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天國茶坊》
關於部落格
傳說中的奇蹟之地,看絕代陰陽師─安倍晴明與後代幻術師─安倍霏霏如何舞於這什麼事都可能發生的娑婆世界......※真假皇帝與退位皇帝與棄位皇帝、美人皇帝、笑面虎皇帝、皇后是男人、王妃搞冒牌、花妖、神人傳、狐仙、叫我皇子妃、我的情人是老大、麗水之戀、有情還似無情、意外 已出版!
  • 264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天師養成日記/11-15

第二章第一節/天師的尊嚴 (附記:其實他只是個天師的徒弟啦......)  >>被打 

 

兩人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地對槓著,直到傍晚的時候。

夕落迷人,那橙紅色的光芒照在房外,幾綹卻是溜進空氣中,灑進了屋子裡。

就在前一刻的時候,鎮長讓人送來了點心給他們兩個填填肚子,並且讓人傳話說是委屈了他們云云。只是江臨水聽也沒聽,一把將食盒搶過來,便跟著狼吞虎嚥起來,也沒管下僕何時離開的。不過幸好他還記得要留了點食物給尹容,沒將整個食盒給吞進腹裡。

解決了民生問題,江臨水和尹容最後等到有些睏了,心中想著也不知道那妖怪何時到,於是兩人稍微鬆懈了心防,閉上眼睛打起盹來。

不過約莫過了半刻之後,尹容讓自窗外吹進的一陣詭譎的冷風給擾醒,於是在當下睜開了一雙帶著防備的冷淡眼眸。

「莫非是來了......?」只能這樣懷疑著的尹容轉頭望著安靜的四處,這才發現他們的四周盡是一片漆黑。在傍晚過後,他與江臨水便因為睏意而睡去,所以誰都沒有去點燃桌上的燭火。

也不知道現在是哪時刻了......

心中如此忖度著,尹容在雙眼略微地適應了黑暗之後,循著周圍微弱的光線,摸回了床畔,沒想見江臨水還沒有醒來,他忍不住伸出手來搖搖他的肩。

「江臨水!」

江臨水只覺得旁邊似乎有擾人的蚊蟲在嗡嗡叫著,於是不耐煩地擺擺手揮趕著:「別吵啦......」他要睡覺好不好!

尹容頗為無奈地望著他那副不願醒來的樣子,思考了一下,跟著就靠在他耳邊輕輕說著:「江臨水,你師父來了。」

頓時,只見前一秒還在夢裡遊盪的江臨水,在聽見尹容下一秒這麼說的時候,便立即驚醒了過來,表情慌張地嚷嚷:「師父來了!?他在哪裡!?」

「在這裡。」尹容要笑不笑地抬手拉開江臨水揪著自己衣襟的手,「你還沒睡醒嗎!?」

「......怎麼我眼前一片黑啊!?」

「廢話。太陽都下山了當然是黑的!」尹容白他一眼,跟著走回桌沿,順手打亮了房裡的燭火;只見暖融的火光自尹容的指間猛地竄起,燭芯被點燃之後所產生的光線,依稀地照亮了房間四周。

眼前由一片黑到滿眼的光,有點不太適應的江臨水微微瞇著眼,在幽微的燭光中發現了那抹很熟悉的雪白身影:「......尹容?」

「是我沒錯。」

江臨水聽著那白影這樣回答之後,便安心地抬手揉弄著視線有些迷濛的雙眼:「天黑了啊?」

尹容點點頭,緩慢轉過身來的他正好背對著明亮的燭火,因此讓江臨水看不清他那張融於黑暗中的臉孔上的表情:「嗯......」

「那今天的晚餐呢!?」

尹容提醒他:「你忘了我們傍晚才吃過嗎!?」

「吃個點心嘛......」江臨水扁扁嘴,此時的他已經完全甦醒過來了。

沒轍地搖搖頭,尹容正想找個位置坐下的時候,沒料到房門被一道強風直接劈開,燭火也應聲而熄滅,這驚悚的情況讓兩人心中有底,面面相覷。

「看樣子是來了。」

 

「嗯。」

尹容皺著眉頭,小聲地說:「我們先按兵不動,探探情況......」

「好。」江臨水在輕地點點頭之後,便與尹容站在屋子的中央,等待著那隻自己找上門來的妖怪自投羅網。

果不其然的,一道略微沙啞的怪笑聲就從屋外傳來。

「咭咭咭......美麗又動人的小姐妳在哪裡呢!?本大爺要來帶妳走了喔~快點出來迎接為夫的吧!」語畢,聲音的主人就已經踩進了已然沒了房門的房間裡頭;而,房裡的江臨水與尹容在月光微弱的照耀下,這才看清對方是隻牛面人身的怪物。

