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天國茶坊》
關於部落格
傳說中的奇蹟之地,看絕代陰陽師─安倍晴明與後代幻術師─安倍霏霏如何舞於這什麼事都可能發生的娑婆世界......※真假皇帝與退位皇帝與棄位皇帝、美人皇帝、笑面虎皇帝、皇后是男人、王妃搞冒牌、花妖、神人傳、狐仙、叫我皇子妃、我的情人是老大、麗水之戀、有情還似無情、意外 已出版!
  • 264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天師養成日記/1-5

天師養成日記


楔子

終年雲霧繚繞的翠雲山山頂,有著一座與世隔絕的宮殿,名叫翠山閣。

據說翠山閣裡住了一位頗有修為的道長與他的徒弟們。然而,這個『據說』,其實也沒有很多人出面來證實,僅是聽說那個正要從翠雲山山腳下,前往山頂的那座殿閣的廚房送些糧食漁獲進去的捕魚人,親口同山腳下的那位賣涼茶的小二閒談時候所說的。

其實這個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消息,所以也就沒人深究。

記得在那一天,白色的迷霧與往常一樣圈繞圍住山腰,從平時都很安靜的翠山閣裡,突然洩出了一道慘痛的叫聲......

***

第一章 / 逐出師門?才不是!是師父讓他下山去歷練......


他,江臨水,是住在翠雲山的山頂上的翠山閣裡的無名道長之徒。不瞞大家說,他家師父其實是幹天師的,會的術法比天還高比水還深,然後......他忘了師父的脾氣也是。(= =a)

那件慘事是這樣發生的......

他中午練完了師父最近教他的新招數之後,想說回頭去大廳跟師父打過招呼,接著再去清洗一身的汗流浹背,結果他走進破舊的廳堂,卻發現師父並不在位置上。於是他好奇地將廳堂整個翻了過來,卻還是沒有發現師父的蹤影。

就在他找人找得累了的此刻,回到廳上的當口,眼兒一瞄才注意到到一旁的小几上頭竟放著一杯茶,然後他一時口渴就一口氣喝光了。

誰知道他家師父這個時候不巧從外頭走進門來,一見到他仰著頭灌茶,便一臉猙獰地朝他衝了過來,連聲招呼都沒有打就出腳踹他,害他一時不備,就這樣被踹中胸口飛了出去。

那道慘叫聲就是這個時候發出來的。(= =b)

隨後,他狼狽地摔在地上,眼淚差點噴出來,「臭師父,你幹嘛啦!!你是在練無影腳還是飛毛腿啊!」有必要這麼用力踹他嗎!

誰知道無名道長連理都沒有理他一下,雙眼暴突地瞪著一旁被連累到摔個粉碎的杯子,登時氣得顫抖:「你、你、你剛剛喝了什麼!?」

他有喝什麼嗎!?還不就是那杯茶而已嗎......

「茶啊。不然還會是什麼咧......」

得到答案的道長忍不住將江臨水用單手揪起,破口大罵道:「你、你、你這個不肖徒!」

「啥?」被師父的怒火震得頭昏眼花,只差沒當場昏過去,江臨水哀叫。

「就是那杯茶!你喝了對不對!?」

「呃......」被拎著亂晃,他只覺得當下一陣眼冒金星......

「說!」氣得氣息紊亂和氣喘咻咻的道長瞪圓了眼兒,開始逼問。他這個腦袋神經都很粗的徒弟在入他門下之後,已經不知道給他惹來多少麻煩了,沒想到他這回竟然把他要喝的茶水給喝光,那可是一萬年才長一次的稀有寶貝-長生花提煉出來的啊!

「對......」

他氣、他氣、快要氣爆了!

雖然心疼自己得來不易的寶貝就這麼被喝光了,但是他更哀傷的是自己沒有法子讓錯事被挽回。

茶水喝都喝了,他也不能拿這個傢伙如何。

道長青著臉,抓著江臨水的手直發著抖。

這個傢伙簡直就是惹事精,不想個辦法解決他,他很可能提早入棺材!

最後,道長將他甩開,內心在哀歎著自己大概是無福消受那杯長生茶,不然也不會發生這種烏龍的事情。只是......就是這樣想,他的怒火還是一時無法就這麼憑空消散啊!

