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天國茶坊》
關於部落格
傳說中的奇蹟之地,看絕代陰陽師─安倍晴明與後代幻術師─安倍霏霏如何舞於這什麼事都可能發生的娑婆世界......※真假皇帝與退位皇帝與棄位皇帝、美人皇帝、笑面虎皇帝、皇后是男人、王妃搞冒牌、花妖、神人傳、狐仙、叫我皇子妃、我的情人是老大、麗水之戀、有情還似無情、意外 已出版!
  • 264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天師養成日記/6-10

第五節/御劍飛行 (附記:他絕對不會把尹容有懼高症的事說出去......) >>被踹


迎面吹來的風兒帶著一絲草香味,江臨水的面上含笑,一副英挺的模樣──站在一柄飛劍上方靈活馭使。

如果除了身後那雙似要將他的腰勒斷般的用力的雙掌以外,他會覺得御劍飛行的感覺其實還不賴。

遠目望去,掠過兩人身邊的盡是朵朵潔白的雲絮和偶爾會狂暴流轉的風,江臨水本來很享受的,但是他發現他們的目的地已經在眼前了。

有點失望地操使飛劍在一處草地上降落之後,江臨水這才可以放鬆且安心地吐出一口大氣來。

相較於他一臉輕鬆地下了飛劍,接著再將飛劍變回原來的大小,剛才跟著江臨水在天上飛過一圈的尹容卻是滿臉慘白,一副作噁模樣,極度不舒服的軟在一旁。

「咦?小容你怕坐飛劍喔?」

尹容回過頭來,那張有些花容失色的面龐,讓江臨水十分好奇地朝他靠了過去,接著就說出很欠揍的問題。

「......」被驚嚇到現在都還無法平復心情,尹容無力地狠瞪了正在說風涼話的江臨水一眼,再也沒有力氣作任何的反應;反觀江臨水卻是一臉笑呵呵地瞅著他,那種似逮著了他的小辮子般的表情讓他十分的不悅。

「原來是這樣......嗯嗯~我知道了!」煞有介事地點點頭之後,江臨水露出一臉竊笑,自顧自地將罪名冠在尹容的頭上:「我絕對不會跟別人說你有懼高症的......」正想伸出手來拉起尹容的時候,孰料對方竟然緩慢地站起身來,然後就一腳朝他踹過來,把他踹得頭昏眼花地倒在地上。

這是暴力、暴力啊!

「啊喂喂......你等等、等等啦!」急忙喊停的江臨水一臉害怕,在發現尹容真如他所願地停腳之際,他很哀怨地說:「好吧好吧,這樣戲弄你是我不對,但是求你千萬不要踹我這張帥哥臉......」雖然他沒有尹容那張絕代的美女臉,但是他好歹也是生著一張清秀面龐,基本上還是有特定族群會喜愛他這款的。

沒想到尹容對著他就是一陣的冷笑,在他的話說完之後,便再也毫不留情地一腳貼上那張惹人厭的臉。

只見面前一片黑的江臨水瞬間發出一聲嗚咽。

「嗚......不是說好了不要踩臉的嗎......」

尹容哼了一聲地將腳移開,看著江臨水一副哀怨地用袖子擦乾淨臉上的塵土與草屑,這才從地上爬起來。

「自己人還這麼用力踩,你真是沒有兄弟愛。而且話說回來還是你不對哎!如果不是沒錢我幹嘛要這樣自虐......」真以為他愛開飛劍嗎他!那很浪費符紙的!