「天師大人,這會兒看你的了。」尹容貌似沒有被妖怪的外表嚇到般的冷靜自持,還順便推了江臨水一把,把他推向虎口......呃~是牛口的面前。

但是反觀江臨水,他顯然是第一次跟這種怪物面對面,因此嚇得他當場連句話都說不出來:「......」

「妳今天也好漂亮!」怪牛說著讚美的話,抬起一隻手就要揪住江臨水的衣襟,眼看指尖就要碰到他之際,那怪牛忽然發現情況好像有點不對勁,「小姐,妳怎麼長高了!?」

江臨水青著臉,雖然害怕但也很氣忿,他沒有長高,是那位小姐太矮了好嗎!

怪牛呵呵笑了一笑,「哎呀,不管妳有沒有長高,來~先給我親一個......」

誰要給你這傢伙輕薄啊!!這要是傳出去可是會笑死一堆人的!

被妖怪用言語佔便宜,江臨水這時候心中的怒氣再加乘上害怕的情緒,在混亂中就此攪成一團,讓他終於忍不住伸手在懷裡掏出一張薄薄的符紙,最後扔了出去,打中了牛妖。

「去死啦!」

*** 

第二章第二節/蠻牛妖怪 (附記:他衷心地建議大家以後都要買張寒冰符鎮宅......) >>被毆  


尹容驚訝地看著那張薄薄的符紙被江臨水力擲向妖怪的面門之後,便自動化成火燄燃燒起來,又剛好是命中了妖怪的門面,因此他啼笑皆非地看著妖怪發出一聲慘叫,然後倒地外加掩面打滾。

「噢~噢~好痛、好痛啊啊啊啊啊──」

江臨水走近妖怪身邊,跟著不屑地哼哼兩聲:「臭妖怪,我的火燄符好不好吃呢!?」

「嗚嗚......」妖怪發出低鳴聲,江臨水沒意外地露出一抹冷笑。

「哼......想跟我搶飯吃的都該死。」

「......」望著江臨水那副發飆的狠樣子,他突然很慶幸自己沒有那樣被對待過。

孰料,沒讓尹容思考太久,江臨水抬腳踹了踹倒在地上痛苦翻滾的妖怪,命令:「喂,你打哪兒來的就滾哪兒去吧!」語畢的同時間,他忍不住輕視地哼了兩聲,沒想到就在這個當口,讓他踩在腳下的妖怪突然暴吼一聲,跟著爬了起來,嚇得江臨水往後退了兩步。

 

尹容見狀,忙不迭地暗叫了一聲不好:「......看來你的符術似乎沒有什麼大的用處。」

「......這不用你來說啦!」江臨水惱羞成怒地回頭怒喝了一句,這個時候,剛才的那隻牛怪已經紅了雙眼,正要朝著兩人衝了過來。

尹容開口提醒:「江臨水,他要過來了!」

江臨水已經在飆冷汗了:「廢話,我有眼睛看啊!這下子要怎麼辦啊......」

「那你怎麼不想一想辦法!?你是天師,最會的就是這個了......」尹容也很無奈地攤手。

這時的江臨水實在是很想哭:「我只是天師的徒弟!」

「那就把你師父教你的全部拿出來用啊!」

江臨水好哀怨地跟著尹容趕緊一起落跑:「這種時候我還能想什麼辦法啊,當然是三十六計的最後一計啊......」

「我知道了。」尹容很認命地加速往回跑,連帶著江臨水也跟著他一起快跑了起來。

江臨水馬上沒命地發出串串驚叫,一邊和尹容繞著花園跑給牛怪追:「快點快點,咱們快點叫鎮長派人手過來擋擋先啊~~~」

尹容忍不住拋給他一枚白眼:「你沒發現嗎!?我們製造出了這麼大的騷動,府裡卻沒有任何人過來查看......我想他們在給我們送完傍晚的那一餐之後,早就離開這裡的吧!」

江臨水聽了只能一陣的咒罵。

這些死沒良心的人,居然放他們兩個人獨自去面對妖怪!難怪他們對他提出的酬勞沒有意見,而且一口就答應了也沒有殺價什麼的......啊啊~好哀怨喔!原來他們被人算計了......

