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天國茶坊》
關於部落格
傳說中的奇蹟之地,看絕代陰陽師─安倍晴明與後代幻術師─安倍霏霏如何舞於這什麼事都可能發生的娑婆世界......※真假皇帝與退位皇帝與棄位皇帝、美人皇帝、笑面虎皇帝、皇后是男人、王妃搞冒牌、花妖、神人傳、狐仙、叫我皇子妃、我的情人是老大、麗水之戀、有情還似無情、意外 已出版!
  • 264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陰陽師》短篇 / 【妖刀】43-44+番外(完)

《陰陽師》短篇 / 【妖刀】43

讓人帶進了天皇所在的清涼殿內,博雅一副戰戰兢兢的神色,看著晴明走至簾前跪坐下來。

「安倍晴明已經奉令前來。」

簾後的模糊身影這才開口:「安倍大人,朕讓你在三天之內想出法子,如今你心裡是否已經有所計較了呢!?」

晴明頓時不語,而天皇不見眼前那抹伏低的身子有任何的動作,因而皺起眉頭。

「安倍晴明,你的回答呢!?」

「......我很抱歉。」

「......」

「臣已經盡力說服了,只是石中玉大人並非尋常之人......」

天皇當場震怒,臉色顯得難堪不已,語氣裡也加重了責備的意味:「安倍晴明,你身為陰陽寮的陰陽師,竟然無法達成朕的要求,你知道自己該負什麼責嗎!?」

晴明沒有答話,更沒有抬頭;天皇見了,怒火不禁愈燒愈熾,就在這個劍拔弩張的時候,博雅忍不住從旁跳了出來,擋在晴明的面前。

「皇上,我和晴明說的都是實話!石大人不願留在皇宮裡也是事實,請您諒解......」

然而,天皇根本就聽不見博雅的辯解,硬是出聲招來了殿外的守衛:「住嘴!朕已經給過你們機會了!來人啊,將安倍晴明帶下去──」語畢,只見自門外奔進兩名侍衛,不顧博雅努力的阻擋,跟著就扯起還跪坐在原地的晴明,就要一把帶出門外的時候,怪事發生了。

在那兩名侍衛的面前忽然起了一陣怪風,吹得他們直往後退,無力招架這股突如其來的怪風的他們,瞬間也鬆開了抓扯晴明手臂的大掌,一路被逼得跌在地上。

「鬼......有鬼啊!」

就在天皇來不及開口喝斥的時候,那兩名侍衛已經連滾帶爬地奔出了清涼殿,在場的眾人也被嚇得愣在當場。

「是、是誰!?給朕出來──」天皇因為突然的受驚,使得他當下瞠目結舌,一派恐懼地望著四周。

此時,博雅忍不住往後看向晴明,晴明也正好抬起頭來與他互視,兩人一陣心照不宣地知道操使剛才的那陣怪風的人究竟是誰。

就在這當口,一抹清逸淡飄的身影立即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石中玉神情冷峻,挪眼望著四周面帶驚恐的眾人,輕聲說道:『還有誰想要跟我較量較量的!?』在發覺周圍一片鴉雀無聲之後,他才滿意地頷了頷首,『很好,別再碰我的人了,不然我發誓絕對有苦頭送給你們嘗。』

