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天國茶坊》
關於部落格
傳說中的奇蹟之地,看絕代陰陽師─安倍晴明與後代幻術師─安倍霏霏如何舞於這什麼事都可能發生的娑婆世界......※真假皇帝與退位皇帝與棄位皇帝、美人皇帝、笑面虎皇帝、皇后是男人、王妃搞冒牌、花妖、神人傳、狐仙、叫我皇子妃、我的情人是老大、麗水之戀、有情還似無情、意外 已出版!
  • 264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天師養成日記/16-19

第二章第六節/翻船記 (附記:都嘛是尹容啦~讓我一下是會怎麼樣喔......) >>被踹


搭上了渡船,尹容一路心情愉快,面上的表情也就不再像之前那樣老是繃著。

坐在靠近船頭的地方,江臨水一臉狐疑地瞄著尹容,托腮:「小容,你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嘛......」

聞言,回眸瞥他一眼的尹容,緩慢地勾起唇角,芙蓉面上全是讓人一見就醉了的燦爛笑顏:「還好。」

依他看,不是還好,而是很好吧......

抿著唇,江臨水再度將視線挪向他,看著尹容繼續保持著一臉微笑。

其實他也知道為什麼尹容會笑成那樣,那是因為當尹容一知道自己不用再搭乘飛劍趕路之後,就一直是那張笑到不怕會抽筋的臉了。

只是他不甚明白,搭乘飛劍是有哪一點不好,要讓尹容忌諱成如此,那樣很傷害他的幼小心靈哎......畢竟他還是飛劍的駕駛者,當然會介意。

為此而感到有點胸口悶悶的江臨水,緩慢地抬頭瞥向尹容,見他滿面愉悅地輕哼著聽不清的呢喃語調,他突然很受傷。

「喂,小容......」

尹容抬眼瞄他,發現他一臉的鬱悶,「怎麼了?」

「你真的那麼討厭坐飛劍喔!?」

思考了一下子,尹容還是正色地回答:「是不喜歡沒錯......」

「因為你怕高?」

尹容瞪他:「誰怕高了!?」

江臨水疑惑:「那不然呢!?你為什麼不喜歡!?」

「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所以我問你為什麼不喜歡嘛......」江臨水噘嘴。

「沒有為什麼。」尹容淡道。

不怕死的江臨水發問:「那你幹嘛不直接承認?」

尹容狐疑:「我要承認什麼?」

「當然是承認你怕高。」江臨水很認真地說。

尹容有點生氣:「我說了我不是怕高!」

「所以我說了嘛~你幹嘛不直接承認!?」

「我還要承認什麼?」

「當然是承認你怕高啊!」

尹容火起來了:「我說了我不是怕高!」

「你明明就是怕啊!」

「怕你個頭!」

為了賭一口氣的江臨水探手扯著面前尹容的面皮威脅道:「快給我說你也喜歡坐飛劍!」

「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尹容硬脾氣地拒絕,眼神射出凌厲的劍光。

最後,一言不合的兩人就在船上打了起來,江臨水使力扒著尹容的臉,尹容正在努力掙脫中;這時候趕來的船夫勸架不能,還被一起拖下水,當船翻了的時候,這三個人都悔恨不已。

臉黑黑的尹容:他真不該和這個囉哩叭嗦的天師一起搭船,他應該拿了錢就直奔任務的地點才對。

哭喪著臉的江臨水:他的船費完全白花了,等會兒還要花上一回住店的錢去把衣服弄乾......

無辜的船夫:你們打架干我啥事!!真是倒楣到家了,他要回去茹素一個月去楣氣......

***

第二章第七節/道歉記 (附記:天師大人不記小人過......) >>被打 

 

兩人溼漉漉地渡了河,走回了當初的那家客店,掌櫃的正好在櫃檯算帳,一抬頭就見到熟們熟路但卻一臉黑氣的江臨水和尹容相偕走進門來,嘴角稍微抽搐了一下。

「兩位......」

江臨水一看到面熟的掌櫃的就滾著一雙淚眼花花,然後直接一把撲向人家:「嗚嗚~~掌櫃的──」

孰料,掌櫃的見他一副狼狽樣,於是在當下趕緊轉身避開,「哇啊啊啊啊,你不要過來~~」

於是,江臨水撲到了一旁的木桌,撞到了額角,而且在當下還腫了個包;掌櫃的見狀,連忙邁開腳步網前去察看他的傷勢,見他無礙,便一邊揮汗、一邊開口。

「我說江公子江天師,你們怎麼這樣狼狽啊......」他們不是去轉交他拜託的那塊令牌嗎!?