江臨水頓時慌了手腳,邊跑邊六神無主地喃喃:「那那那......」

尹容發覺他們跑了一大圈卻還是甩不開牛怪的追趕,於是緊急地催促:「你快點想個法子應付啊!」

「......」他還能想什麼啊......再說了,如果當初尹容沒接下這件事情,他們現在也不會跑得這麼狼狽。

「江臨水!」

「不要吼我啦......」瞪了面色焦慮的他一眼,江臨水不甘不願地思考起來。

「反正你隨便丟個什麼去擺平他就好!」尹容對江臨水已經不抱希望了,他決定先讓江臨水拖延那妖怪一下子的時間,然後他才能有時間施展他的馭劍術,這樣說不定他們還有一線生機。

江臨水很無奈,揣了揣懷裡沒剩下多少張的符紙,當下很隨意地抓出了一張,然後又朝著追上來的蠻牛怪丟了過去。

只見蠻牛的追趕蹄聲乍止,江臨水這才拖著尹容慢下腳步,跟著往後方瞥去;原來江臨水隨手一張寒冰符丟了出去之後,馬上就將蠻牛當場凍結成一尊冰雕。

***


第二章第三節/封魔燄 (附記:他新練的絕招是也~~)

尹容有些驚訝地看著牛怪被凍在原地無法動彈。

這時候的江臨水忍不住雙手扠腰,十分得意地大笑兩聲:「哼哼......臭妖怪,你再追追看啊!」他又不是吃乾飯的,好歹他也是天師的徒弟啊!

瞥了眼江臨水正在得意的春風笑臉,尹容不禁沒轍地搖了搖頭。這個江臨水啊......給他幾分薄面就可以讓他翹起尾巴來了。不過,他還是得感謝一下他,畢竟他總算是把麻煩給暫時解決了......

多看了幾眼被變成冷凍牛肉的牛怪,尹容問出重點:「......你的寒冰術可以撐上多久的時間?」

「這個嘛......」江臨水抓抓頭,不好意思地說:「其實也沒有很久啦......大概只有幾分鐘的時間而已。」

尹容的臉上開始冒出黑氣:「幾分鐘!?」

江臨水一派無辜地眨著眼:「是啊......只有我師父出馬才能將目標物凍住一刻鐘以上吧!」

聞言之後,尹容當下有些大驚失色:「那你還愣著幹什麼!?」

被尹容面上的緊張情緒給感染了,江臨水頓時也一副緊張兮兮地問:「怎麼了!?」

「這時候應該要快點逃命吧!?」都什麼時候了,他還留在原地跟他談論這些不重要的事情!

「幹嘛逃!?」江臨水訝異地問。

尹容翻白眼了:「難道你以為牠會被你凍住一輩子嗎!?」

一聽,江臨水馬上哇啦哇啦地跳起來:「哎唷~你做什麼不早點說啦!」

「搞清楚,是你拖著我講話的!」

「那......快快快,咱們快閃了啦!」江臨水慌忙扯著尹容的衣袖,跟著就要轉身離開,沒想到這時候剛好他的寒冰術消失了作用,那剛才被他的一擊直接給冰住的牛妖,於此時掙脫了術法的封印。

就在這一秒,牛妖破壞了覆蓋在他身上的一層厚厚的冰晶,顫著龐大的身軀抖落了一陣冰雨。

江臨水當場給嚇的瞪大雙眼。

「竟然膽敢如此地看不起我......」牛怪的兩腳耙了耙地,揚起了一堆塵土,張狂的表情讓兩人心驚。

見狀,江臨水與尹容連忙在心中暗叫一個不妙。

「你們就拿命來扺吧!」說完,牛怪憤怒地紅著兩眼,想也不想地就從兩人的方向衝了過來;兩人一驚,卻沒有任何方法可以阻止牠,於是他們只好又跑給牠追。

「哇啊啊──救命啊!」

「沒志氣的天師大人,你叫得這麼大聲不怕被聽見嗎?」邊跑邊喘氣的尹容還有心情開江臨水的玩笑,惹來江臨水頗哀怨地拋過一枚白眼給他。

江臨水噴淚了:「你還不快點想辦法!!快點啦──」他們都已經繞著後園子跑了N圈有了還甩不掉妖怪啊!

尹容沒轍:「就說了沒法子啊!」

「你不是劍師嗎?快點拿劍捅牠啦......