看著在他面前一點不介意還妄加放肆的石中玉,天皇登時瞪大了雙眼、抖著聲:「你、你、你想要幹什麼!?」

聞言,石中玉將冷涼的視線移向簾後:『又見面了,倭帝。』

「......你不要仗勢自己是唐朝皇帝賜來的御品,就能夠在朕的面前如此囂張跋扈!」天皇在定下心神之後,忍不住氣怒地指責。

石中玉不屑搭理地哼了聲,撇過無情的眼角,掃向他:『你以為我需要嗎!?再說,我可不受你的指揮。』

「你......」

『我只需要一隻手,就能夠將你的皇宮翻過來,你信不信?』石中玉冷笑著,朝捲簾的方向步步近逼;天皇害怕得連坐都坐不住了,只好擠出聲音充充威脅。

「你敢!?」

『我可沒什麼不敢的......』

這時候,晴明終於開口了:「石大人,夠了。皇上畢竟是你的現任持有人。」

天皇用得救的眼光瞄著簾外的陰陽師,詫異地看著石中玉在陰陽師話畢之後的態度忽然收斂了點。

『哼......』

晴明回過頭來安撫眾人:「皇上受驚了。石大人不會傷害您和皇宮的。」

『那得看我的心情。』石中玉補上這一句話,頓時讓眾人再次在心上吊了顆大石;晴明聽了卻是扯出一縷淺笑,轉頭望向他。

「石大人,若真是那樣,我與您可就成了敵對方了,您希望那樣嗎?」

石中玉的回答是撇過頭去不說話,眉眼之間仍可看出他對這番話所藏起的一絲不悅與慍怒;一旁的天皇於是發覺了這點,立即有恃無恐地端坐回原位。

「安倍晴明,朕突然想聽一聽你想不出法子的理由。」

晴明揚了揚唇。

***

《陰陽師》短篇 / 【妖刀】44 (完)

靜看著廊外紛紛飄落的雨絲,晴明穿著白衣,靜默地坐在吸收了空氣中的溼氣而有點微微溼潤的廊板上頭。

一旁的博雅主動讓蜜蟲在他的淺碟子裡斟酒,跟著遞了過去給他;而他卻是瞥著晴明那張在此時顯得靜謐美好的側臉,一時無語。

直到晴明回過眸來。

「怎麼了,博雅?」唇邊掛著一朵淺笑的晴明,唇角微微勾起,望著博雅在他的呼喚聲下回過神。

博雅有些赧顏,立即低下頭來捧起酒碟,含糊不清地喃喃:「有時候我真的覺得你果然是隻狐狸呢,晴明......」

晴明的笑意在當下逐漸加深。

「你說什麼我沒有聽清呢,博雅......」

「......沒事。」

見博雅摸著鼻尖又低下頭去,晴明這才開口輕聲低喃:「這回謝謝你了,博雅。」

「什麼?」

「謝謝你,博雅。」

「怎麼突然這樣說呢,晴明?」博雅疑問地抬眸,瞅著晴明的唇邊綻著淡淡的笑。

「這回你真是幫了大忙。」

博雅抓抓頭,被晴明感謝得很不好意思:「噢,那也沒什麼啦......如果可以讓你能夠不被問罪,我是無所謂的......」

晴明的微笑忍不住加深,「我差點以為博雅要跟我一起被治罪了呢!」

「那個啊......」博雅歎息,瞥了晴明一眼,又說:「其實是我在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和說了什麼之後,我才發現自己已經跳出去擋在你面前了。」

聞言之後,晴明的臉上不禁露出一抹極為甘甜的動人笑容,「那就是下意識囉?」

「那當然啦,我不能見死不救,何況那個人還是你呢!」博雅振振有詞地說著,引得晴明在當下一陣的輕笑出聲;挪眼望著晴明那張漂亮的笑顏,博雅心有戚戚地又繼續地說了下去:「晴明啊,你別笑了!我是真的那麼想......」

「我知道。」

直視著晴明的雙眸,博雅誠心地說:「如果有機會可以選擇,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平安無事。因為我還想跟你繼續在這個窄廊上喝酒談天......」