尹容卻是連聽都不聽他的喃喃抱怨,馬上轉過身去:「走了!」

「喂......」江臨水見他轉頭就走,只好扁扁嘴,隨後跟了上去;沒想見他門走出草地,眼前便是一條的小河阻再面前。

尹容馬上無言。

江臨水站在尹容身邊,看著河上悠轉的小船們,無奈地抓頭:「我們不能直接把飛劍開進鎮上,那會嚇到人的。」

尹容回過頭來,冰冷的眼瞳瞅著他:「那你說這次要怎麼辦!」他們身上已經沒有錢了。

沒想見江臨水反而把問題丟給他:「這回當然是看你的了。」

「我?」

「你不是會操使飛劍嗎!?」

尹容皺眉:「那又如何?」

江臨水微笑地伸出手來拍上尹容的肩膀:「小容,那就有勞你了......」

最後,尹容在使出不曾間斷的連環飛劍,讓兩人可以攀著劍身順利地盪過河岸的同時間,也招來了很多眾人們詫異與愛慕的目光。 (PS.好孩子千萬不要學習,叔叔是有練過的......)  >>被打

***

第六節/這一切都是為了吃飽 (附記:誰說是天師就一定得斂財不可的!?)  >>師:沒志氣!(被揍)


一團密密麻麻的人群,十分罕見地在日正當午的時刻於這座小鎮的公告欄的前方圍住,使得剛剛雙腳著地的兩個人不禁有些訝異地互看了一眼,最後他們決定由江臨水擠進人群裡頭探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將自己的行李託給了一身飄逸白衣、像個謫仙人的尹容,江臨水頂著一張有點冒汗的年輕臉龐、身著一件粗布藍衣,在迭聲的『借光』之後,順利地擠到了告示的前方站定;而他沒有半刻的猶豫,立即把握了機會,逐行逐字地將告示上方的墨黑字體給看了個清楚。

「喔~原來是鎮長家的閨女被妖怪看上啦......我還以為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事情呢!」撇了撇嘴,江臨水的話不輕不重地回響在人群裡頭,讓他身邊的幾個路人都聽見了,並且朝他丟過一抹不屑的目光。

「我說這位兄弟,你應該是外來客,所以才能說得這麼輕鬆的吧!?」

「是啊,反正被妖怪看上的又不是你家人,你當然這麼說......」

幾個人立即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並且朝著江臨水丟去鄙夷的眼神,讓江臨水好生尷尬,頓時不知道自己該回些什麼;直到尹容發現了前頭的騷動,也跟著鑽進人團之後,這才聽見了眾人對江臨水的嘲弄與輕視。

瞥著江臨水一副傻傻地笑著的模樣,尹容反倒是大了膽子,面上維持著一貫的冰冷霜雪,突然開口說:「很不巧,除魔衛道正是修道者該做的事情。」

「除魔衛道?」

「修道者?」

眾人登時面面相覷了好幾眼,然後再有志一同地看向江臨水和尹容。

尹容輕鬆地接下話:「你們眼前這位可是個天師,所以降妖伏魔當然是他的份內責任。」

江臨水一聽尹容這樣說了,忙不迭地僵了臉,但是他沒有讓任何人看出來他的不對勁,只是轉頭朝著尹容瞪看而去,而且還一邊眨眼示意他不要再說了;孰料尹容像是沒有看見似的,逕自又接了說話。

「麻煩哪位知道路的好心人,現在就領我們去鎮長府邸吧!」

一聽尹容這樣說的人們,馬上就鬧烘烘了起來;最後他們推出一個曾經受雇於鎮長的中年男人給他們帶路,就這樣一路引領著他門來到鎮長家門口,然後就自己回頭離開了原地。

「......」望著大門口上方那幾只高掛著的紅色燈籠迎風擺盪,江臨水不禁有些忐忑。

尹容則是緩慢地開口:「不進去嗎?」

江臨水馬上回眸瞪了一眼始作俑者,跟著有些氣憤地說:「你幹嘛說謊騙人家我是天師!?」他不是早跟尹容說過了,他只是天師的徒弟啊......

「你也這樣騙我。」尹容睞他一眼,看著江臨水在他話畢之後露出有些頹喪的表情。

「所以你就這樣陷害我!?」

尹容四兩撥千金地告訴江臨水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你忘了嗎?沒錢的話可是沒飯吃的,你不想餓死吧!?」

這絕對是威脅!

