,一個名叫煉魔頂的地方。

當時江臨水聽到這個名稱的時候,其實很不想接下這個任務。煉魔頂哎!想也知道那裡不是個好地方,但是他們還是不得不前往......

只因為他吃了那桌由總捕招待他們的好料!

好哀怨地拉垂著臉,江臨水很難說服自己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被迫接下任務勞動去。不過,這回跟著被他拖累的尹容倒是什麼都沒說,這點讓他很是感激。

因為難得有可以落井下石的機會啊,但是尹容卻沒有這麼做,真真該稱讚一下他的品格高尚,不愧是有名大家出身的! (尹容的內心os:反正依這個江臨水的個性來看,若他真沒惹個一件兩件的大事出來那才見鬼......)

下了船,什麼交通工具都沒有隨身攜帶的江臨水與尹容,靠著兩隻腳,一路爬山爬到了山腰間,那裡有間人跡罕見的山神破廟,兩人走累了,於是同意進裡頭去休息個一時半刻的。

在入廟裡隨意地找了個位置坐下的江臨水,取過行李拿出兩個乾餅,其中一個扔給了尹容。

「喏,剛才出發前買的,先墊墊肚吧。」

尹容好脾氣地沒有挑東挑西,一接過乾餅就直接就口咬了;江臨水見狀,只是也唇角微揚地低頭啃自己的那一份。

待兩人食用完畢,山神廟外忽然間下起傾盆大雨,江臨水沒意外地瞄瞄一旁的尹容,說:「我就知道這座黑山果然不是什麼好地方!」

尹容瞥他一眼,有點吐槽他:「若是好地方,總捕不會傷腦筋。」

那倒也是。

江臨水沉默了,沒有回應。

「等雨停了,我們再繼續爬上山頂吧。」

小心翼翼地望了尹容一眼,江臨水小聲問:「小容,你真的不考慮坐飛劍嗎!?搭那個一下子就到了啊......」仍然試圖說服尹容的江臨水忍不住喃喃道。

尹容的答案還是不出他的預料:「死都不想。」

江臨水哀怨地扁扁嘴,「可是我腳痠啊......」

尹容瞇眼瞪他:「你要是這麼堅持的話我就下山。」

被這樣一威脅的江臨水很乾脆且沒膽地噴淚妥協了,「好嘛......」

誰叫他自己去赴了人家的鴻門宴呢嗚嗚......

*** 

第三章第六節/疑問 (附記:(數花瓣中)他喜歡我、他不喜歡我、他喜歡我、他不喜歡我......) >>被打  

簷上的雨珠正因為墜落地上而發出滴滴答答的聲響。

靜謐的山神廟裡,江臨水靜靜地看著屋外的殘雨,好半晌不發一言;尹容則是端座一旁的稻草堆上,閉目養神。

沒多久的時間之後,屋外不再有雨聲,反而隱約傳來一陣陣溼土的青草味道,偶而有幾隻不怕生的雀鳥靠近破廟大門外,蹦蹦跳跳的歌唱。

悶了一肚子話,江臨水終於開口:「小容啊......」

聽聞他的呼喚聲的尹容,緩慢地睜開了緊閉的雙眼,抿唇地望向他,繼續聆聽下文。

「你會不會覺得好陣子沒說話會怪怪的?」疑惑地瞥著尹容在怔愕過後的翻白眼,對於尹容的反應不由得感到有點小受傷。

他是同他說出真心話啊,怎麼尹容還是那副不太愛聽的樣子呢......

「不覺得。」

被那淡漠的三個字擲到自己心上會隱約發疼的江臨水,忽地垂下嘴角,「小容,你好像不喜歡我......」

瞥了眼江臨水,尹容沒有開口反駁,只是冷淡地說:「天地萬物的天生個性各不相同......」

江臨水聞言,忙不迭地扁起嘴來,哀怨的模樣讓尹容突然打住了口,然後就聽到他發出一串自憐的恐怖哭叫聲。

「嗚哇~~我就知道你不喜歡我......」

尹容連忙害怕地往後挪著身驅,皺眉:「無所謂喜不喜歡......」只是,當江臨水一聽見他這樣說的時候又嚎啕大哭起來,那哭聲震得他忍不住捂起兩耳,以杜絕這種人為的傷害。

「嗚哇哇──我就知道你不喜歡我......」

尹容嫌他煩,最後還是忍不住面露凶惡地出聲制止這要人命的吵鬧:「閉嘴!」

雖然在尹容那張刻意裝出來的凶惡面孔與冷瞪的眼神下,有稍微地收斂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但是江臨水也為此覺得好哀傷,原來他被嫌棄了,「......你兇我......」

尹容很無奈:「我說了,無所謂嫌不嫌......」

「那你還那麼大聲兇我......」

瞪著江臨水那張委屈的面容,尹容差點爆青筋:「......因為你很吵。」

「......」ORZ ,他就知道他被嫌棄了......