「師父......?」望著師父很難看的面色,江臨水戰戰兢兢,「那杯茶......」

「那杯是長生茶,你這個臭小子!」

「長生茶?」

「一萬年才長出來一次的長生花啊!我的寶貝......」道長欲哭無淚,無奈地跪在破碎的瓷杯旁邊,一把老淚噴了出來;江臨水見狀才知道自己闖大禍了,連忙上前安慰。

「師父,你不要傷心嘛......我再去給你找一株來不就好了......噢,好痛、好痛!師父~~」江臨水的話被他家師父擰耳朵的時候中斷了,他一邊痛嚎一邊陳情。

「我又不是故意的......」

「你這禍頭子!」

江臨水很委屈地說:「不然喝都喝了嘛!要不我吐出來還你?啊呸、呸、呸......」

道長看不過去,忍不住賞他一記爆栗:「你這臭小子!」

「好痛......」

道長憤怒地丟了一枚白眼過去,「你!給我馬上離開這裡!」沒理會江臨水的大驚失色,無名道長立即扯著江臨水來到門外,然後就這麼一記掃腿,將他踹出殿門。

沒等江臨水反應過來的無名道長發出一串怒吼:「馬上收拾你的行李,給我下山歷練去!」

***

第一節/離家出走......呃~是離門派出走


然後,他就這樣被師父踢下山去了。

說不悲哀不是真的,雖然他其實很不想離開師父他老人家。(真相是他想要繼續留在門派裡面吃好穿好,而且還不用餐風露宿......= =")

大概上天沒有聽到的他的聲音,就在他抱著師父的大腿哀求著想要被原諒的時候,他那無良的師父卻一點都不留情地甩開他,然後很開心地對他這樣說:『乖~快點收拾一下趕著下山去了,師父會等你給我找株長生花回來煉藥的喔!別忘了這可是你自己答應師父的。』

『可是師父,你不是說那長生花一萬年才長一次嗎!?』他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他家師父笑咪咪的說:『對啊!所以找不到你也就甭回來了!』

江臨水忍不住驚聲尖叫:『什麼!?師父你是想趁機賴掉我這個徒弟吧!?哪有人這樣的──』 話都還沒有說完,他的腦袋就被師父一掌巴了,然後他就只看到眼前好多星星在閃爍。

嗯......今天的星星出現得好早~

『不肖徒,這是你必須要給我做到的補償!』無名道長雙手叉腰,怒喝,一邊瞪著面前死到臨頭還不知道要懺悔的不肖徒弟正露出一臉世界末日的表情,心情忽然間大好了起來,『反正沒找到長生花你就不許回到門裡!』

最後,回應無名道長的是江臨水的一串慘叫聲。

回想起事件發生的始末,江臨水臉色忍不住黑了一大半,因為不管他再怎麼哭鬧或是耍賴都沒有用,就這樣被他家師父在午後一腳踢出門了。

「不肖師父......」抱著簡單的行李,江臨水欲哭無淚地走在下山的山路上,此時的他一副頹喪的表情,步履蹣跚,正往山下那家客店的紅色旗招的方向前進。

抬頭瞥了眼滿天的橙紅色正有慢慢黑去的傾向,江臨水委屈地嘟嚷著,腳步未曾停些過地往前邁進;不久之後,他終於順利走到山腳下方的那家客店,進門去向店家的小二要了一間簡陋的個人房。

待晚餐隨意地用過之後,江臨水便早早爬上了床,就這樣一覺到天明。

隔天一樣是個大好的天氣,被陽光刺得睜開雙眼的江臨水,在起床洗漱完畢,便下樓用過了客店準備的早點,接著回房整理了一下他的行囊,準備前往樓下的櫃檯去結帳。

走在樓梯間,江臨水掏出懷裡不多的銅錢瞧了瞧,順便又在心底算計了一下,接著很心酸地將剩餘的銅錢再度塞回了懷裡。原本想他手上的這點小錢應該足夠付賬的,但是就在他即將前往櫃檯之前,有個身形削瘦的男人早他一步地走上前去。

看樣子是在爭吵......