尹容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很抱歉我的劍得面對面才能射出去的。我怕當我們跟牠面對面的時候就先死在牠的蹄下了。」

「那怎麼辦?」好哀怨地繼續猛跑,跑到上氣不接下氣,江臨水有點絕望。

尹容嘆氣:「只能看你還有什麼法子......

娘的~結果還是要他出馬嘛......

江臨水突然拉著尹容煞住腳步,將牙根一咬:「既然如此,我也只好用那一招了……那招可是他的壓箱寶啊~

「什麼?」

江臨水沒有多說,只是將尹容護在自己身後,跟著施展出在他還沒被趕下山之前,他所新練的招式。

「吃我這一記吧~封魔火燄──」語畢,尹容看見自江臨水在摸出一張金黃符紙,跟著捏在掌心中喃喃施咒,沒多久之後就見到他攤開的手中竄出一團火花,過度耀眼的光線讓迎招的牛怪來不及反應,在跟著被那團光芒擊中之後,便一整個燃燒起來。

牛怪發出一串應景的慘叫尖嚎聲音,最後在火光中被燒成了灰燼。


***

第二章第四節/少根筋的天師大人 (附記:誰說我少根筋!我是提出可以解決問題的辦法哎!真不識好人心......)


待事情解決之後,江臨水與尹容於是等到天亮才離開了鎮長的宅邸,回頭往隔了一個鎮的那家客店行進。

兩人又再度來到那條波光粼粼的小河。

這個時候,江臨水不免將視線調向身旁的尹容,扁嘴:「我說小容唷~因為咱們還沒從客店的掌櫃的那裡拿到酬謝的銀兩,所以這回的渡河也還是要有勞你了。雖然我不太想這樣危險地渡河......」他們是沒得挑了。

尹容沒轍,只好聽話地二度使出連環劍,讓兩人抓著劍身橫渡小河,然後這兩人當然又華麗麗地引來了很多摻雜著眾多情緒的目光,他們也只好通通隱忍下來了。 

在渡河之後,江臨水嫌棄用步行的到達目的地太慢了,於是又取過尹容的那把飛劍,最後很邪惡地對著尹容勾勾手指。

「小容,快點過來了。」

但是之前已經有了一次恐怖的飛行經驗的尹容,說什麼都不肯再站上飛劍,做那什麼馭劍飛行的可怕事情。

「我自己用走的就好。」

孰料,江臨水突然板起臉來:「別鬧脾氣啦小容~等你用走的走到那家客店,天就已經黑啦!」

尹容面露不快地瞪他:「誰鬧脾氣了!?我只是不想太引人注意......」

「反正咱們剛才也已經引人注意過了啊!再來一次應該也沒什麼的......」

尹容頭痛地皺眉:「那不一樣。」難道只要是天師都是像江臨水這款不食人間煙火的嗎!?

「那我用符紙在咱們身上造出結界好了,這樣就不用怕被看到。」江臨水的腦筋倒是轉得快,只可惜對方似乎不太領情地搖頭反對。

「不好。」打死他他都不要再站上去了!

兩人就這樣一直僵持不下。

江臨水等得不耐煩了:「快點啦!你是不是男子漢啊!?真是婆媽......」

尹容瞪著他,當下咬牙受激了:「上就上!」說著,他身手俐落地爬上飄浮在半空中的飛劍,跟著站在江臨水的後方,也因為如此,所以他根本就沒發現江臨水在他上飛劍的那一刻露出了一抹得逞的惡笑。

「那我們要出發囉,你就自己抓好啦!」撂下了這一句警告,江臨水馬上施法馭使著飛劍啟動,緩慢地飄上天,最後『咻』一聲地揚長而去,獨留下風中迴盪的一串笑聲和尹容的一句掩不去的氣急敗壞低咒聲。

「你趕著去投胎嗎!慢點、給我慢點──」

站在飛劍前端、據說是未來天師的江臨水,正快活地在雲朵間穿梭:「嗚呼呼~~」

結果,一路飆飛劍到隔壁客店的江臨水,在跟掌櫃的取回鎮長交託給他暫時保管的酬謝銀兩之後,便走路有風地踏出了客店大門;挪眼瞥見門外的尹容還是難以適應地用單手撐在路旁的一株樹幹上平復受創的心情,江臨水走近他身畔,伸手拍拍他的背部充當安撫。

「哎哎~你多坐幾次就會習慣了。」

見鬼的他幹嘛要去習慣!