見到江臨水再度淚光閃閃,尹容見狀,十分英明地感到情況不妙,於是主動起身,在拂去了偪上的草屑後,說:「該走了。」

「......喔。」沒敢說個『不』字的江臨水雖然很哀怨,但他也只能跟著站起來,取過行李便跟著尹容離開山神廟。

率先走在前頭,眼角餘光瞥見江臨水還是一臉複雜地跟上來,尹容一時心軟,鬆了口:「......我不會留著討厭的人在身邊。」

這句話透過午後的風兒傳送到江臨水的耳裡時候,就已然變得斷斷續續的,因此,江臨水其實也沒有把這句話聽個完全。

他好像聽見尹容說什麼討不討厭的......難道他真的不喜歡他喔!?不會吧......

「你說什麼啊小容?」發覺尹容正瞅著他瞧,面露一絲訝異與驚慌的江臨水,出聲問。

尹容不答地瞥了看似有些慌張的江臨水一眼,突然覺得他的表情很有趣,於是在耀眼的陽光照射下,嘴角淡淡地揚起,「趕路了。」

***

第三章第七節/威脅利誘 (附記:呃......他怎麼老是被人威脅利誘呢......ORZ)

好不容易揮汗如雨地爬上了煉魔頂,來到一株大樹下,雙眼一亮的江臨水正想要一屁股坐下來休息的時候,卻被尹容拋來的一枚冷瞪給制止住。

好哀怨地扁了扁嘴,不甘願地爬起來,江臨水嘟嚷著:「為什麼不能坐嘛......已經走了這麼久了,腳很痠哎~」

尹容繼續瞪他,這個搞不清楚狀況的笨天師!

「你還想在這裡耽擱多久!?上工了!」

真是好沒良心的小容啊......

沒得到特赦令的江臨水不免哀歎,臉色當下當然不太好看;尹容發覺了,難得在輕哼了一聲之後開口解釋。

「某人不是覺得煉魔頂很可怕嗎!?我聽他說過,像這種地方,能不來就不來的啊......」尹容瞥眼瞄著江臨水有點心虛地咬咬唇,然後跟著偷笑在心底。

這個呆天師倒是滿好操控的。

「是這樣沒錯啊......」江臨水正在天人交戰,語氣帶了點猶疑:「可是來都來了,晚點走應該不會怎麼樣才是......何況我是覺得腳很痠走不動了嘛......」喃喃。

尹容沒轍,「這裡可是沒有客棧可以住喔!難道你還要拖到最後,接著摸黑回去住那間破廟嗎!?而且我們身上已經沒有乾糧了......」

什麼!沒有乾糧!?

聞言的江臨水大驚失色,不行啊不行~他不能不吃東西的!

「如果盡快解決事情,就可以下山去住店,而且不止可以吃飯還能洗個澡......」瞥見江臨水那張正再努力掙扎的表情,尹容繼續地利誘,沒想到江臨水在他話畢之後,很乾脆地大步往前走。

「那還等什麼,咱們快去把事情解決吧!」一想到解決任務之後可以舒舒服服地去住店,江臨水的一顆心就忍不住飄飄然了起來,誰叫他這輩子最在乎的就是好吃好睡這點呢!

成功促使江臨水前進的尹容,望著江臨水率先邁開的步伐的那抹堅決身影,忍不住勾起唇角。

欸~就說這個天師實在是很好操控了嘛......

尹容跟了上去,在江臨水的背後呼喊:「走慢點!」

「快點快點~咱們趕緊做完了好回去交差啊......」他好想再吃一回客棧裡的那種香噴噴到讓他的口水停不住的烤雞腿!

「你知道路怎麼走嗎?」尹容涼涼地問了一句,就見到江臨水馬上皺眉頭了。

站在原地思考地頓了一下子,江臨水咧著嘴,很誠實地笑著搖頭:「不知道。」

「......」我就知道!

「沒辦法嘛......」江臨水噘嘴,「當總捕忙著說話的時候我還在吃東西,所以根本就沒聽完全......」

「......」聽完這些推託詞,尹容頓時為自己感到悲哀。他為什麻藥跟著這個糊裡糊塗又兩光的笨天師呢!?要不是欠他一個人情,要他跟這種瞻前不顧後的人一起行動,只怕他早就打退堂鼓了吧......

虛心地嘿嘿一笑之後,江臨水一副欠揍的模樣,一邊抓著頭說:「反正還有你記得嘛!」

在狠瞪了江臨水許久,尹容嘆氣了。

「......過來!」

江臨水聽見尹容這樣說,連忙很歡樂地朝著尹容的方向起腳奔了過去,「耶~~我就知道小容靠得住!」

「......」已經懶得再說些什麼的尹容無奈地斜眼瞄他。

得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