江臨水不明白地望著前方櫃檯的掌櫃正和那名陌生男子爭辯著什麼,他好奇地走近傾聽,這才知道原來那個男人似乎是因為吃飯沒錢付賬,想要用別的方式扺償,於是就跟掌櫃的起了個衝突。

江臨水知道自己不該插手,但是滿身的正義感(!?)讓他不得不開口。

「哎唷,兩位,有話可以好好說的嘛......」

被他的這句話給驚得回眸來的掌櫃與男人,訝異地望著走到櫃檯的江臨水,一臉微笑地正要試圖打圓場來。

***

第二節/劍仙-尹容 (附記:這傢伙美到不像話) >>被打


待那個陌生男人一個回眸,原本該順暢說完的語尾卻是在他的嘴邊打結,江臨水就這樣瞪著眼,直直地盯著人家發呆。

直到掌櫃的看出他的震驚,忙不迭地重重咳了一聲,這才暫時性地喚回了江臨水的神志。

「這位客倌,您有事嗎?」

沒有回應掌櫃的江臨水,兀自打量起眼前的男人,絲毫不覺得對方已經將如刀銳利的視線朝著他丟了過來。

乖乖......這位老兄怎麼美到不像個人似的啊!?先不說那張膚透白皙的芙蓉面上鑲著些許不悅,有如寒潭氤醞靄靄的美麗雙眸也正朝他瞟了過來,那如煙似夢的天仙神情,活脫脫就是從美人圖上走出來的人兒嘛!

不過......跟美人圖不同的一點,只是他面前的這傢伙是個男的。(= =a)  哎呀哎呀,正統的美女臉竟然長在男人的身上,還真是可惜了那張傾國傾城的容顏貌......

沒等江臨水打量完畢,尹容就已經讀出了他的心思,於是冷不防地出手賞了江臨水一記爆栗,痛得他當場抱頭飆淚。

「你看什麼!」尹容那低沉動聽的語氣裡頭帶了點慍怒,一雙鳳眼朝著江臨水射出精光,瞪得對方轉過頭去,不敢再偷瞄他。

「呃......幹嘛這麼小氣!?多看一眼又不會怎麼樣......」江臨水撫著被巴痛的頭殼喃喃自語,但在話畢之後卻又見到眼前出現一只很熟悉的拳頭,於是很識時務地閉上嘴巴。

「掌櫃的,我要結帳了......」看樣子他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好了,免得又挨揍了。嘖,他本來還想插一下手這事兒的,但是對方不好惹,他還是不用強出頭了吧......

「好的。您的消費一共是五百銅錢......」

含著淚將錢遞上,江臨水往後退開便要轉身離去,孰料又聽見那掌櫃的與那位美女臉的傢伙交談起來。

「掌櫃的,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我身上根本沒有錢可以付賬。」

掌櫃的不由分說地扯起那個美女臉的手臂:「那就跟我去見官吧!」

美女臉的馬上皺眉,一掌格開掌櫃的拉扯:「掌櫃的,我也說過我將隨身的這把天青劍抵押給你,改天有錢我再過來贖回的。」

「我也說過了我這裡是客店,不是當舖!」

那個美女臉的似乎很為難,垂著螓首低聲說著:「就算把它拿去當舖,也值不了多少錢......」

掌櫃的很是堅持:「所以你要跟我去見官!」

江臨水看到這而又忍不住了,其實是他看不得美女落難...... (呃~就算對方是男的他也沒法子,他眼睛看到的就是那張美女臉嘛!)

「等等。」鼓著氣又轉回腳跟的江臨水再次來到櫃檯前方,「能不能給我個面子呢?掌櫃的......」

一旁那個還在跟掌櫃做交涉的美女臉的好像沒料到他會回頭,因此在當下很是驚訝,但是沒過多久之後又恢復成一副冷淡的模樣了:「這是我的事......」

掌櫃的於是開口問了:「你想怎麼著?」

「那個美女臉的......」江臨水正想轉頭,便被尹容瞪了一眼,也就沒敢接下去,「他欠了你多少錢?」

掌櫃的哼了哼:「三百。」

「那我幫他付清,你不要拉他去見官可以吧?」

「有錢好商量。」

江臨水點點頭,又哀怨地從懷裡掏出剩下的銅錢付給了掌櫃的,「這些夠吧?」

掌櫃的點點頭,滿意地收下了:「那你們可以走了。」

「等一下啊,掌櫃的......」江臨水忍不住苦笑起來,在大器地幫了美女臉之後他可就身無分文了,因此得要找工作來做,「可不可以跟你打聽一下,這附近哪裡有工作可以做的!?啊~零工也行!」