江臨水扁扁嘴,沒敢回答其實是因為自己在船上跟尹容槓起來,才會導致翻船事件的始末。

而,一旁的尹容見到江臨水沒有出聲,這時終於能插話進來了:「還不是他害的!」語畢,跟著忍不住瞪了江臨水一眼。

「好吧好吧......」知道這兩人或許是吵架了,掌櫃的沒想再繼續聽下去,開口:「看你們一身的濕,我讓小二先去幫你們準備一間房間弄乾衣服吧。」說完,便跟著轉身去廚房吩咐了小二,這兩人也沒等多久,小二便從廚房穿出來,帶著他們上了店裡的二樓去了。

掌櫃的則是轉身走進櫃檯裡繼續撥著如意算盤。

哼哼......這下子又可以賺一筆了!

當這兩人被一路領進了房,江臨水率先坐到桌邊,忙不迭地脫去了身上黏著的濕衣服,而後聽得小二回頭去給他們弄來熱水的呼喊聲音,江臨水這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俐落地轉了個身,江臨水瞥見尹容正背著他,也正在卸去衣裳,那一拒不發的樣子很像是在生悶氣。

江臨水皺了皺眉。

他不太習慣有話憋著不說,但是他知道尹容是那種很藏得住心裡話的人;若是他不將心中的話給坦白地說出來,只怕沒人知曉他是如何想的吧。

但是這尹容也忒是小氣,幹嘛不在口頭上讓讓就他算了呢!?他也不是那種硬是貪著吃軟的那種人啊......

當江臨水皺著眉頭的時候,尹容正好也在心中思考著,這個江臨水真是幼稚到無藥可救,竟然只因為這點小事情就跟他鬧,害得兩人最後都討不了便宜。他不愛坐飛劍又如何了!?他不喜歡就是不喜歡,誰也別想逼他做不想做的事情......

只要一想到江臨水那無可取鬧的模樣,尹容的面容頓時又黑上了半分。

「喂......」江臨水見他一直對著牆沉默,原本想要讓尹容把換下的濕衣拿過來這頭披著晾乾,但是尹容卻是理也不理他,這讓他頓時有氣吞不下。

雖然說會翻船的原因的確有大半是他害的,但是尹容也有責任啊!

本來不想甩他的江臨水忍不住哼了聲,想裝做沒看見的,但是話說回來了,他實在是很不解,為什麼尹容這麼怕高!?

於是江臨水在猶豫了一下子之後開口,「喂......」

「......做什麼!?」沒給好口氣的尹容還在生氣,所以江臨水也知道從他那兒聽不到好話。

不過他起碼有給個回應......

「對不起。」

尹容挑了挑眉,回頭見到江臨水一副垂頭懺悔的模樣:「......」

「如果我不要跟你爭就不會落水了。」

面色冷凝,尹容很衝地說:「這倒是。」

「你......」江臨水抬頭瞪他,半是生氣他的那種不馴口氣:「話說回來,還不是你那麼怕高的關係!」

尹容看著他,沉默了:「......」

江臨水很得意自己為自己出了口怨氣:「怎麼不說話了?」

猶豫了很久之後,尹容撇頭,輕聲道:「......因為我曾經被兄長們從樹上踢下來過。」

***

第三章第一節/少年時 (附記:他發誓再也不會欺負尹容了~~)

 

江臨水立即瞪大雙眼,「咦!?」

尹容聽見江臨水發出的驚訝聲音,忍不住回頭瞥了他一眼,但是見他張著嘴巴外加瞪圓了眼的模樣,讓他有勇氣又繼續把話給接了下去。

「這在我們家裡是種常態。我的哥哥們自小就常常對我這樣說:因為你弱小,所以別人才會欺你。如果你強勢,別人便不會欺負你或是輕賤你。而我們現在是在幫助你變強......」

「那是你小時候的事情嗎?」

「那是我六歲時候的事情了......」

六歲!?那麼小的孩子就被兄長們欺負,那樣多傷害他幼小的心靈啊......而且他還記得他六歲的時候就被他家師父每天整得慘兮兮的,每日若不完成師父交代的進度,還會被罰禁足,N 天不能出門外還得包辦眾人的食膳啊嗚嗚......