「......」好吧~他沒話可以反駁了。

見到他頗為無奈地低垂著臉,尹容說:「而且我這是給你一個斂財的機會。既然你是天師的徒弟,那麼總該有點可以對付尋常妖魔的法術在身上吧!?」

「......」他發覺尹容真是吃人夠夠......不過,他倒是還挺知人善任的嘛!

「還有,你別忘了,是五五分。」尹容最後補上的這句話,讓江臨水馬上忿忿地抬起頭來;好傢伙啊!是他動手還要五五分賬!?

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一個人的話,他發誓尹容早就掛點了。

沒把江臨水的肅殺表情放在心上,尹容抬手一把將江臨水推進門裡:「該上工了,天師大人。」

最後,不怎麼甘願的天師大人-江臨水有些畏縮、又很莫可奈何地走進大門。

***

第七節/這像什麼樣! (附記:捉妖是他、扮小姐也還是他,那個美女臉的比他還像女的為什麼就可以豁免!?這不公平~~)  >>地上打滾中


在鎮長差家中的女婢,把他扮成像是閨女模樣當作是替身之後,江臨水便一直無語地呆坐在房間裡的那面銅鏡前方。 

苦著一張清秀的面龐,江臨水攬鏡自照的同時間,也感到欲哭無淚。

他很難相信鏡子裡頭的那位秀麗小姑娘就是他本人!

很大受打擊地撇開頭去,江臨水看向正在一旁悠哉閒晃的尹容,不由得在心中恨恨地罵了他幾句。

當初他根本就是上錯賊船,這才會招惹上這位仁兄啊啊啊!弄到他現在後悔無比,真是恨不得時光能夠倒流,回到當時他在客店認識尹容的那時候,那時他絕對會不管良心的譴責,頭也不回地離開那間客店的......

嗚嗚!他真是可憐......不知道他現在偷跑還來不來得及......

正當他在哀怨的時候,那個比他還像女人的尹容忽然出聲:「江臨水......」

「幹啥?」沒看到他現在正在哀悼自己往後的日子都要被壞人壓榨到底嗎!?他很忙的......

「你想那個妖怪......會是什麼樣子的呢!?」

聞言,江臨水終於願意轉頭來看他,不過丟給尹容的是一對白眼:「妖怪不都是一副妖怪樣嗎!?哪還有什麼樣子的......」

「這你就不知道了......」尹容瞥他一眼,然後頓了一頓,「其實我們劍莊在過去也打過不少的妖怪......」

頓時被吸引注意力的江臨水一副好奇兼有興趣地瞪著尹容:「喔?」

「妖怪有分很多種的。像是地上走的、天上飛的、樹上爬的......」尹容細數著,一抬頭就發現江臨水那張擦著女人脂粉的臉蛋過度地靠近,於是忙不迭地將步伐往後挪了一挪,保持安全距離。

「那豈不是跟萬物一樣了嗎!?」

「差不多吧!其實妖怪也是萬物的其中一類,只不過他們通常異於常人。」

江臨水一臉得意:「這我知道。因為就算被我用寒冰術冰凍,或是用火焰術燒得像是焦炭,他們也是會慘叫的......」

聽著江臨水像是誇耀似的說嘴,尹容不禁在額上冒出三條線。他的本意其實不是那樣......

「話說回來......還不是你自作主張地替我接了這樁生意!」江臨水很不滿地伸手指著自己的大花臉,冷哼:「還害得我扮成小姑娘,這樣能看嗎!?」

當下,尹容一個忍俊不住:「但是我覺得你扮起來還滿像的......」

江臨水怒目地瞪住他:「你還說呢!要扮也該是你去扮啊,為什麼要是我!?」尹容簡直是兩手空空,什麼都不用做就能夠吃好又睡好的,這教他怎麼能夠不嘔氣呢!?