「工作嗎......」看在收到錢的份上,掌櫃的思考了一下,「隔壁鎮聽說有妖怪出沒,你可以去那裡瞧瞧。你們這些術士該做的事情就是那些降妖伏魔的事情吧......」

「妖怪作亂啊......」問到了情報,江臨水喃喃地走出客店,一時沒察覺身後還跟著那個美女臉的,突然頓住了腳步的時候,讓尹容剛好撞上他的背:「哎唷!好痛、痛啊......」

「喂......」

回頭的江臨水一邊齜牙咧嘴,一邊說:「我叫江臨水啦,不叫喂!」語畢,就見一把長劍朝著自己的門面飛來,嚇得他臉色大變地趕緊伸手接住,「喂!你......」

「這把劍是你的了。」尹容淡淡地說著,回過身去就要離開,沒想見江臨水卻是出口喊住他。

「喂,那個美女──」江臨水的話都還沒有說完,就發現尹容已經青著臉色地快步到他身邊,接著捂住他的嘴巴,將他帶到街旁的一道石牆邊。

「我叫尹容!」有些憤怒地報上名字,便看到江臨水同他笑了一笑,沒想到他接下來開口說的還是他不愛聽的話。

「原來美女臉叫尹容......」

尹容的怒火已經累積到高點,因此神色有些抑鬱:「不要再叫我美女!」

「明明就是美女......」江臨水好委屈,說實話也要被罵是吧!

「閉嘴!」

「閉嘴就閉嘴......」很害怕惡勢力的江臨水小聲嘟嚷著,「還有,我才不要你的劍哩!不如你跟我一道私奔......啊~不是,是跟我一道離開這裡去鎮上,咱們一起去消滅妖怪賺銀子,五五分,如何!?」會提出這樣的提議只是因為他超級怕死,而且天師的名義還是跟師父借來用用的。

尹容狐疑地瞄他:「......你是天師?」

「是啊!」江臨水笑得好開心,「如果你要買護符,衝著你那張美女臉我還可以算你便宜點......」話都還沒說完,江臨水的腳尖已經被尹容狠狠踩下。

「哇哇哇──」

最後結論:看樣子美女的脾氣都不是很好。

***

第三節/野外露營記 (附記:蚊子多到他把手都打腫了......)

 

原本想說那位客店的掌櫃的所説的"隔壁鎮"應該是很近的距離,或許不用花上半天便可以到達目的地,沒想到那個隔壁鎮竟然沒有他想像中的那樣近......

江臨水哀怨地扁扁嘴,終究只能認命地跟美女臉的在野外生火野炊。

在尹容去附近的河邊抓起兩條小魚丟到他面前,並且一臉冷淡地叫他料理料理時候,他突然好懷念在翠山閣的大好日子了。

想歸想,江臨水仍舊不敢怠慢地將小魚插上樹枝,然後就火烘烤,沒多久之後,食物便發出香噴噴的味道,誘引了坐在火堆旁邊的兩人的關注目光。

尹容打破沉默,主動開口:「喂,你看一下魚是不是烤好了。」

「應該好了吧......」瞥了一眼美女臉的表情,江臨水小心翼翼地探手將魚連同樹枝取下,跟著用指尖戳戳烤魚那層焦黑的表皮,最後遞給了尹容,「你先吃吃看。」

尹容沒有心機地接過,然後不怕燙手地將魚從樹枝上面取下,掰成兩半,傾身嗅聞:「看樣子是好的。」

江臨水笑著點點頭。

幸好他還在翠山閣的時候有偷偷練過烤魚的技術,要不然他們今天晚上就沒有晚餐可以吃了......