尹容轉過一張慘白的美麗臉蛋,唇瓣蠕動著,但是卻無法發出任何聲音,只能用他犀利眼神繼續殺人。

誤以為尹容的滿面忿怒是因為沒用早膳在發脾氣的關係,於是他接著會錯意地拍拍他,拉著他一起走進客店:「來來來~咱們先吃點東西等會兒好上路啊!我讓掌櫃的特地弄了一桌好吃的給咱們了。」

「......」沒有力氣反駁兼被人拖著一路走的尹容頓時無奈地地抬頭,無語問蒼天。

......他可不可以跟這個沒神經的天師分道揚鑣!?

***

第二章第五節/算計 (附記:試問上哪種船不用付錢的!?就是別人家的賊船!)

坐在客店裡的飯堂裡用膳,江臨水頭一次嘗到了什麼是幸福的滋味。

笑逐顏開的他,在著手掃光了桌上的幾盤菜餚之後,這才一臉心滿意足地放下手中的筷子;眼角一瞥,他的夥伴尹容卻還在一旁慢條斯理地用餐,看那優雅的氣質果真就是富加子弟的模範。

江臨水不禁托著腮偷瞄他,尹容似乎不太偏食,反而還很好養,桌上有什麼他就吃什麼。而且他吃飯的時候很安靜,那種專注品嘗菜餚的認真表情,若是讓店裡的大廚見到了,大概也會噴淚吧......

不過,這樣的他,在家裡應該是吃好穿好的,為什麼還要一腳踏入江湖呢!?他覺得在家裡好好當個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大少爺其實也很不錯的啊!

困惑地伸手撓了撓首,江臨水不甚明白內情,而且尹容也沒有主動提起,他也不好出口探問。

反正他要說的時候就是會說的啦......

有點樂天地思考著,江臨水拍拍有些鼓漲的肚皮,發覺尹容已經放下碗筷了。

「吃飽了嗎?」

尹容點點頭,「嗯......」

江臨水跟著頷首,滿面微笑地轉過頭去:「小二,算帳囉!」

語畢後的沒有多久,他們發現前來結帳的人不是小二,而是掌櫃的,兩人在心中感到突兀了一下。

掌櫃刻意笑咪咪的:「客倌,今天這一桌就算是本店請客吧。」

聽到自己不用付飯錢,江臨水訝異到差些掉了下巴:「咦!?」

尹容也連忙皺眉:「掌櫃的,這不太好吧......」

掌櫃的瞄了兩人有點為難的表情一眼,馬上斂起了笑容,正色地說:「其實是有件事情想要麻煩你們......」

江臨水提不起勁:「喔?」他們的麻煩最近已經很多件了,而且好像有往上疊加的趨勢。

掌櫃的一邊微笑一邊說著,故意忽略兩人在聽完他的話之後,那一臉黑氣的表情:「所以這桌酒菜就算是我的酬謝。」

還有這樣先上車後補票的喔......

江臨水好哀怨,他們老是在上別人家的海盜船(被算計+打劫);而,尹容的神色也沒有好到哪裡去,他總覺得他們老被人算計,回頭應該去廟裡燒個香,求神佛保佑一下。

沒轍的尹容只得無奈地抿唇:「掌櫃的,您究竟有什麼事情想要拜託我們去辦的!?」

一聽到尹容這樣問,掌櫃的馬上就露出了笑容:「其實是這樣的......」

原來之前有個捕頭大人路過此地,並且在這裡用餐,臨走前卻將一塊身分令牌遺留在店裡,掌櫃的原本想讓人送回去,但是他因為店裡忙碌,後來就把這件事情給忘了,直到前幾日才想起來。

對著兩人解釋前因後果的掌櫃的,當下很尷尬地乾笑了幾聲。

「原來是這樣。」

「這回就麻煩你們把它送回去隔壁鎮的衙門吧!」

「好吧!」有點慶幸是這種不需要再去冒險的簡單任務的江臨水,終於扯了扯唇角答應了。

不過話說回來,俗話說:吃人嘴軟、拿人手短,他也不敢直接就拒絕。

掌櫃的終於放心了,於是高興地從懷裡掏出一兩錠碎銀給江臨水:「這是給你們的渡河資。」

瞪著江臨水收下了銀子,尹容登時露出了一抹讓江臨水感到極為炫目的美麗笑容,「請您放心吧,這件事情我們一定替您辦好。」

這下子終於不用再搭飛劍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