江臨水聽到啞口無言兼開始同情尹容了。

乍聽之下,這些話聽來似乎頗有道理,但是當他仔細一想起來,似乎又不是那樣了:「可是......」

挪眼瞥看著江臨水一反常態地沒有露出輕鄙或是冷嘲的表情,尹容頭一次感到疑惑:「你不覺得這樣的我很弱嗎!?」

「......」沒意料到對方會如此發問的江臨水一陣無言,瞅著尹容皺起眉頭來,一邊喃喃自語。

「你為什麼沒有笑我?這明明是一件可恥的事情......」尹容猶疑地咬唇。

聞言,江臨水就這樣看著尹容,好半天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

安慰他嗎!?他相信尹容並不需要。還有,為什麼他會覺得這是一件應該要被人嘲笑的事情呢!?他反倒是覺得尹容的兄長們實在是太過分了點,這明明就是倚仗著年幼的尹容什麼都不懂,這才快意地欺負他的不是嗎!?

而這個尹容還愣愣地給人家欺負卻還不知道呢......

想到此,江臨水不禁感到有點牙癢癢的。如果有一天讓他遇到那些傢伙的話,哼哼......

「江臨水?」

被尹容皺著臉那樣一叫,江臨水馬上回神過來:「喔喔......」

原來尹容是個乖寶寶小正太。 (被打)

只是,回頭過來看著尹容那張在此時看起來有些委屈又無辜的臉蛋,江臨水不由得很悲慘地發現一個事實──他居然被激發出本來就不多的母性本能來了!嗚嗚......

尹容的臉有點不太適應地抽了抽,奇怪地問:「你幹嘛那種表情!?」

江臨水很想噴淚:「沒什麼......」同情心你這時候出來搗什麼亂子啊你~

尹容不自在地轉頭說:「幹嘛啊你......就算掉進水裡也沒有什麼好哭的吧!?」

我是在為你悲慘的童年哭啊臭小子!

江臨水滿眼淚花打轉:「......所以就是這樣你才怕高的嗎?」

被挑起了他最不想承認的部分之後,尹容有些尷尬地沉默了一下子,最後還是頷首:「嗯......」

「原來如此......」這樣又讓他為之掬一把同情之淚了。

尹容沉默:「......」

瞥著尹容的神色許久,最終還是猶豫了一會兒,江臨水轉向尹容:「......對不起。總歸一句話,都是我不好才會翻船的。」

沒料到他會道歉的尹容先是愣了一下,而後才不自在地轉開眼:「沒什麼......」

「還有......」

尹容聽見還有下文,於是訝異地回眸,卻是見到江臨水一雙眼睛有如汪洋淚海般地瞅著他,看得他十分彆扭:「你......你又想幹嘛了!?」

就在這個時候,發現尹容就像是個鬧彆扭的孩子般地尷尬地躲到一邊去的情景,江臨水再也忍不住了,『哇』地一聲之後就直接撲向他:「嗚嗚......我以後會疼你的~~小容嗚嗚......」

「你、你幹什麼──」往後連連退了兩步,尹容不怎麼願意合作地掙扎著,孰料他被江臨水的兩手巴住了腰,甩不開也脫不去。

最後,江臨水抱著一臉莫可奈何的尹容哇哇哭了起來。

「喂,你哭什麼啊......」

江臨水哭得抽抽噎噎地說:「我、我要當你兄弟......」

這什麼跟什麼!