望著尹容開始啃起手中那條瘦巴巴的小魚,江臨水也不多說話地開始用餐,只是沒有佐以調味料,那濃重的魚腥味還是讓他忍不住皺了皺眉頭;但是一抬頭看見那個美女臉的已經津津有味地吃完之後,他就把未說出口的話給吞了回去。

既然人家沒嫌,他也不好拆自己的檯。不過看他那樣子,似乎是很習慣野外的生活呢!

江臨水的思考其實也沒有維持太久,因為下一秒他就被尹容發出的聲音喊住。

「喂......」

連頭都沒抬,江臨水發出悶聲:「江臨水。」這個美女臉的老愛叫他『喂』,他可是有名有姓的啊!

美女臉的先是不動聲色地瞥了他一下,在一陣子的沉默過後又開口說:「江臨水,有沒有人跟你提過,你看起來不像是個天師。」

「我本來就不是天師啊......」江臨水很自然地回答,沒發現尹容的臉色當場變了,兀自說了下去:「但是我師父還真是個天師就是了!」他是天師的徒弟,當然是未來的天師啦!

「那你為什麼騙別人說你是天師!?」尹容的臉色在此時看來似乎有點凝重。

拋去了木枝,目前正在專心打蚊子的江臨水絲毫不覺得自己說了什麼秘密,一派自然地喃喃:「因為我被師父踢下山歷練,不誇張點哪裡能在江湖上掙得到一點位子!?」

「......」聽畢,尹容無話可說。

其實他認為江臨水說的一點都沒錯。就像他的身分在天劍山莊裡頭是個不起眼的庶出,所以他在家中反而沒有一點地位,還備受欺凌,因此他才離家,想要做點大事情,好替自己跟娘親爭一口氣。

在伸手打死了一隻擾他的蚊子之後,回過頭來的江臨水這才知道自己剛才說了些什麼,因此笑得很尷尬又侷促,「呃......美女臉的......」

尹容回眸瞪他,江臨水於是將到口的話又給吞回腹裡,只能無辜地陪著笑臉:「瞧,我不會跟你說謊的!拜託你不要告訴別人......」

「......」瞄了小心賠不是的江臨水一眼,尹容沒有點頭或是搖頭,只說:「我什麼都不知道。」

江臨水訝異地看著他,這才會了意,跟著喜孜孜地露出一張笑臉,「好兄弟,謝了!」

尹容不給面子地說:「我不是你兄弟。」

被這樣一搶白,江臨水摸著鼻尖,訕訕地不答話了;但是他的聒噪本性是無法被改變的,不一會兒又開始自己找話說了起來,擾得尹容悄悄皺眉。

「靠!這裡蚊子真是超級多的,好像不用錢的......」江臨水抱怨了幾句,尹容望了他一眼,無言地在自己的行李裡面取出一小把的草藥,投入了還在燃燒的火中,不一會兒,蚊蟲便不再過來叨擾兩人,讓江臨水露出非常詫異的狐疑臉孔。

「你剛剛丟進去的是什麼啊?」

「草藥。」

「是什麼草藥啊?」他好有興趣想知道一下。

尹容在快速回答後,不禁棄嫌地瞪了江臨水一眼:「是密傳的。你真吵。」

「......只是問一問嘛!幹麼兇我......」江臨水偷偷嘟嚷。

***

第四節/曉日 (附記:天氣熱到要人命~他差點成人乾......)

就這樣過了一夜。

隔天早上他起床的時候,那個美女臉的已經不見蹤影,江臨水也不擔憂,逕自爬起身來,去河邊洗漱之後,又轉身回到了原地。

然後,尹容就不知何時已經站在昨天晚上休息的地方,抬手就拋給他一個包裹,驚得江臨水頓時一陣手忙腳亂地將之接住;就在他好奇地打開包裹之後,這才發現那裡頭竟是一個發出氤氳蒸氣的白饅頭。

江臨水一訝,抬眸:「這是......」

「饅頭。」

廢話,他看也知道!