聽完,晴明面上的笑容略微地斂起,正色說:「博雅,謝謝你。」

「幹嘛道謝呢晴明......如果換作是我,你也會這樣做的對不對?」博雅說著,看著晴明緩慢地點頭。

「自是當然。」

「話說回來......晴明啊,這麼做好像有點委屈了石大人,畢竟我的宅邸並沒有像皇宮那麼大......」博雅似乎有點過意不去地歎著氣,反觀晴明卻是一臉笑容。

「但這也是由他自己向『那個男人』提出來的要求,不是嗎!?」晴明勸慰地說。

而且,正因為是石中玉同『那個男人』提議要住進博雅的府邸,『那個男人』這才肯善罷干休。畢竟,以博雅那流有前代天皇血統的尊貴身分,也不至於會辱沒了那把來自唐國的唐刀,在一併顧及了『那個男人』的面子問題的考量之下,也才完美地解決了這件事情。

頓時,博雅看似有些為難地點點頭:「唔......也是啦......」

「所以你也別擔心了,相信石大人這樣做必定有他自己的用意。」

「......唔。」

「總而言之,博雅啊,這件事情總算是解決了。」

「是啊!」

睨了眼博雅,晴明開口提議:「那麼,現在就來喝個痛快如何?」

博雅高興地頷首:「當然好!」

晴明立即同對坐的博雅舉杯,唇角微揚。

(完)

***

《陰陽師》短篇 / 【妖刀】/ 番外篇

窄廊上的燈火通明。

漆黑得彷若黑絨布的天際,迅速地劃過一抹流星。

陰陽師坐在靜謐的廊板上方,微睜的眼眸掃向一旁已然醉得睡昏的武士,唇邊掛著一絲安祥的淺笑。

略略垂著雙眸的他,在發覺眼前近處映入一雙鞋頭之際,淡淡地抿起唇,笑意不由得加深。

「你來了?」

『不是我會是誰?』那道略顯低沉的嗓音打破了此刻的平靜,襯著一旁的燭火在夜風裡不停地搖晃擺動。

「那......請坐吧!」緩慢地抬起眸來的陰陽師,仍舊對著眼前的人笑著,指了指自己面前的空位置。

無語了半晌,石中玉這才肯屈膝,按著陰陽師的指示落座。但是那雙依舊冷冽的眼瞳仍死死地盯著面前淡笑如飛花的陰陽師。

『......』

「他睡著了,所以石大人並不用顧忌其他,想說什麼便說什麼。」

冷涼的眼眸一掃過去,石中玉見到晴明在當下扯了扯唇:『你早就知道了吧!?』

「你想確認什麼呢!?」轉過含笑的面容,晴明瞥著態度依然故我的他。

沉下了眼底的憤慨,石中玉冷靜地淡問:『你就是因為他才要拒絕我!?』

「你說呢!?」晴明沒有正面回應,只是神色清冷地瞅著石中玉。

『既然如此,你一開始拒絕不就好了!?』

晴明轉眸看他,沉默了:「......」

眼瞳底部滿盛著忿怒,石中玉慍怒地瞪向他:『這樣耍弄人很有趣嗎!?』

「我並不是這個意思。」

『那不然呢!?』

「我從來都沒有要求你任何事。」

『......你這點真的很讓人討厭!』

「你已經說過好幾次了。」晴明彎了彎唇。

石中玉再也忍耐不住,從眼底發出一道精光,立即讓屋子裡所有的燈火都因此而熄滅消散;就在這一刻突如其來的黑暗中,晴明發現自己被人一把拎起,壓在柱上強吻。

意識到對方的氣息灼熱又急切地噴灑在臉上,晴明卻連一絲的動容都沒有,冷淡地用著一雙清澈的眼眸直視著黑暗中那雙總是緊緊追隨著自己的獸類眼瞳,唇角微揚。

「你知道嗎?博雅給了我一個不同於你的答案。」

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胸口裡頭埋藏的情緒,石中玉只能怒著臉色,咬牙:『你......』他就是因為這樣才拒絕他!?