「那我們之中又是誰會捉妖的,你自已說吧。」尹容馬上堵上這句,只見江臨水瞬間無言,滿面黑鴉鴉的。

X的,他會捉妖就把這個充當冒牌小姐的任務也一併交給他了嗎!?哪有人這樣的......

尹容笑看著他咬牙切齒的模樣:「總之,天師大人,這回還是要看你的本事了!」

「你每次都這樣說!」江臨水一整個哀怨相連到天邊......

 

第八節/銀子銀子我愛你~~ (附記:麻煩請用銀子砸我感謝~~!!)  >>被打 

尹容但笑不語,盯著江臨水哀怨地青著臉,似乎不甚樂意的模樣。

「喂。」

「幹啥?」沒看到他現在正在哀悼自己的遇人不淑嗎!?

「你為什麼會當天師的徒弟?」

江臨水扁嘴,聞言之後抬眸看著尹容:「還不都是師父害的......」

「什麼?」

「他說因為他是幹天師的。」說到這裡,江臨水顯得很埋怨又忿忿不平;尹容瞅著他的樣子不語,登時疑惑了起來,幸好江臨水本就話多到無人可比的聒噪,恰好解除了他那未出口的疑問。

「我也曾經問過我師父與你同我問的那個問題,但是他卻跟我那麼回答......」

尹容不解地歪首。

見他似乎聽不懂內情,江臨水無奈地說:「我其實是被師父揀來的棄嬰啦!而我家那沒天良的師父曾經告訴我,他說他自己是幹天師的,所以跟著他的我,當然也就沒得選擇了。」其實他想當的是商人!因為可以賺好多銀子!

「原來如此......」尹容瞥他一眼,又問:「那你後悔嗎?這個職業好像不是你中意的......」

「很後悔啊!」江臨水點點頭,瞪眼外加握拳,表情憤慨地說:「早知道我在小時候就拜託師父給我認個養父母,然後最好是從商的!」 (=_=+)

「......」從商的?該不會......

「我從以前就喜歡閃亮亮的東西......」江臨水的雙眼頓時冒出顆顆愛心。

「......」尹容無言地看著他,突然不知該接什麼話好;結果就在這個時候,江臨水談跟他談出了一點興趣,改而轉向他。

「那你呢?怎麼會想當劍師?」

睞了江臨水一副在探聽別人秘事的表情,尹容沒轍地翻白眼:「......家學的關係。」

「家學啊......這個好。真是個好理由呢!」江臨水忽然間面無表情地瞅著他,口中喃喃自語:「這也是一個可以逃避真正的自己的好藉口......」

尹容聞言之後,臉色頓時不是很好看。他憑哪一點可以這樣說他!?他們又算不上認識!

就算他有家學又如何!?那裡對他來說也不過就只是個很陌生的地方而已。有家無家,對他來說其實都是一樣的......

這時候,絲毫不知尹容內心的黑洞,緩慢回過神來的江臨水不知道自己剛才又說了什麼會招人心生不快的蠢話,只是一派天真地說著『有家學很好』的這種話。想他還是個親父母不知為誰的孤兒呢~所以他很羨慕那些有家有父母的人。

「我說小容......」像發現新事物那樣瞪圓雙眼,江臨水好奇地撇過臉望著神色有些陰鬱的尹容,「你的臉色有點難看哎......你在想什麼嗎!?」

尹容回神來白了他一眼,「什麼都沒有。」

「那你是不是天生的氣血差啊!?瞧你一張漂亮的臉蛋竟然慘白成這樣......」好可怕~~!

「你才天生的氣血差!」尹容快吐血地回他一句。

江臨水扁嘴:「幹嘛這樣......」他也只是關心嘛!

「不要做那種會破壞你現在打扮的表情!」尹容受不了地說。

嗤了聲,江臨水不以為意:「有什麼關係,反正我又不是女的......」

「那你可就要當心妖怪不上鉤,到時候我看你怎麼領賞。」尹容噓他。

當下被神色認真的尹容給說得一陣害怕,江臨水這才面露委屈地嘟起嘴,收起會破壞此時少女形象的言行,畢竟他可不想白忙一場啊......