很久之後,尹容問起當時他的反應,江臨水說:『如果我是你兄弟就不會是欺負你,而是保護你!』

***

第三章第二節/燒黃紙 (附記:燒符咒還比較快......)  >>被踹

 

江臨水說:『如果我是你兄弟就好了。』

在客店被江臨水這麼噁心了一下,尹容的態度反而開始不甚自在,眼神與表情都轉為閃躲;江臨水壓根不知道他內心的掙扎,在他們弄乾了衣服、並且離開客店之後,兀自一路親熱地拉著尹容到渡船口搭船。

兩人一起上了船,仍然沒發覺尹容的怪形怪狀的江臨水,被尹容的不著痕跡(其實是江天師本人太天然的愣呆)給區隔了開來,兩人分別坐在船頭與船尾。

直到江臨水下了船。

走在前頭的江臨水忽然想同尹容商量一下要如何到鎮上的衙門,沒想到當他一撇頭,尹容不站在身邊,反而是一個人孤單地走在他的身後不遠處。

江臨水不由得皺眉,嘴一扁就轉開腳尖回頭去;另頭的尹容見狀,忙不迭地想在江臨水來到他面前之前避開他,結果這兩人又一追一躲了起來。

直跟著尹容的身後打轉的江臨水追到滿身汗,見到尹容又跑給他追,心底的怒火忍不住飆了上來:「站住!」

被這樣一喊的尹容頓時僵了僵身體,而江臨水逮到機會,便一臉怒氣地直直衝到尹容面前。

「喂,你是有哪點不滿!?我這次又沒把船弄翻也沒跟你吵架......」

尹容瞪著江臨水像個老媽子一樣地跟他碎碎唸了很久很久,這才不適應地抿抿唇。

「......不是的......」

「那不然你是在躲啥意思的你說啊!」儼然有如妻子抓丈夫的痛處直說嘴的江臨水,態度沒有一刻鬆懈,急於想弄清原因。

尹容見他一臉凶惡狀,不由得有些委屈,「我只是......我只是......」

江臨水緊抓著人不放,橫眉豎目:「你說啊!」反正這裡整片都是樹林和草地,沒有人會發現他們正在吵架。

「......還不是你說的那些話害的。」尹容掩臉。

被這樣一搶白的江臨水登時傻眼了:「你在說啥!?」

「我說──還不是你害的!」漲紅著臉蛋大吼,尹容不免狠瞪他幾眼。這個超級遲鈍的天師,神經粗就算了,還老是讓他氣個半死!要真跟他當兄弟只怕被欺負得更慘吧......

「把話說清楚啦你!」江臨水才不願承認自己有錯。

「還不都是你說那些什麼"要跟我當兄弟"的話......」

「咦!?」

看到江臨水一臉驚訝,尹容微微赧顏地轉頭:「你不要老是說些奇怪的話!」

「......」原來尹容還在想他說的那句話喔!?

此時的尹容有危機感地退了一步,但是來不及回頭就被江臨水撲倒在地上,撞疼了背部,一身白衣給弄得成灰色:「你幹嘛?噢,痛......」

江臨水忽然露出滿臉的奸笑逼近尹容,「嘿嘿,我說小容啊~你真的這麼想跟本天師我做拜把兄弟喔!?行行行,以後就換我這大哥來照顧你啦──」

兩人以奇怪的姿態跌在地上不說,偏偏江臨水還壓在他身上,如此尷尬的姿勢讓尹容的臉色一紅。

眼前那張秀氣的澄淨臉蛋漾著一抹乾淨澄明的微笑,那雙總是晶亮的招子正瞅著他細看,尹容發覺自己的胸口忽然有股強烈的騷動湧上。

「咦?真被我說中啦?」江臨水喜孜孜地,沒想到話說完的時候,卻招來尹容無情的一腳踹開,讓他當場忍不住痛地直喊疼。

尹容見他沒有受到多嚴重的傷害,瞄了眼還賴在地上翻滾外加裝可憐的江臨水,冷靜地說:「別鬧了,快趕路了!」

他真的痛到飆淚了:「嗚嗚,小容你沒良心啊~~居然打兄弟......」

「不要廢話!再囉嗦我就丟下你。」

「好嘛......」扁扁嘴,江臨水不在地上打滾了,趕忙直起身子追尹容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