晴明抬起頭來凝視著他:「我從來不要對方為我做些什麼,而是對方願意為我做些什麼。」

『......』在觸及晴明那雙滿載著無雙智慧的淡然眼神,石中玉不由得將手一鬆,頓時讓晴明能夠再度大口地呼吸。

「我不要對方因為約束而行動。但是博雅的話裡告訴我,他是出自於真心,真誠願意這麼做的。」

石中玉厲聲問著,表情與眼神都僵硬無比:『這就是我失敗的理由!?』

「不,那是因為你誤解了。從來就誤解了自己的情緒。」晴明露出淡淡的微笑,殘忍地提醒他:「你或許以為那是,但那並不是。那樣的感情並不能長久,所以就算我讓你跟隨了,也許有天你會棄我而去......」

石中玉頓時間啞然無語,望著晴明那雙總是看透所有的清明眼神,不由得心生敬意與愧意。

晴明的眼底洩出一絲淡淡的溫柔,說:「你能夠待在博雅的身邊也好,請替我保護他......」

『......』他真敗了。敗給了眼前的這個男人。

「我相信你絕對有足夠的能力。另外,這裡也隨時歡迎你......」

瞪著眼前的晴明撫著剛剛被緊勒的脖子,竟還能夠如此笑著著同自己這麼說的石中玉,忍不住一陣的抿唇。

他頓時明白過來,這個男人並不是誰可以拘留住的。他是一陣溫柔優雅的風,只來回盤旋於這廣闊的天地間......

他只去想去的地方。

『......』石中玉無言地往後退了兩步,眼瞳再次放出眩目的閃光,就在這個剎那間,宅邸的燈光又全部恢復明亮,那突然燦亮的光芒讓陰陽師有瞬間不甚適應地瞇了瞇眼。

似有留戀地回眸,在深深地望了眼晴明那抹在燭火的晃動下,顯得周身散出明亮光輝的纖細身姿,然後,石中玉就這樣在他的面前消失了。

晴明垂下眼,在默默地坐回了原地之後,彎了彎唇。

***

幕後碎碎唸:

晴明大人遊台灣


咳......嗯~說起這件事......真的是很不可思議......(倒)

今天陌陌跟我提起一件不得了的大事。我在寫這段記述的時候,心情還是難以平復......囧RZ

本來今天中午沒打算上線來,但是我收到某個訊息,它讓我上線去。我按著做了之後,然後就見陌陌就點我開始密會...... (喂)

起先她問我是否有已過世但是崇拜的大師或是漫畫家,我還覺得很驚悚哩。囧a  

結果她說她收到訊息,有個男生想要幫助我 (在工作上) 。0_0"   

我聽了,有點懵懂,我崇拜的漫畫家們或是作者都是女生......0_0"  所以瞬間想不透的我,於是轉頭跟陌陌問細了事情的始末。

我問了陌陌關於對方的模樣,她形容說:清秀、中等身材、長髮、有禮貌...... (喔~我心抖抖~原來是帥哥......*v*)  >>被打

我思來想去覺得奇怪,祂幹嘛不直接來找我!?

但陌陌說了,祂跟我的天線連接不上,而且態度有些急切。囧rz  然後我回頭想想也是,近日都為了某件事在心煩,根本無暇思考其他。心情紊亂自然就減低天線的清晰程度啦......

話說回來~聽陌陌說他們的對話很迅速就結束了,既冒失又短暫,但對方提過,只要她跟我說了,我自然會知道祂是誰...... (驚)  >>不知道在密會的小房間裡頭驚了幾次被毆飛~

於是我跟陌陌說,我昨天才寫完《陰陽師》/ 妖刀篇,今天打算來接寫番外。XDDD  所以~你們猜祂是誰!? (賣關子被揍)

※結論:你難道是跟著免死金桃 (誤) 從日本跟著回來的嗎!?(傻笑)  晴明大人我愛你~~~~XDDDD (歡樂噴淚飛撲被毆)  好吧~我回去先把天線接好...... (含淚)


PS.十分感謝再感謝 (給妳磕頭跪地) 陌陌特地跟我傳訊~這訊息對我來說真的超級重要!!畢竟我是晴明大人的超級粉絲啊~~~~>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