***

第二章/道歉記 (附記:原來尹容做錯事情也是會跟別人道歉的是吧?) >>被打 


就在江臨水這麼思考著的時候,尹容瞅著他半晌,突然說:「我很抱歉。」

江臨水立即被華麗麗地震住了,他一臉詫異地抬起手來掏掏耳朵,極度懷疑自己有幻聽。

尹容哎!那個自傲又冷得要命的劍師尹容哎!沒想這會兒竟然會說出道歉的話來,敢情他是聽錯了吧!?

「......你那是什麼表情?」無言了一下子,尹容黑著臉問。

江臨水撇撇嘴,「我應該是聽錯了吧......」如果他們兩人有爭論的話,每次也都是他在道歉的。

「江臨水!」尹容知道他又在心中腹誹他,於是忍不住跳了起來,「你能不能好好地聽別人把話說完!?」

江臨水被瞪得露出滿面的無辜與害怕:「你又想幹嘛了啊!?我有在聽啊......」他只是往後偷偷退了兩步而已嘛,幹嘛這麼計較呢......

沒輒的尹容抿起嘴來,冷然的目光朝著江臨水射去,懷疑地瞇起眼:「那你為什麼一直往後退!?」

「我沒有啊~」請原諒他說謊了,祖師爺......

尹容瞪住眼前很明顯就是在說謊的江臨水:「你想騙我?」

江臨水陪著笑臉地擺手:「沒、沒啊......我哪敢啊!」其實是他很怕又被尹容賞一頓免費的爆栗。要知道~常被揍腦袋是會變笨的......

看到他那副膽小樣,尹容的氣不打一處來:「過來!」

意識到危險的江臨水猛搖頭:「不要。」說什麼都不要!

「為什麼?」

「......你會揍我。」

「你這麼想要被我打!?」

「不想。」誰想要無緣無故就被人打啊!

尹容沒耐心了:「那就過來!如果你再不過來的話,就換我過去。」

那結果還不是一樣......

江臨水好哀怨地扁嘴,等到尹容自己走過來他可就慘了。

沒法子的江臨水只好妥協:「我過去,但是你不能打我。」說著,他走近尹容的身畔,距離本人也只有三大步的距離;不過就在他發現對方在他慢慢靠近之後,並沒有什麼動作出來,於是又安心地踩近了一小步。

「你要做什麼?」瞪看著尹容,江臨水一臉防備;沒想到就在下一秒,尹容竟然向他彎腰賠罪。

「很抱歉......我一開始就擅自代你接下了這件事情。」

沒料見尹容竟然會給他乖乖賠罪道歉的江臨水一時懵了:「咦?」

尹容望著他一臉驚訝,接著沉默地抿了抿唇:「如果在這件事情中,你出了什麼差錯的話,我會帶你回去向你的師父道歉的。」

江臨水訝然地張著嘴好半天,就是無法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原來他是這種意思啊......害他以為他又在無意中做了什麼才惹得他老大不爽,又想對他動拳腳了咧......嘖!但是話說回來~他在尹容的心底真的有那麼不濟嗎!?實在是太過分了,這完全侮辱了他的專業!

江臨水怒氣一來,就多瞪了他幾眼:「我沒有你說的那樣弱腳好不好!況且你不要拖累我就好了,還帶我回去哩......」

不知為何的,看著江臨水一副氣呼呼的樣子,尹容忍不住笑了起來。

「彼此彼此。」

江臨水哼了一聲,怒氣還沒消的他,一臉不耐地問:「不知道那個強要閨女的死妖怪哪時候要來,不知道我很急著被打賞嗎!!」臭妖怪到底死哪去了!?

「反正等著就是了。」尹容淡淡地說:「牠會自己找上門來的。這也就是為何鎮長將我們安置在小姐的房裡的原因啊!」

「這還用得著你說哩......」江臨水立即白了他一眼。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