江臨水翻白眼:「你真的很不愛說話呢!我是問你這東西哪裡來的啦!」

尹容淡淡地瞟他一眼:「要吃就快吃。」

江臨水的額上馬上冒出三條黑線。老兄~他不是不想吃啊!他只是想要問一下食物的來歷而已啊......要是這樣亂吃,哪天吃到被下毒的怎麼辦!?

但是尹容可就沒有想那樣多了,他行事向來都是直來直往的,不會拐彎。

「你不吃?」他瞇眼望著江臨水,由那眼底散出的陰厲之氣,登時讓江臨水頗害怕地往後退了兩步。

他很確定他們之間絕對有代溝......

江臨水忍不住翻白眼,莫可奈何地解釋說:「不是啦......我只是想問這個東西是哪兒來的而已,不是我不吃啦!」

尹容瞟了他一眼,似乎正在判斷著他的話,沒過一會兒才又開口:「你。」

「啥啦!?」他怎麼不知道他還是個省話一哥!?

尹容看向他,犀利的視線直接指向江臨水,江臨水會了意,但是卻一頭霧水。

「你說啥!?」

「你。」

江臨水瞪眼,「我!?你能不能把話說清楚點啊?什麼你呀我的......我根本就聽不懂啦!」

不耐煩地又瞥了江臨水一眼,心裡想著這傢伙還真的是很難搞:「從你那裡取來的。」

聞言之後,無言了好一會兒,江臨水低下頭來瞪著手中的食物,這才慢半拍地意會了尹容的話,最後臉色慘白地發出一串尖聲驚叫:「啊!你拿了我包包裡頭剩下的錢對不對!?天啊~那是我們的路費渡船費外加食宿費啊啊啊──」

「......你真吵!」

此時,遭受到重大打擊過後的江臨水轉過一張比鬼魅還可怕的臉孔,顏面神經不斷抽搐,但他卻是無法順利地發洩胸中的怒火,因為他實在是很害怕惡勢力,而偏偏尹容就是惡勢力的歡樂執行人,所以他也只能忍氣吞聲、苟延殘喘、臥薪嚐膽、光武中興......

「你你你你你......」

尹容在這個時候直接朝他丟了兩個戳中他心的字,讓江臨水再有多大的氣也都不能發作:「會餓。」

本來很想再唸尹容幾句,但現在比較想哭的江臨水又恰好發現他的肚子竟然不給面子地叫了出來,弄得他現下是無地自容。 (T^T......)

沒想見,尹容見他一副狼狽樣子,卻是忍不住笑了出來,那張原本覆滿了冰霜的面容一旦溶化之後,就變成了春天桃花,讓江臨水看了個直瞪眼。

或許這一路上他可以把逗笑尹容當成一個最佳娛樂也說不定。

「咳......」應該是發覺了對方那朝自己望來的直勾神情,尹容微微地紅了耳根,接著冷瞪著江臨水,直到江臨水尷尬地收回視線為止。

可,一旦回到現實之中,江臨水又想噴淚了。

他們兩人的身上都已經身無分文了啊,這下子可要怎麼到達隔壁鎮上呢!?他們可是連匹馬......不~連匹驢子都買不起啊!

就在他非常哀怨的時候,江臨水就著模糊的雙眼瞟向尹容正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樣子盯著他,提劍的手不禁悄悄地握緊......

瞪著尹容,江臨水的腦中頓時一陣的靈光閃爍,他用袖子拭去了還沒有奪眶而出的淚,接著對著尹容伸手:「把劍給我。」

「......」雖是驚訝於江臨水的這個要求,但是看在自己一路上都是吃人家的,當下也就沒有猶豫地遞過長劍,然後安靜地看著江臨水從腰間掏出兩張符紙──沒錯,就是符紙!(現在他終於相信江臨水是天師的徒弟了......)

「我說美女......呃~尹容,很抱歉,你的這把長劍暫時得當一下咱們的交通工具了......」很莫可奈何地攤著手,江臨水使出他在翠山閣學會的仙法,將尹容的長劍用幾道符令在原地轉化成了足以讓兩人搭乘的交通工具。

施完法術,江臨水微笑地回頭對著尹容指指被他改造成功、此時正飄浮在半空中的厚實劍身:「想不想嘗試一下御劍飛行?」

尹容狐疑地睜大了雙眼:「御劍飛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